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監獄抻床:心碎肝破的疼痛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吉林監獄所謂的「教育科」的惡警李永生,多次以減刑期為誘餌,讓犯人把大法弟子押到所謂嚴管的地方,對他們施以抻床的酷刑,以強迫他們所謂的「轉化」。犯人還用開水燙受害者的肚皮,用塑料袋捂住受害者的口鼻窒息。受害者被迫在床上大小便,造成臀部潰爛。

大法弟子張倍齊目前仍被關押在吉林監獄。他本著善心,給監獄長寫信,要求停止迫害,懲處惡警李永生。下面的內容來自於他信中的陳述。

極度心碎肝破的疼痛

2006年7月28日,我被監獄犯人架到嚴管的地方上抻床。徐志剛、王臣、姜旬等幾名犯人對我採取慘無人道抻床酷刑折磨。我的四肢被抻的關節脫臼,整個身體被抻直懸空脫離床板。極度心碎肝破的言表都不為過,四肢全部麻木,全身頸椎及腰部抻至極度疼痛之苦無能言表,抻到二十分鐘後,我突發休克。犯人徐志剛等摸著我心臟部位及脈搏已停止跳動,打開抻床用手掐我的人中。因為我口中被徐志剛塞上橡膠球,極度痛苦喊不出聲。徐志剛、王臣、姜旬等犯人,扒開我口塞進幾片藥,並通知監區管教劉鐵軍,晚上七時許犯人背著我到醫院搶救。

第二天上午六時許監區管教讓犯人把我背回嚴管,繼續上抻床固定四肢,徐志剛怕出人命擔責任,不敢抻了。晚間九時許我二次出現休克,徐等犯人打開固定我的四肢,掐我人中扒開口塞了幾片藥,經過近兩小時恢復過來。

第三天六時許又開始固定我的四肢,晚間出現第三次休克,繼而往復二十天的抻床,抻、固定四肢,我的頸椎以下已經全部疼痛嚴重麻木,神經系統時常像針扎一樣鑽心痛,腰部位嚴重抻殘。兩年來多次寫信與監獄長反映問題的嚴重性,發出的信石沉大海,無有音訊。更難見監獄長,每天只能躺在床上承受殘傷帶來的無休止的痛苦和精神上的煎熬。雖然事過境遷,留下的殘傷的悲痛卻無人問津。

開水燙肚皮、塑料袋捂口、鼻

2006年6月末,大法弟子孫遷因看電子書中大法經文,被關押在嚴管的地方上抻床,酷刑迫害,我寫信給監獄長反映問題的嚴重性。2002年到2005年間大法弟子都遭到不同程度的折磨迫害。特別是吉林監獄教育科幹事李永生,多年來利用職務之便,以所謂的「教育轉化」為名目,違法亂紀,濫用刑具,唆使犯人參與迫害,強迫我們放棄信仰法輪功。關押在監獄的法輪功學員無一倖免,遭到李永生濫用刑具抻床抻、長時間固定四肢,坐小號不許動,否則遭暴打,在小號,四肢被長期固定,大小便在地板上,屁股下端潰爛,臭味難聞。惡警唆使犯人採取各種暴力迫害、用開水燙肚皮,用塑料袋捂口、鼻,讓人氣喘不上來等各種非人折磨手段,犯人為了得到李永生在教育科批分減刑之便,更加猖狂發狠施惡,置大法弟子性命於不顧。

大法弟子刁樹君,原被非法關押在老四監區、現七監區,03年7月8日被關押吉林監獄當天,李永生安排犯人對刁樹君進行折磨,從早坐到晚不許任何人與刁講話交談,製造緊張恐怖氣氛,強迫轉化。特別在03年8月份刁樹君因被迫害嚴重,患肺炎引起吐血,生命危在旦夕,監區管教強制刁樹君參加奴役勞動,刁不參加讓犯人強行抬到嚴管訊問刁:「轉化不轉化,抻的滋味怎麼樣?不轉化再抻。」尤其04年3月份「矯治中心」李永生唆使犯人:「你們力度不夠,必須加大力度轉化,幹出成績來我讓教育科給你們批分。」犯人開始更加殘忍的手段,採取各種聞所未聞的酷刑折磨刁樹君等大法弟子。

其中酷刑之一,固定刁樹君四肢長期躺在小號的床板上,用五斤裝的塑料大瓶裝滿開水,在刁的肚皮上燙,整個肚皮被燙爛紅腫燙起許多大泡,口中塞上爛布喊不出聲。至今肚皮留有被燙傷的疤痕為證。

犯人採用的酷刑之二,用塑料袋捂住刁的鼻口,讓他喘不上氣,直至臉變成紫紅色放下,繼而再捂,造成窒息、喘不上氣。

酷刑之三,大小便因為四肢固定在床上,犯人等刁樹君小便剛便出,就把尿瓶拿走,尿全部流到屁股下面,整個屁股被尿淹泡著,屁股潰爛,臭味難聞。大便時在屁股下面放一個臉盆,腰部犯人用泡沫墊起,大便不出。犯人採用往刁的屁股裏邊打肥皂水,還便不出犯人給刁吃了一種「甘露醇」藥,此藥破壞人體內的消化系統和器官,使胃腸破壞,拉稀。整個迫害過程近一個月,刁樹君實在不願承受無休止的迫害,絕食抗議,生命危在旦夕,李永生怕出人命才答應送刁去醫院搶救。至今刁樹君身體遺留下許多折磨迫害時的殘傷至今沒有得到解決。

大法弟子譚秋成也遭到迫害。2003年3月份的一天,李永生到嚴管急匆匆的告訴徐志剛,丁兆松(已出獄)、高桂林(已出獄)準備好抻床,不一會譚秋成被幾名犯人架到嚴管,按到抻床上開始抻的酷刑,潭秋成被抻到極限時,為抗議迫害,咬舌頭血流抻床,徐志剛不敢再抻,給譚造成生活與身心的終生痛苦。

這裏只是在吉林監獄教育科李永生直接參與唆使犯人參與迫害大法弟子幾例。造成眾多大法弟子遭受不同程度的折磨迫害。

03年被吉林監獄關押的大法弟子劉成軍被迫害致死。當時全球所有大法弟子,世界人權組織,追查迫害法輪功組織,追蹤報導大法弟子劉成軍迫害致死的全程真相,現在正在抓緊追查所有參與迫害的惡人及相關的責任者。據不完全統計從零二年到零五年間,吉林監獄關押迫害的大法弟子上百人之多,其中被迫害致殘致傷及死亡的已達幾十之多。李永生是被調查在案的惡警之一,被列在追查名單上,當時監獄長李強有不可推卸的責任,犯人徐志剛等都已在冊,一旦時機成熟,所有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惡人都將被國際公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