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念

【明慧網2001年6月22日】尊敬的師父,各位同修,大家好!

我是德國大法弟子,98年9月得法,修煉快三年了。

師父最近一直在談到正念,在這裏我想談一談我對正念的一點體會。

面對這場邪惡我一開始也是抱著一種消極的態度,當4.25事件發生時我的想法是:「為甚麼在中國的煉功人不能忍耐一下?」當時的頭腦中根本就沒有甚麼正法和護法的明確的概念。後來了解了事實的真相,才逐漸地意識到這個事件對於正法的意義。但是當邪惡鋪天蓋地地壓下來而且愈演愈烈時,我感到非常地被動。我一直在猜測著這場邪惡將在何時結束,把希望一直寄託在師父的慈悲上,而自己卻在有意無意地消極地承受著迫害,實際上是在默認這場迫害。

也許我們在歷史上已經承受了太多的迫害,也許我們對這樣的迫害已經漠然,也許我們從來就沒有想過,這樣的迫害根本就不應該存在!變異了的觀念使那些敗壞了的高層生命對於歷史上對神的迫害成了正當的,而我們變異了的觀念也使我們默默地承認和接受了這一切。

然而師尊今天傳出了宇宙大法!在這最純正的宇宙大法的光燄下一切深深隱藏著的邪惡和變異將通通暴露出來。「這一切不純的東西都得去掉,通通都得去掉!」

有一天我又看到耶穌受難的圖片,他被一幫士兵毆打和嘲弄,我看著耶穌的那慈悲而又無奈的神情,突然感到一股強大的悲哀-當時的人無可奈何地承認並接受了變異了的高層生命所安排的迫害-,而同時又有一個強大的正念在我腦中升起:「不,不能再允許這樣的敗壞在歷史中重演!」

我悟到:我們一旦認清了敗壞了的高層生命的變異和我們自身的變異,我們就真正從邪惡的迫害中擺脫出來了。如果我們一味地無可奈何地消極地承受下去,而不是從本質上清除我們的變異思想的話,那麼我們就永遠處於它們的迫害之下,不管我們再承受多少痛苦。我們承受痛苦時所表現出來的大善大忍可以打動那些還有人性,還有正念的生命,但我們卻決不能再「無限度的縱容、使那些已經完全沒有了人性、沒有了正念的邪惡生命無度的行惡。」

這些邪惡的生命想故技重演,他們想用他們舊的觀念來對宇宙的根本大法做破壞性的所謂「檢驗」。他們以為他們可以這樣肆無忌憚的幹下去,他們以為我們大法弟子會像在歷史上一樣忍氣吞聲地承受著他們的迫害,他們以為大法就得經過他們這樣的「檢驗」,但是他們打算錯了!他們不知道,我們大法弟子是來助師正法!他們不知道,我們一旦擺脫了他們邪惡觀念的控制之後,緊接著就是要清除他們這些邪惡的生命!

神的憤怒,不是人的憤怒。我們現在鏟除邪惡,不是像人一樣為了自己的私利而爭鬥。師父講:「它就是壞,它就是毒,它就是邪,就像那個毒藥一樣,你叫它不毒人,它做不到,它就是這樣的東西,那麼在清除它的過程中也要毫不客氣,就是清理掉。這裏指的不是人,是指操縱人的那些邪惡的生命。」我們是在負起我們的責任。師父告訴我們:「而真正的佛他是宇宙的保衛者,他將為宇宙中的一切正的因素負責。」

我們鏟除邪惡,不需要像常人一樣做很多物質上和思想上的準備,我們需要的只是我們強大的正念!神的慈悲和神的能力是結合在一起的,師父講:「那種慈悲是一種偉大的佛法的力量的體現。不管你再不好、再壞的東西,像鋼鐵一樣的東西在佛法的慈悲威力面前都得熔化掉。」

我們不再執著於個人的圓滿,我們不再擔心會被落下,我們在洪法和除惡活動中不再抱著任何有求之心。我們所做的一切都是我們應該做的,而不是因為我們能從中得到些甚麼。我們在完成我們的歷史使命的過程中,也在不斷地完善著我們自己,「在向先天我們各自的最高位置昇華」。

在每一次參與洪法活動時我都能從中得到極大的震撼,一次次地在培養著我的正念。我悟到,師尊把這一切都圓滿地結合在一起,一方面在正法,講清真相,揭露邪惡,另一方面又能使我們在其中飛速昇華著。我們從一開始的被動的跟著做到主動的走出來,從感性上的認識昇華到理性上的認識,從執著於個人的圓滿到達到無私無我的境界。我們都是大法的一個粒子,我們都是在做著我們應該做的,如果我們「人人都能從內心認識到法,那才是威力無邊的法的體現──強大的佛法在人間的再現!」

謝謝師尊!謝謝大家!

(2001年北歐法會發言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