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學員:北歐法會心得報告


【明慧網2001年7月4日】2001年6月12日晨,我們台灣A團搭上國泰航機飛往香港,轉德航到法蘭克福,再轉機到瑞典哥德堡,參加法輪大法北歐心得交流會。因為要在這個城市召開「歐盟高峰會議」,美國小布希總統也要來,所以我們要抓住機會洪法,講清真相,而來此參與法會。

在過境香港和法蘭克福時,我們在機場煉功洪法,並派發簡介,起到很好的洪法效果,估計每場煉功看到的人都超過千人,尤其在法蘭克福機場人更多。當抵達住宿旅店時,已是當地午夜時分。

次日早上,我們在旅館外晨煉,發簡介給過往行人和旅館工作人員及住店旅客。有一對夫婦帶著兩個孩子從丹麥到這裏來度假,他們從頭到尾看我們煉功,並學了第一套功法。他們說要回去與丹麥學員聯繫。有緣人遍布世界各地,真的要抓住一切機會洪法。

近午時,當地學員開車來接我們去學校(Nya Lundenskolan),這是我們以後幾天住宿的地方。因為法輪功是受邀約單位,來參加該市的言論自由節,所以給了我們特別優待。登記後,發給我們交通住宿卡,拿這張卡可以免費搭乘公車、電車和遊船。辦好手續後,我們到北邊三公里的超市廣場煉功洪法。晚上到當年(1995年)師父在瑞典傳授九天班(Norden Garden)的地方開會。當地學員把整個活動的流程做了詳細的報告。

第三天早上,我們到師父教功的草坪上晨煉。結束後,我們這一團被分配前往中共大使館。聽說從江澤民集團開始迫害法輪功以後,中共大使館就搬到偏僻的地方,連市政府官員都不知道。我們一百五十位學員在那裏開記者發布會,呼籲中國政府立即制止江澤民犯罪集團虐殺法輪功修煉者、釋放愛爾蘭留學生趙明等,並遞交請願書。其餘學員在路邊草地煉功,很多媒體來採訪。整個活動由白人學員主導,煉功隊伍也是白人學員在最前面。這一回來北歐,我深深感受到法輪功事件國際化的轉變。中國政府中那個政治流氓集團的愚蠢無知、蠻橫霸道、不識時務,已經激怒了全球善良的人,包括各色人種。

下午,我們到非政府組織(NGO)舉辦活動地點的河邊支援煉功洪法和發簡介。傍晚瑞典最大國營電視台記者來採訪言論自由節,要求我們煉功做為畫面的背景,他們要實況立即轉播。我們欣然配合,從六點煉功到七點半,我心裏想:瑞典人真是好福氣!坐在家裏,可以看到這麼壯觀的煉功畫面。

晚上,我們沒有被安排活動,正準備回學校。路上碰到當地學員,帶我們去坐船遊河洪法。船上坐滿了穿黃衣服的大法弟子,每人手裏拿一支黃色大法三角旗,船邊兩束五顏六色的氣球,還有人拿緞帶花。把整艘船裝點得燦爛耀眼,同修說:這是一艘法船喲!船緩緩前行,我們熱情地向兩岸的人揮手,除了大法弟子外,有很多遊人。當他們舉起手向我們揮舞時,我覺得他們已經為自己擺放了很好的位置。我的手揮得更賣力了。

有一個白人大法小弟子跟他的父親在岸邊跟我們揮手,並跟著我們跑。看他跑得那麼快、那麼認真,我們都樂了。最後,他跑不動了,他爸爸把他扛在肩膀上,跑了一大段,在橋上與我們揮手,逗得我們哈哈大笑。好一個令人讚歎的大法家族!船頭一位白人弟子在煉功,旁邊的學員看到他一面煉、一面流淚,也被感動得淚流滿面。船尾另一位女弟子在煉功,整個畫面真是感人。聽說,另一批弟子在市區坐敞篷車遊街洪法。這樣的活動是哥德堡市政府補助的,我們不需花費金錢,這個市長為他的選民做了非常大的貢獻,毋庸置疑地,他們將擁有美好的未來。

