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好正法修煉之路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四日】我是九九年四月開始走進大法的,剛得法不久惡黨即開始了鎮壓,使我受到很大衝擊和壓力,但在師父慈悲呵護下,在大法修煉中跌跌撞撞的走過來了,下面我將自己修煉經歷的部份寫出來,以總結經驗,找出差距,更好的證實大法,繼續勇猛精進。

一、初得大法,堅定修煉之心

我是在一個偶然的場合聽到單位同事談到大法的,當時就感到很驚奇,又感到很親切,雖不太明白是怎麼回事,但心中卻升起一念我要學這個「功」。正好在第二天就在辦公樓前碰見了本單位的大法弟子,其實當時我也不知道他是大法弟子,只知道他煉法輪功。就對他說我也想學學你那個「功」,他當時就說:「好,我這裏有書,我一會給你送去。」就這樣我得到了大法書。當時不覺得甚麼,現在想起來真是天大的緣份和榮幸,不知是我多少千萬年的等待啊!師父一直在看著我們這些有緣人,利用一切機會讓我們得法,走上修煉的路,讓我們重新返回來,這洪大的師恩和慈悲是無法用語言表達的。可是我一開始並沒有認識到這一點,初看《轉法輪》時,只覺得這書寫的真好,句句是理,一句廢話也沒有。並有一種很強的意識要學功,單位的同修馬上告訴了我,離我家最近的煉功點在哪裏。晚上我去煉功點時人家已經開始煉功了,當時我甚麼都不會,就坐下來學著別人的樣子做。盤腿時兩腿能交叉坐下來就很不容易了,但我堅持了下來,聽著大法音樂,全身暖溶溶,儘管腿很痛,但心裏舒服極了。第二天馬上有一位大法弟子教我靜功功法動作,我一學就會了。到單位後同修又教了我功法動作,並給了我一盤師父教功錄像帶,我回家後看著錄像煉了幾遍就學會了。當時心情非常高興,心想這麼快就學會了,這功法真是太容易學了。但現在看卻是非常感慨的,大道至簡至易,可內涵確是無量的,師尊為了讓眾生得法,真是創造了最有利的條件,最方便的修煉方式與功法,用一切機會讓眾生得法,這洪大的慈悲與佛恩我們是永遠報答不盡的!從此後我堅定了修煉之心,走上了大法修煉之路。

二、堅定修煉大法,反迫害,走好正法修煉之路

九九年「七﹒二零」之後,邪黨開始瘋狂迫害大法和大法弟子,由於自己得法晚,突然遇到這瘋狂迫害與鎮壓,心理壓力很大,真不知怎麼辦。我又是在邪黨機關工作的,並有一定職位(一縣級單位副職),面對這一切各種人心都上來了,但我內心深處非常明白,大法是正的,一切迫害都是誣陷與造謠,但又不知道怎麼辦,我一個人跑到煉功點,看到空蕩蕩的場所,心難受極了,心想甚麼時候還能再來這裏煉功啊?心像刀割一樣。只想為大法做點甚麼,又不知道怎麼做。後來單位同修給了我幾份真相資料,我一看寫的太好了,心想我一定要讓世人知道,大法是正的,邪黨鎮壓是在犯罪,當時還不知道這場迫害是舊勢力與邪黨的安排與操縱。但我想一定要反對它們這樣做,於是我就想多複印幾份發出去,讓世人都知道真相。我買了一整箱複印紙,開始複印,神奇的是每份十幾頁資料,我分幾次複印,中間還出現多次卡紙,印廢了好幾張,最後裝訂完竟一張不多一張不少。我當時不知怎麼回事,現在看來都是師父幫我做的。印完後心裏有點害怕,心想這多份怎麼發啊?但又一想,我不就是要世人知道真相嗎?怕甚麼,一定要發出去。由於我就住在邪黨機關家屬院,對些情況比較熟悉,但當時發的時候沒有經驗,只為了圖快,每個單元只在樓梯台階放幾份,不知應放在每戶門上,損失了不少,現在想起來還很後悔。看來做甚麼事情人心太重都是不行的。還有一神奇的是,我在辦公區內發真相資料時,有一次在靠路邊一座樓上發,等發完後我下樓一看,由於這辦公樓沿路走廊這一面全是透明玻璃窗,在路上可把樓上一切看的一清二楚。我在樓上往每個門發真相資料,只要路上行人往上看一眼就能發現,(儘管是星期天,但路上行人還是很多的)可是就沒有人發現。我當時真很後怕,卻不知這是在師父保護下,才甚麼危險也沒出現。現在回想起來我當時能在那樣恐怖環境下做大法的事,全靠師父呵護,不然的話我是根本做不成的。

隨著正法進程,如何修煉?尤其是如何在正法時期修煉,如何反迫害,在初期我真是不知道怎麼作,只憑一時熱情和衝動做事,具有很大盲目性和僥倖心理,這是很危險的,是不符合大法弟子標準的,更不符合正法時期師父對大法弟子要求的,雖然是在為大法做事,可還摻雜著很多人心。由於我得法不久邪黨即開始了鎮壓,對師父的法理解不深,特別是如何反迫害,甚麼是正法修煉都不很清楚,對師父和大法還帶有很多人情的東西,只在感情上認識的多,還沒有真正的上升到理性認識,對邪黨迫害的根本原因還認識不清,有一種與人鬥的想法。在做事中是摻雜著很多人心的,所以在事後很後怕,儘管有師父保護沒有出現危險,但我卻沒有體會到我做的事是最神聖的、最偉大的,是在救人助師正法的。對師父正法的洪大涵義還不很清楚。就在這時單位同修又給我送來了師父新經文和明慧網上的同修文章,我如飢似渴的學習,明白了應該怎麼做。

