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變觀念 正念看問題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二十六日】作為修煉人,如何面對修煉中出現的問題,我談一下自己的一點悟法。其實作為修煉人來講,應該在任何環境和任何情況下,都按照師父講的去做,不要太執著於環境的變化與否,嚴格的說,對修煉而言,是沒有所謂的和平時期和魔難時期、環境好壞之分的,就是按照法的要求去做,管它環境好壞,我們就是來修煉的。舉個例子說,比如我們到北京去,目地地就是北京,但去北京的路上可能碰到許多困難,也許會遇到高山、河流或其它困難,不能因為我們遇到高山、河流就不向前去了,或走回頭路,那就永遠也不可能到達目地地,怎麼辦呢?遇山開路,遇水搭橋,克服困難永向前,就這樣一直堅持下去,就一定到達目地地。

作為我們修煉也是如此,無論是在甚麼環境下呢,都按照師父講的法去做,我們都知道師父的《轉法輪》中所講的法理都是新宇宙的法理,管你是舊的安排也好,你邪惡的舊勢力也好,我們通通不承認,就按照師父要求的去做,遇到任何困難都找自己,向內去找,因為在目前的情況下,我們還真不容易分清自己到底走沒走舊勢力安排的路,我們也很清楚修煉是有一條路要走的,有法作導航,無論遇到甚麼艱難險阻,都面對去解決,無論在大陸還是在國外,無論環境寬鬆、還是環境緊張,甚至在邪惡的地方,都一樣的對待,我們是修煉來了,不能環境好就忘乎所以,環境惡劣就怕了,就躲起來了,這怎麼修啊?天塌下來修煉人的正念不能動啊。

再有網上同修經常交流如何注意安全和修口的問題,同修都提了許多很好的建議,也有很多經驗教訓,為甚麼到現在還存在許多不盡人意的事情呢,關鍵我們不能時時處處按照修煉人的標準嚴格要求自己,做事走極端,忽左忽右,環境緊張就注意,環境一寬鬆就忘乎所以,甚麼都不在乎了,還大談都甚麼時候了還這麼怕心重。個人認為我們所說的符合常人狀態,是說我們不能有意的去破壞常人的這層理,而不是去符合甚麼常人,我們是身在世中、心在世外的修煉人,但畢竟我們是在人中修煉,還在做著講真相救眾生的事情,不能太超常,我們表面的注意並不是怕,而是理智,過去古人有句話叫「平常即是道」,貴在平時能平和的對待一切事情,若時時處處注意安全,但又理智智慧,還用的著在傳:「邪惡又要怎麼怎麼了」時手忙腳亂嗎?若我們都平時注意安全,邪惡還有藉口迫害嗎?宇宙的法理不允許,同修啊我們該怎麼做呢,走正自己的路也是證實法的一方面啊!

再有有些同修經常提到某某同修做的很好、正念很強,為甚麼就不能破除邪惡的安排,而多次被迫害呢?雖然我們不承認舊勢力的一切安排,但這其中有舊勢力的安排因素,也有自身對法認識不足,以及正法進程、整體提高與救度眾生狀況有關,個人認為,因為每個人走的路不同,過去發的願不同。我們不承認這場迫害,但這場迫害畢竟發生了,在魔難之中如何體現出大法弟子的正念正行,如何使世人明白邪惡的醜惡,從而得到救度,舊勢力確實做了許多安排,加之同修來源(從法中得知有三種來源)不同,業力大小不同,確實很複雜,有些也不是我們現在能悟明白的,這跟我們救度眾生的進程也有很大關連。這使我想起了過去營救李祥春的時候,有一篇體會給我印象很深,說李祥春被迫害也是在兌現他的誓約,利用他被迫害的事例去講真相,使世人認清邪黨的醜惡面目,從而得到救度,但同時也與同修怎麼利用這事例去營救同修,救度眾生有很大關聯。若我們做的好,使世人得到救度,那同修很可能很快就被營救出來。從這事聯想到石家莊黃維第二次被勞教後,高智晟律師站出來公開為大法弟子辯護,及後來王博一家由於揭露真相再次被邪惡抓捕後,北京六名律師走上法庭,第一次公開為大法弟子作無罪辯護,都與舊的安排有關,但這件事情發生後,事態的發展與當事人有關,也與其他同修如何利用這件事情去講真相、救度眾生有關。若我們遇到任何事情都不是互相指責,而是相互圓容,針對任何事情都把救度眾生放在首位,不執著任何得失,就可能向好的方面轉變。個人認為,這些也與正法進程有關,若我們同修都能正念正行,使該救度的眾生都得到救度,我們的執著都修去了,這個迫害還能存在嗎?師父在講法中多次提到,這個環境是為我們救度眾生、修煉提高而存在,若我們都達到標準,眾生該救度的都救度了,還要這環境嗎?不是因為我們做的還不夠才導致了迫害的持續嗎?

其實,有沒有迫害,根本就不在我們考慮範圍之內。我們應該考慮的是怎樣清除邪惡,怎樣救度更多的眾生。不管邪惡給我們設置怎樣的障礙,演化怎樣的假相,我們就是做好三件事,多救人。心裏沒有一絲一毫為自己的擔心,為自己親人的擔心,為自己利益的擔心。再有師父早就告訴我們正念制止行惡的法理,為甚麼直到現在一聽到「邪惡要怎麼怎麼了」的時候,不是首先想到的是使用神通制止邪惡,而產生的第一念就是如何用人的辦法來應付,想通過甚麼常人的辦法去解決問題,這時忘記了修煉人的正念了,有的能及時認識到而產生正念,有的因怕心而想逃避。其實只要我們正念正行,邪惡是不敢對我們進行迫害的,我們的神通足以制止邪惡,只因為我們有時不能把自己當作真正的修煉人對待,而被邪惡鑽了空子,從而造成邪惡的局面,難道我們不應該認真思考思考一下嗎?自己真正信師信法了沒有?從另外角度上講,怕也好,不怕也好,我們在法中也知道該過的關一定要過,其實甚麼樣就是甚麼樣,只要我們做的好、正念正行,師父甚麼都會為我們開創,若我們自己正念不起來,你說怎麼辦?,師父的法身及我們的護法神乾著急沒辦法,宇宙的理不能破啊,關鍵時刻自己說了算。

再有直到現在,還有許多同修對邪惡的迫害還認識不清,對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和世人,還在說這是他的工作,我們能理解,而不是站在法的高度去正念看問題,他對大法弟子干擾了,無論他是偽善的,還是邪惡的,若他不能彌補了他的過錯,他面臨的就是淘汰,我們站在救度他的角度去考慮,也不能認同這種干擾,更不能去配合他們,這才是真正的善。當然,我們具體處理問題時,表面要祥和,但對他們的這種干擾我們決不能認可。有的對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警察和世人,能站在救度眾生的角度去考慮,而對大法弟子所做的一些事情卻橫加指責,百般挑剔,而不是站在法的高度去圓容,去補充完善,這些也是我們應該注意的。

以上是自己的一點悟法,不對之處請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