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媒體營銷工作的一點修煉體會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七月十九日】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今天我想和大家分享一下最近我在做媒體營銷工作中的一點修煉體會。

去年的年底,看似一個偶然的機會,我參加了北美一個廣告營銷組的交流。開始交流之前,慈悲的師尊親臨會場給弟子們做了簡短的講法,深深的打動了我。是啊!別的先不說,就說報紙,這幾年在瑞典的開支一直都是學員在出錢。我自己是清楚的,心裏只是為同修默默的付出而深深的感動。覺得還挺正常的。我很早就知道有「marketing(營銷)」這個項目,但因為受各種觀念的障礙:甚麼語言不好啊,來的時間晚啊,哪兒也不認識啊,好像這營銷與我沒有任何關係。

聽了北美大法弟子們運用大法賦予的智慧破除各種觀念在拉廣告營銷中修煉提高的體會,使我很受啟發。這時我才真正注意到目前拉廣告在正法修煉和救度眾生過程中是多麼的重要和緊迫,同時也認識到為媒體的運營走向良性循環、救度更多的有緣人是我們每個正法弟子義不容辭的責任。所以當時我也動了一念,回來想試試為大紀元報紙拉拉廣告。但回來後總是有這事那事的,就遲遲沒有行動。

二個多月前,同修找到我,讓我幫忙為我們北歐版大紀元拉廣告。看到身邊的同修在證實法中很多都是身兼數職,在默默的付出著,他們的言行深深的感動著我,同為正法弟子我沒有理由推脫!既然知道了這件事情是多麼的重要!那就幹吧!於是我就很快的進入了角色,虛心的向有這方面經驗的同修請教。在同修耐心的幫助下,我就開始了這份看似和常人一樣但卻包含著修煉的工作。

前期的準備我做的很充足,自認為畢竟我也是幹了二十多年的財務,對這些合同、帳單啊也不陌生,沒甚麼大問題。我把整個過程、每個環節都了解的很詳細,自己覺得還比較滿意,就差最後開合同進廣告了。但真正的做起來的時候卻發現跟想像的完全不是一回事!對自己的修煉真是個實實在在的大考驗,方方面面的干擾也是很大的,隨時都有幹不下去的想法。

拉廣告首先是要打電話。這對我來說不算甚麼,我有推神韻晚會打電話的經驗,但是等到幾十個電話都打完了時候,心裏就涼了半截,沒有一個要來做廣告的。但好在還有一些老闆不在,留了一些活話,過一段時間還可以再接著打。還有一個和我約好時間,要看看我們的報紙和價格。等我趕過去的時候是個女的接待了我。她是個受邪黨文化毒害很深的人,我拿出報紙,她一看,氣就不打一處來,一個勁的說我們的壞話。我儘量的保持冷靜,不停的發著正念,但還是忍不住給她幾句,沒想到她越說越來勁。我就持續發正念制止她,並轉了話題。她有所緩和,突然問我:你是天津人吧?我很奇怪。她說:你剛才一著急把天津話都帶出來了。這時,我明白了是師父借她的嘴在點我,我的老毛病怎麼又犯了!我剛才肯定是心態不穩,講話不善。不然的話我說出的話怎麼會變了調。我急甚麼?這不正是我一直要修去的魔性嘛!接著我又繼續拜訪商家,在市中心周圍幾條繁華的大街上一家一家的去找中國店、中餐館並進去問人家要不要做廣告,就這樣半個多月過去了,一點音信也沒有。我心灰意冷,心裏亂糟糟的。一種無形的壓力壓的我喘不過氣來。

此時頭腦中思想業力對我的干擾非常大。我後悔接了這個任務,心裏對師父說:「師父啊!看來我不是幹這個的料!」我又對同修心裏念叨著:「我已經盡力了,這也太難了!不行咱們還接著拿錢吧!」這時同修又打來電話問我廣告拉進來了沒有,報紙要提前出試刊。我一聽非常的來氣,心想:「你以為這是去一個地方取錢哪?讓這些人從腰包裏掏錢哪那麼容易啊!」當時覺得天都要塌了似的,急的夠嗆!心想看來靠拉廣告為報紙的運營走向良性循環這條路,在瑞典是很難行得通。