細細體會師父講法,真是洪大精深,對我觸動很大,使我明白了我必須從個人修煉中走出來,儘快適應正法修煉的要求,做好正法修煉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的一切。當時還不知道怎麼做,只知道要「全面講清真相」,我就開始在親朋好友間開始講。但真要講時怕心卻上來了,因為我煉功很少人知道,在單位又是個所謂「領導」,在當時環境下還怕暴露自己,所以在講真相時顧慮心很重,以第三者身份講,遇到不好講者就不講了,或點到為止。現在看這也是人心過重,甚至有做給師父看的想法,沒有真正領悟到講真相的神聖和莊嚴。

師父說「作為一名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個人解脫不是修煉的目地,救度眾生才是你們來時的大願與正法中歷史賦予你們的責任和使命」(《放下人心 救度世人》)。我是怎麼認識的呢?這與大法的要求差的太遠了。對照師父講的,我心裏像開了鍋一樣,思緒萬千,感慨萬分。都說修大法,煉法輪功,我所做的離師父要求差的太遠了,連自己的責任和使命都沒有真正搞清楚,甚麼是真正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自己也沒有從內心中充份理解與認識,是人是神,關鍵看人心,自己不下決心退掉人的這層殼,是做不好大法的事情的。看看自己怎麼辦呢?當時我知道只有多學法,多煉功,每天上、下午各學二講《轉法輪》,早上煉動功,晚上煉靜功,其它時間看師父其他經文。後來我又開始背法,這難度很大,但我看到明慧網文章中七、八十歲老人都能背下來,我也一定能。同時這也是正法修煉的一部份,也是自己從人走向神的重要一步,更是師尊與大法對我們的要求,也是檢驗自己是否能真稱的起是一個大法弟子。由於認識到這一點,背法中的困難就不算甚麼了,我現在基本能每月背一遍《轉法輪》,每天睡覺前背一遍《洪吟》,這使我提高很快,心裏也亮堂了不少。

後來同修又不斷給我送來新經文和明慧網文章,使我明白如何做好「三件事」和發正念。講真相也越來越會講了,怕心也越來越少了,但還是有很大的侷限性,總覺得自己做的不夠。特別是明慧網文章中講的同修證實大法的一些做法對我啟發很大。我客觀條件比較好,家裏辦公室都有電腦和打印機,我想我有這麼好的條件怎麼不用來證實大法,為大法做事呢?這不是太可惜了。可我又一想,我雖有電腦,但我從來不用只是擺設,又不會打字,怎麼辦呢?但我想我這不是人心嗎?只圖自己安逸,這是多大的私啊!同修在那樣艱難條件下都能做真相資料,而我有這麼好的條件卻不想做,這心性也太差了,怎麼能對得起師父、大法與眾生呢?我有這麼好的條件說不定就是讓我用來證實大法,助師正法,救度世人的呢。想到這我心裏明白了,我一定要利用好一切條件,做好真相資料。同時同修對我幫助也很大,教會了我使用電腦和打字(用手寫板)。就這樣我也建起了家庭資料點。

從那以後我就開始按部就班的上網、下載、打印、裝訂,然後自己去發放,直到今天。當然這過程中還有很多曲折和魔難與心性過關的事情,這裏就不多講了。在反迫害、正法修煉中我雖然做了一點應該做的事,但離大法的要求還差的很遠,對師父要求做好「三件事」的洪大涵義還理解的不深,雖然每天都在做,可真正從內心裏是人念還是神念?有時自己就分不清,為私為己的心還經常出現,每做一點事情就想我該提高了吧,能不能為我消業呀,我也為正法出力了。真是心性太差了,自己有時都為自己感到臉紅。看看明慧網上同修做的,再想想師父為我們做出的巨大付出和承受,我怎麼能有那麼骯髒的想法呢?看來自己一定還要再進一步努力,精進實修,不管自己修煉了多長時間,不管自己做了多少事,都是在修大法才能做到的,自己那點努力真是微不足道的,

寫到這裏回想起自己的修煉過程,真是感慨萬千,自己能走到今天全靠信師、信法和師父的精心呵護與大法的慈悲救度。越到今天越能感受到師父的洪恩,真是無法用語言形容的。自己在修煉方面還存在很多問題,發正念還不能真正靜下來,學法時還經常走神,講真相勸三退一直進展不大,特別是家庭親情關還沒有過去,讓邪惡鑽了空子,自己對自己嚴格要求不夠,去執著心不徹底,爭鬥心、妒嫉心、顯示心、求安逸心、為名為利等等各種人心還很多,需要再進一步努力做到精進實修,還要從內心深處找原因,不能浮於表面,特別是到最後我們要更加努力,

以上個人在大法修煉中一部份很淺的體會,寫出來請同修慈悲指正,並感謝同修以往對我的幫助。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