第四天,我們一早又去師父教功的地方晨煉(Norden garden後面的小山坡)。並在師父開九天班的地方拍照、煉功,等師父的新經文(《甚麼是功能》)。下午我們要遊行,聽說,從昨天開始有三起暴動發生,一個警察被砍殺重傷。市區內交通管制,沒有車坐,我們只好走路前往。到了河邊,接近中午,我們分頭去吃午餐。下午三點整隊完成,卻看不到警察,經學員緊急聯絡,告以,因處理暴動,沒有多餘警力支援我們。後經磋商,來了一個警察開車,幫我們開道。遊行隊伍順利出發。那位警察告訴學員:「你們的音樂聽起來特別放鬆,特別舒服。」在經歷了長時間與暴徒周旋後,進入我們這個慈悲祥和的場,感覺特別明顯,理所當然。他還跟另外的學員說:「我是法輪功之友,看到你們,我就覺得這世界有希望。很榮幸,我是唯一可以給你們服務的警察。」

遊行終點是博物館門口,我們在那裏整隊,發表演說。有真相的披露,有誠懇的呼籲,還有瑞典議員的支持等。最後發言那位議員很忙,本來想坐計程車來參加法會的。因為暴動戒嚴,沒車好坐,就用跑步趕來,跑到最後沒力氣了,一靠近我們隊伍,就有力了。他在最後一分鐘趕到。他說:「為甚麼其他社會的人不跟你們一樣?那多好!」一位美國弟子說:我聽不懂他說甚麼?但是他說的時候,我一直流淚。我想,他是用心在說,而我是用心在聽吧!

據說,這裏是國王和大臣發表演說的地方,外國貴賓、首相也在這個地方說話。當地市政府給了法輪功最高的禮遇,給我們最好的遊行地段,等於給大法最正確的位置,真是功德無量。最後,我們展示了第一套功法,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幾乎所有的人都停下手邊的工作,向我們靠過來。真是一場罕見而成功的法會。

晚上,我們在師父辦班的地方開會(Norden garden),了解各國與會的情形和當地狀況。會中,一位意大利的學員報告,他們在意大利議會開的記者招待會,給議員們看了十四分鐘的真相錄影帶,效果非常好。有議員說,他將要求意大利新政府,正式接待李老師。一位學員報告,他參加荷蘭一位教授召開的法輪功學術研討會的過程,有來自香港、英國、法國、美國的專家學者與會。江澤民集團也派出九個人,拿了一堆壞材料想來會場散發擾亂。來自英國的羅賓教授是精神科專家,又是中國人權中心的成員,對中國江澤民政府的殘暴虐待大法弟子大加討伐,人民日報的記者在休息時間去糾纏他,要求證據。剛好一位大法弟子去找他,告訴他,他們一家五口因為煉法輪功都被抓去關押,他母親85歲關了3個月,姪女關了14天。羅賓教授跟那位記者說:「這就是事實」。

奧地利大法弟子與奧地利人權組織聯繫,該國大赦組織對愛爾蘭留學生趙明、美國的滕春燕,發起 SOS! (Rescue Falun Gong Practitioners Persecuted and Killed in China) 救援活動,希望全世界大法弟子配合,向各國的所有人民團體如各基金會、公會等發出聲請,請求支持。這個活動將持續到十二月底。

星期六我們的活動原本安排早上參觀美術館章翠英的畫展,下午大會安排其他活動。因為市區戒嚴,警察呼籲市民離開市中心區。我們在美術館門口冒雨煉功洪法後,到昨晚開會的地方,因為人太多,又換到學校集體煉功,並在室內籃球場分組交流,集體發正念。

最後一天是法會,一位學員帶我們走路去會場。在普渡音樂響起中開場,由五個小弟子和五位白人弟子分別演煉五套功法,真是美麗的畫面,像優美的舞蹈。我從沒想到煉了幾年的功法,這麼優雅,看了令人心曠神怡。

隨後有11篇心得報告,字字珠璣,篇篇動人。因為設備不足,沒有同聲翻譯,有些發言要中、英兩種翻譯,共三種語言。無論如何是一個令人難忘的莊嚴法會。其中幾位學員的發言印象特別深刻。