那幾天學法也靜不下心來了,滿腦子想的都是廣告。我知道自身修煉出現了大問題。學法是一個修煉人做好任何事情的根本保障,這一點我心裏是很清楚的,我現在的狀態都是我沒學進法造成的。於是我就強迫自己反覆的聽師父在大連的講法。一段時間後師父的講法就開始時常在我的耳邊響起:「難忍,你忍一忍;看著不行,說難行,那麼你就試一試看到底行不行。如果你真能做到的話,你發現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轉法輪》〈第九講〉)是啊,我為甚麼不敢試試看到底行不行呢?頭腦中裝進了法,心就自然穩了下來,也感覺清醒多了。想想這些日子自己因為沒學進去法,導致自己的正念就越來越少,到最後幾乎想放棄了的心都有。此時我又參加了歐洲營銷小組的網絡學法交流,通過不斷的和同修在法上交流,同修看到我的狀態就和我敞開心扉的交流他們當初拉廣告時的體會,不斷的鼓勵我,使我信心倍增。

逐漸的我開始用平靜心來對待身邊發生的一切,堅持學法、煉功、發正念,排除我拉廣告工作中的一切干擾。我把這些飯店、中國店裏的新結識的中國人都當作是我要救度的對像,不管他們老闆和我做不做廣告,只要他們不反對我們的報紙,我就抽空去給他們送,並留下我的聯繫電話歡迎他們隨時找我,做而不求。心態一穩,情況就有了轉機,我的手機響了起來,一個多月的耕耘終於有了結果。

第一個來電話的是一位開飯店的老人,他要來做分類小廣告,轉讓他的餐館。我很高興的向他介紹價格,但他好像並不是十分買我的帳,他說:「就做兩次先試試,你願意來就來,不來就算了,沒關係。」他的飯店還很遠。我一看兩次才這麼點錢,強忍著說:「行!沒關係做幾次都行,我們的宗旨是用戶第一,我明天下午就到您那去開合同,幫助您寫廣告詞好嘛?」他挺高興。撂下電話我心裏不知是啥滋味。去那麼遠就為了這麼點錢也太少啦!唉!不管怎麼樣我也算是開張了!修煉是第一嘛,心態還算過得去吧。原來這是個小考驗!這關勉強過去。

緊接著第二天上午我正上課手機又響了,又一個客戶打了進來,是我以前聯繫過的一家商店,因為搬遷,她老闆同意做全年的分類小廣告。我告訴她我下午就過去和她談。見面後我給她推薦商店做哪個廣告更適合,讓她的經濟又能承擔的了,還幫她建議出甚麼內容的廣告詞。她全都聽進去了,同意接受我給她推薦的全年價格的廣告。最後她扔給我一張名片說:「那你先給我們設計一個看看,如果還行我們就做」。接著我趕緊在幾位同修的幫助下克服了一些困難把廣告的樣本很快的就拿去給她看,她還滿意並同意我們以後可以在她商店裏放一些報紙。

在趕往那位老人那裏的時候出現了問題,因為他發音不准地址告訴的不對,我找了一個多小時也沒找到,電話也聯繫不上。很晚才到家,我重新又和他核對了地址,原來他那個飯店離地鐵很遠。我和他約好第二天下午再去。當我第二次去他飯店的路上,又發生了意想不到的事情。那天當地鐵到站,要開門的一剎那,我突然天旋地轉,頭重腳輕,身體要失控的感覺,但心裏甚麼都明白主意識很清楚。我在心裏喊著師父的名字,也不知是怎麼下的車,當我一屁股坐在凳子上的時候,還沒等坐穩就又站了起來,心裏想著我沒事!我要去給客戶開合同。前後也就是二三分鐘,我整個身體突然感覺輕飄飄的,像沒事人似的走出了地鐵站台,同時淚水充滿了我的眼眶。我知道邪惡見干擾不成,又想從我的身體上干擾迫害我,這次它又沒能得逞!在證實法的路上我剛剛邁出了一小步,慈悲的師父又為弟子承受了許多許多。那天我整個身體好像都被能量包容著,感到師父就在我身邊。幸福無比!

那天合同簽的很順利,那老人似乎被我感動,他決定做六次了。老倆口還要請我吃飯,送我出來告訴我怎麼坐車。

我原來就有一個突然就犯暈的毛病。記得在俄羅斯的時候有一次我就是這樣暈倒在地鐵裏,因為這個原因家裏人很不放心我自己出門。我也因此養成了很嚴重的依賴心。自己還不以為然。上哪去從不記道不走腦子,我就在後面跟著走。這次有十天是我拉廣告最關鍵的日子,家裏人都去了紐約,上哪兒去都得我自己去找地址,自己想辦法解決問題。跌跌撞撞的總算都走了過來。謝謝師父巧妙的安排,讓我借此機會修去了很多依賴心。

我拉廣告的時間不長,但收穫很大。最深的體會是:要做好廣告首先要對我們的報紙充滿信心。因為我們的報紙是世界上最好的報紙,最乾淨的報紙。哪個商家選擇了這份報紙做廣告,他們就會在變、就會有福報。從客戶反饋來看,確實是這樣。

