參與「真善忍美展」的一些體會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二零零三年華盛頓DC法會期間,師父對美術和音樂專長弟子的連續兩場講法,從新歸正了弟子們的審美觀,也指出了真正人類應有的藝術道路。與會的弟子們如醍醐灌頂,對藝術的真正意義有了全新的認識。與此同時,師父還提出了舉辦新年晚會和畫展的想法。聽完法後大家充滿了使命感,都有要好好表現一番的雄心壯志。然而隨著畫展籌備的進行,我們也體認到這個使命的難度和嚴肅性。

從法理上認識美術在正法中的作用

在學法中我們認識到,神為了正法而造了三界、造了人,同時傳給人各種文化,包括美術,不只為了豐富人的生活,更重要的是規範人的思想方式,維持人的道德和對神的信仰。目地是在神最後來世時(正法時期)使世人能認識真理,從而得救。

如果過去正統的美術維持了人的道德和對神信仰,那麼正法時期的今天,大法弟子就要用更純正的,在法中昇華而創出的作品去喚醒人們的善良本性,去講述大法真相,甚至喚醒眾生當初為法而來的那點記憶。同時,大法弟子還要歸正敗壞的現代藝術,給人開創未來的藝術正路。

「真、善、忍」是宇宙中衡量好和壞的標準,自然也是衡量藝術好、壞的標準。我所理解的美術創作在人的這一層次,符合真的部份,包括準確的表達物體(寫實),同時明明白白的以主念、正念創作,有「真我」的思考,「真念」的認識;符合善的部份:包括內涵與形式上的「高質量的完美追求」,「表現美好、表現正、表現純、表現善、表現光明」(《在美術創作研究會上講法》),這對創作者和觀賞者都能帶來昇華。符合忍的部份,要求作品必須是理性、節制的,規範的、系統的;同時也是無私的、和整體協調一致的。

我體會到的「寫實」技法的重要性,從講真相的效果上看,逼真傳神的畫面使人有身臨其境的效果,感染力和說服力比含蓄的「寫意」畫要更為強大、直接。何況弟子將修煉中體會到的美好和光明,甚至神的輝煌景象用寫實手法表現出來,使人感受到高境界事物的真實存在,能心生嚮往而得到昇華。在舉辦畫展時經常發現,生動的逼真的畫面不但吸引觀眾,自己還會說故事。往往我們要花費許多唇舌解釋的事,觀眾站在畫前自己就明白了,而且印象深刻。此時學員再適時的補充,效果很好。

另外從修煉角度來講,「寫實」技法求真、求善,本身就是高難度的技術表現;客觀、理性、嚴謹,創作時要求主意識絕對清醒。寫實也是對造物主的尊重,是對大自然的虛心學習,更是專注力與耐心的試煉。艱辛的藝術歷練,能促使藝術家在創作中省視自我,不斷修正,從中提高心性,得到洗煉和昇華。

雖然大法弟子借助了西方藝術的寫實技法和形式創作,然而「真善忍美展」呈現的內涵和修煉境界則是超越古人的,因為這是藝術家大法弟子受宇宙大法熔煉後的藝術結晶品。作品表面上畫的是人能理解的真相,包括修煉的美好、迫害的嚴峻,和迫害中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善惡有報的天理等,同時,畫面中也經常蘊涵著難以言表的天機,直接召喚著眾生明白的那一面,讓人們不只是嚮往善光明美好、嚮往神的境界,還能知道自己為何而來。……只要是為法而來的生命,都會被作品中法的因素所觸動。「真善忍美展」也為新唐人舉辦的人物寫實油畫大賽提供了最佳的典範。

我參與美展的過程

「真善忍美展」籌備的初期,有一個徵稿的過程,各地都有許多同修躍躍欲試。然而師父的要求畢竟是「拿出正統的專業水平」,所以最後能夠參展的還是少數具有專業基礎,構思成熟的藝術家弟子。