一位瑞典學員報告他去印度洪法的經過。第一次去了三個禮拜,辦了四個九天班。有人走了很遠很遠的路來參加,而且他們認識到持續上課的重要,每天都來。他說,印度有很多靈修(他們不是這樣翻譯)的人,其中一個人有一天看到一個人從他家牆上掛的神像中走下來,當他看到他翻開《轉法輪》中師父法像時說:就是這個人從神像走出來。這個人還帶他去見靈修的老師和同修,他們中有人告訴他:早就知道他們將得到一個非常高的法。第二次他向老闆請了四個月假,再去一次。他說,他從小愛乾淨,公共汽車從他身邊走過他都要停止呼吸,(以免吸入廢氣和飛塵)。瑞典這麼乾淨、這麼涼爽、這麼安靜。如果不是為了洪法,他不可能去印度那種地方,全年氣溫從35度到40度,到處是灰塵,坐車走在紅綠燈停下來,還有乞丐來拉你。晚上睡在地板上,還有蚊子來咬你。大法弟子的心,真是感動人。兩個半月後,他想家,才回去了。

捷克的一位女弟子,她從小尋尋覓覓,追求真理,走過很多法門,也沒找到,她對人生感到沒有意義。有一天晚上作夢,雲在她的腳下飄,醒來後有一個強烈的願望,要去美國。於是她到了美國。她的工作是照顧三個孩子,一天走在街上人家給她大法傳單,她看到煉功點在住處附近,就去煉功,得法了。有一段時間,她覺得她的祖母在呼喚她,叫她回去,她就回捷克了。回去後,一面照顧病重的祖母,一面教英文。她在祖母的葬禮上克服了怕心,向親友洪法。她告訴親友如果不是修法輪功,她不會這麼耐心、無怨無悔地細心照顧祖母。她想為大法做甚麼,於是開始翻譯《轉法輪》。當她把譯稿用電子信件給同修時,同修叫她去參加日內瓦法會。在日內瓦她看到各國弟子為大法做了那麼多工作,她感到非常沮喪,因為她甚麼都沒有做。雖然法會還有兩天,她還是決定回家。當她到車站等車時,站務員告訴她車子剛走,她只好等下一班。她非常難過地在車站等車,等了好久好久,車子都沒來,她又去問站務員。人家告訴她,車子走掉了。她竟然不知道,之後沒車了,她只好回到大法弟子中。各地學員教她怎麼做,走出去煉功洪法啊!講清真相啊!她感謝師父的安排,回捷克後,拿真相材料拜訪他們的市長、到住家附近的廣場煉功洪法,步步是考驗。好一個大法弟子!這麼孤單,這麼無助,還要去救度世人,真的偉大啊!

一位以前患精神憂鬱症的北愛爾蘭新弟子,得病五年了,用過所有的療法,花了無數的錢,都不見效。他甚至無法工作,一個人不敢走在街上。一位朋友建議他用氣功治療,他想起兩年前曾經接觸法輪功,於是開始讀《轉法輪》。修煉後他恢復了精神健康。現在他一個人走出去,在都柏林的大街上煉功洪法,講清真相。不到一個月,變成一個健康活力的年輕人。他的所有親友都感到震驚,全部要學法輪功。

還有一位學業碰到瓶頸的德國醫學院學生,在修煉法輪大法後,已經通過兩次國家考試,準備畢業考了。當歐洲法會與畢業考準備撞期時,他選擇了大法,而畢業考卻意外地延期了所以也沒有耽誤。

還有一位瑞典年輕人,原來是甚麼壞事都做的,偷、騙、搶、傷害人,警察局、監獄進進出出,他學過法輪功,但是沒有修。他動了一念:我甚麼壞人都做過,為甚麼不做做好人呢?於是他丟了所有不義之財買來的東西,最後他孑然一身,一無所有地走在街上,碰到一年前教他的功友,熱情地擁抱他,他差一點在大街上嚎啕大哭。功友叫他讀《轉法輪》,他讀了半本,就去警察局自首,把警察驚呆了。現在他成了一名真修弟子!多麼感人的修煉故事!

最後,由六位學員用六種語言讀「論語」。然後讀師父給我們的經文。法會圓滿結束。

晚上,我們又在學校分組交流,我和日本學員和馬來西亞學員交流,大家互相鼓勵,似乎還有很艱鉅的路要走,很多困難要突破,台灣的修煉環境確實比人家好得多,師父叫我們要珍惜。

星期一,我們收拾行李回國了,在機場仍然煉功洪法。包括香港,但是那裏的航警緊張兮兮的。在哥德堡機場德國學員與我們同機,他們約我們在機場外煉功洪法,煉功中我想起一句話:「萬眾一心」,大法弟子何止萬眾?億眾都有!難怪要成就永恆的威德!思及此,我淚流滿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