剛才提到的那個商店的負責人,自從她在我們這裏做了廣告,就對我們的報紙格外的關照。我發現她重新擺放了報架,把放有大紀元報紙的報架重新擺放到了一個很顯眼的位置,唯恐她的顧客看不到我們的報紙。她還向我表露出要多放一些報紙才好。一天我又把新唐人大賽的大廣告拿到她的商店,讓她幫忙告訴她的顧客,她當時很忙就放在了一邊。等我再去的時候見到那張大賽的大廣告已經被端端正正的貼在了她商店顯眼的櫥窗上了!很顯然她明白的那面已經知道了該怎麼去做。

那老倆口也是,剛剛登了不到一個星期的廣告,電話就響個不停,有從英國,德國,法國,當然還有從瑞典打來的,要買他的餐館,他說你們的報紙真厲害!同時我們還向他們介紹法輪功真相以及中共的暴行。

還有一家雜貨店老闆聽了我的介紹後說:「我知道你們的報紙,但中使館不喜歡。我不怕他們,我做的是生意,等我想做的時候我會找你的。」一位離市中心較遠的飯店老闆在電話裏跟我說:「我知道你們報紙好,但我現在不需要做廣告,我可能不久要賣掉這個餐館,你把電話給我吧,到時我找你!」還有一位接電話的是個二十歲的年輕姑娘,她告訴我,她非常的喜歡看我們的報紙,她現在邊讀書邊打工。她會告訴她的老闆讓他今後來我們這裏做廣告。支持大紀元是應該的!

通過這段時間的拉廣告,我體會到:拉廣告的過程就是與眾生結緣的過程,也是講真相救度眾生的好機會。儘管我打了那麼多的電話都沒有人和我做廣告,但是通過這種方式又有很多人知道了大紀元,我相信只要他們看我們的報紙,他們就會變,就會從迷中走出來,就有可能得救。特別是當我看到最近發生在法拉盛的正邪大戰,大紀元時報在法拉盛講真相中起到的至關重要的作用,使我更增加了一份責任感。我們的報紙令邪惡是那麼的膽寒!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把我們報紙的各個環節都做好對法拉盛那邊就是一個最大的支持!我們還真不能小看了我們北歐的這個專刊,她的誕生一下子拉近了北歐眾生和我們的距離。一位飯店的小伙子,當我給他介紹報紙,他說:大紀元有甚麼意思,講到都是別的國家的事,跟我們有甚麼關係。我說:你還不知道嗎?現在裏面就有我們北歐的專刊,講的都是我們身邊的事情,對你肯定會有幫助的。他說:「是嘛,那我得好好的看看。」他一看,真是的,於是說:「那你還有沒有前幾期的,我都要。」

這些發生在我身邊的事情,不斷的增強我為大紀元拉廣告的信心。同時我也在拉廣告時用一些很生動的例子來鼓勵那些還猶豫不決的商家讓他們能早點作出決定來做廣告。現在時間很緊救人很急,我們報紙的營銷任務很艱鉅,需要大量的營銷人員。實踐證明拉廣告並不難,只要我們稍微用用心,每個人都可以做這個事情。無求而自得,一切都是師父在做。

其實我今天坐在這裏很慚愧,與很多大法弟子相比,我做的這點事情是微不足道的。當同修讓我寫寫這方面的體會時,我很矛盾,顧慮重重。心想:我剛剛起步,才拉進來那麼一點點廣告,我的發言會不會對我今後工作有壓力。人家會不會說我在顯示,我還是不說的好!但仔細想想發現自己的想法是自私的,基點還是在自我上。我心裏很不是滋味。想到這,我就開始整理自己的思路,連夜把我的親身體會大概的寫了出來,拋磚引玉吧!

第二天我和先生去拜訪商家時,又發現了一家中餐館,而且沒怎麼費勁似的三說兩說的就把那個老闆說得動了心,當場就和我簽訂了一份團餐合同。真是「修在自己,功在師父」,佛法無邊啊!

我悟到師父早已在另外空間的各個地方都擺放好了給正法用的錢,就等著我們去取去拿,這個取拿的過程就是我們修煉的過程。師父慈悲為我們創造了各種機會和條件,使得我們能夠修煉,能夠救度眾生。只要我們不停的耕耘,鍥而不捨的堅持,我相信拉廣告這條路會越走越寬。當正念足的時候想是這樣想的,但往往是一回到現實中來的時候,遇到實際困難的時候免不了不好的思想總是往外返,覺得前面的路太難啦,因此我要學好法,只有不停的學法才能徹底清除這些壞的思想。

感謝師父給了我這個機會,感謝同修給予我的幫助。

以上是我的一點修煉體會,不妥之處請同修指正。

謝謝大家!

(二零零八年北歐法會發言稿)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