不論作品入選與否,對修煉的弟子而言,都是一個放下自我的修煉過程。以我自己而言,基本功並不到位。創作初期的構思還好,作畫的過程中心態開始不純淨,雜念也越來越多,結果拖了很久還完成不了。作品被送到畫展籌備處時,還是認為必須修改。於是負責畫展的同修用越洋電話問我是否同意讓其他同修修改,否則畫就還我了。我知道如果不同意就與參展無緣了,只好忍痛答應。但心中還忿忿不平的想,那些在山上畫畫的弟子得天獨厚,有師父指導,當然知道怎麼畫。而我的作品被所謂「修改」之後,之前辛苦畫的大部份會被抹去,而留下的是我自己覺得沒畫好的部份,那不是白費功夫嗎!當時意識不到這個不平的心態其實來自於強烈的妒嫉心和證實自我的心。後來用師父的法理「真正的提高是放棄,而不是得到」(《二零零二年美國費城法會講法》)來安慰自己,才逐漸平靜下來,覺得自己放棄了,應該有所提高吧。

後來趁暑假到美國來,看到修改後的作品,確實比我原先的構思和技巧都好,更能達到證實法的作用。遇到幫我改畫的大法弟子時,正想和她分享我在這上面「提高」的過程,沒想到她說:「你放下了,沒事了,我改你那張畫可改的痛苦極了。」我很吃驚也很慚愧,因為我只想到自己的委屈,沒想到別人為了圓容我的不足還要付出更多。現在我再看到那幅畫時,只有慚愧和感恩的份。

我體悟到美展的作品要求純淨,無私,是證實大法而不是證實個人的。只有去掉個人執著,從中昇華,這個作品才有更大的意義。

台灣的初次展覽

美展第一批作品的複製畫在二零零五年初到了台灣,開始了真善忍美展在台灣的巡迴。第一次畫展的場地,因為我母親正好在台北市黃金地段有一個相當大的店面,當時只短期租給一個拍賣服裝的商家。母親同意在拍賣衣服的租約到期後,以很低的租金讓給我們辦畫展。畫展檔期緊排在商家結束之後。由於場地完全沒有裝潢,同修們必須從頭規劃,隔間、鋪地毯、刷油漆、做木工到裝設燈光,一切必須在商家清空商品後立刻動工,開幕才來得及。

由於我個性上有個缺點,不喜歡和人應對、打交道。修煉後雖然有所改善;但經常因為一時的惰性,忘了這也是圓容大法所必須的。我認為商家合約到期了,自然應該知道要撤走,而沒有事先和他們打招呼,確認清空場地的時間。由於這種疏忽,致使不修煉的母親與商家出現爭執,美展工程進度也延遲了大半天。

已經有多次經驗告訴我,凡是證實大法工作,任何一個環節有漏,都可能被鑽空子,帶來不必要的麻煩。這次又是自己的疏忽,加重了同修的負擔。然而同修們無私為法付出的心真的是令人感動。同修們回到現場,便立刻趕工,毫無怨言。他們連夜幹著粗重的體力活兒,最後硬是在第二天上午開幕前把場地布置就序。畫掛好了,打上燈光,從外面透過櫥窗看來真是金光閃閃,非常引人矚目。就這樣同修們完成了不可能的任務,畫展準時開幕了。

我母親來到現場時簡直不敢相信她的眼睛,昨天還一片狼藉的工地,一夕之間就變成了最高級的畫廊。她佩服的五體投地,說:你們法輪功簡直太厲害了。母親過去雖然不反對大法,但是對我的投入總是不很理解,和她講真相也因為自己容易激動而效果不好。這次畫展開幕時,她看到記者採訪我,聽著我為人導覽,明白了許多大法真相,也明白了大法弟子們無償的付出所為何來。後來她逢人就為我們的畫展宣傳,還帶了很多朋友來看畫展。展覽期間她還經常在展場裏走動,顯然覺得自己十分光榮。後來我們延長畫展時,她把租金退還,說:「大家都在付出,我不能再收你們的錢。」

由於畫展地點屬於鬧區,畫展引起的反響確實很大。

看畫展的人中,有一對住在附近的楊姓老夫婦,一到展覽廳就告訴會場的學員,說他們認識師父,還在北京和師父吃過飯,學員們聽了很驚喜。他們談起印象中的師父時,讚歎師父相貌堂堂!談到中共的鎮壓,他們說:「你們師父這些年來受苦了!」並且在描寫迫害的作品前連聲譴責中共的殘忍。

畫展也吸引了不同的宗教人士。一位從事藝術工藝的基督徒走進展廳好奇的問了許多問題,在作品《永生》前面的時候,學員的解說觸動了他。他表示收穫很多。主動買了《轉法輪》一書,留下名片說以後還要再來請教。有個佛教徒聽了解說後,非常認同善惡有報的說法,看到眾多大法弟子在迫害中仍然堅持「真善忍」的法理,感觸很深,她相信受迫害死亡的大法弟子都上了天國世界。很多民眾看到大幅的「佛像」時,自動趨前恭敬的合十行禮,連小孩也如此。

一位藝術專科學校的郭姓老教授來到畫展中,非常肯定大法弟子的創作水準,也全相信這些迫害畫面都是真實的。他年輕時曾經和國民政府到重慶,對於共產黨在抗戰中從事離間和破壞工作非常清楚。他說,如此邪惡的中共竟然掌權統治中國,簡直是沒天理。

許多台灣民眾看到酷刑畫面時都不忍心看下去,不敢相信現代社會中還有這樣的酷刑。由此也認清了中共的真實面貌。

台灣各地巡迴概況

台北首場畫展結束後,開始巡迴各地展出。一套由各地輔導站負責籌備展覽,一套由青年學子們推動在各大專院校巡迴展出。由於證實法工作項目繁多,展出一度沉寂下來。一位熱心的同修很著急,認為每一幅畫都是法器,在他的參與推動下,「真善忍美展」又在台灣各地活躍起來,一南一北,頻繁的展出,檔期已經排到明年的夏天。

由於此後我直接參與的較少,在此收集一些台灣同修的經驗和大家分享。

許多地區學員推廣美展時,想盡辦法擴充美展的影響力,除了邀請VIP參加開幕式,也常邀請天國樂團、旗鼓隊、腰鼓隊、明慧學校小弟子或音樂專長同修和仙女等現場表演,把現場氣氛烘托的熱鬧非凡;表演後就到當地鬧區遊行、挨家挨戶發傳單,邀請居民前來觀賞。在學校服務的同修也積極向政府教育單位申請舉辦教師研習課程,為不同學校的老師們開課並介紹畫展。

然而畫展是否成功,達到效果,還關係到一個整體協調的問題。如果學員之間互相不信任,學法交流不夠、沒有形成整體,就會出現干擾。本來順利申請到的場地也可能被取消。同樣的,也不能因為事情進展順利而起了歡喜心,或放鬆了正念。整個辦展過程或許有些不足,或同修配合不到之處,意外狀況出現時,也要及時排除不好的念頭,默默的自動圓容、補足。

雖然台灣地區學員人數眾多,但是沒有走出來的同修也大有人在。而精進的弟子通常身兼數職,形成一種不均衡的現象。用心的學員就想去幫助那些有時間卻少走出來的學員跟上正法進程。先是發群組信邀請他們參與美展,還沒有反應,就積極打電話交流,了解其困難,幫他解決。高雄展覽期間,每天就有同修開車去載一些老年或交通困難同修一起參與美展。結果每天參與同修都比預期的多,展場也充滿了愉悅祥和。

同修也發現,如果參與的同修平日修煉狀況較好,對美展的認識到位,來看畫的人就比較多,解說的同修忙個沒停,且回應也比較好。但如果同修思想中有負面念頭,如抱怨、擔心或心不夠純淨,則真的沒甚麼人來看展覽。一個同修在展覽的最後一天值班,心想畫展就要結束了,應盡心盡力讓附近有緣人把握機會來看展覽,於是求師父加持。很奇妙的,人們就真的一群群的走進來看畫。當我們真正抱著救度眾生的心,美展的效果就更好。

很多導覽的學員擔心自己美術方面的素養不夠。其實觀眾是來聽真相的,不是來聽專業的。我自己發現,當我注重專業方式解說時,觀眾雖然表示學到很多,但是很少人因此而得法。倒是非專業的同修誠懇地講真相和介紹大法如何使他身心受益時,促使許多人想來修大法。

「真善忍國際美展」以藝術的形式,一直持續不斷的向全世界傳播真相和大法的福音。我們已經知道了美展是師父所選擇的正法與救度眾生的利器,圓容師父所要的,就是宇宙中的最大善念,也是我們生命久遠以前的洪誓大願。世界在圍著大法動,這段歷史是為大法弟子證實法、救度眾生開創的,就看我們自己是否認識到自己的角色,去好好扮演他。多學法!去掉人心!修正自己!把救度眾生放在第一位!這是我對自己的期許,希望和各位同修共勉。

(二零零八年華盛頓DC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