風雨兼程助師行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三十日】很慶幸在師尊慈悲呵護下走過了邪惡迫害的血雨腥風的歲月,很慶幸自己今天依然能夠坦坦蕩蕩的,在助師正法的洪流中幸福的精進著,昇華著。

我今年四十一歲,九五年十二月二十三日,在經過了三個月的冷靜思考後,明明白白的選擇了修煉大法的路,由於得法早,後來我家自然的就成了煉功點。九六年夏天,當地舉辦第一屆心得交流會,記的我的那篇體會是《我要回家》,體會的後面是這樣寫的:「既然我選擇了這條路,那麼不管路途多麼遙遠,多麼艱辛,我一定會義無反顧的走下去。」當時,我還不知道這些話將意味著甚麼,直到正法走到今天,我才深深的明白:我一直在為自己當初的誓言努力著,而且,在任何艱難中,從來沒有放棄過我的選擇。

九九年「七•二零」我去省政府上訪,八月份被非法拘留。當時自己法理不清,雖然覺的可以為法犧牲一切,可是卻不知道怎樣做才是在法上。直到二零零零年底,有兩位外地同修來本地切磋,交流去北京證法的心得,及讀了西人學員那篇《去除魔性》的文章,我才徹底醒悟過來。但是,我的這段彎路給本地同修的提高造成了不可彌補的損失,也成了自己修煉路上永遠的深深痛悔。在二零零零年的十二月底,決定去北京證實法,當時煉功點上就只剩下了十幾個人,上北京去了九個人。走在去天安門的路上,心中只有反覆默念:「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一個心不動,能制萬動」(《精進要旨二》〈去掉最後的執著〉)。剛到天安門,還沒等到廣場裏邊,身邊同去的兩名同修就被巡警給喊住了,並隨即被按倒在地……我們一行幾個同修從西側繞到紀念碑前,當時我在心裏想,我不能再等了,我就是為證實法而來的。我就從棉襖袖子裏抽出了橫幅,喊出了我千萬年的等待--「法輪大法好!」

在北京停留九天,去了四次天安門,前兩次橫幅都藏在背包裏,後來真的是一點怕都沒有了。第四次去的時候,就放在了上衣口袋裏,旁若無人的來到升旗的地方,展開的時候不小心字朝下了,發現後不慌不忙的又正過來,真像師父講的,「沒有了怕,也就不存在叫你怕的因素了」。面對邪惡對我的四次劫持,我思想中沒想過會怎麼樣,會被抓被關押等等。每次面對提審我的警察,我都說:你不要在我身上浪費任何心機(當時他們想套出同修的地址姓名),我甚麼都不會告訴你;而且,你要放了我,我肯定還去天安門。

在這裏要特別感謝在天安門派出所過道裏遇到的一位帶著一個六、七歲男孩的男同修,當時小男孩流著淚大聲的背誦著師父的《論語》,那一刻我困惑於面對警察的審問該不該說真話,這位同修啟悟我:你不能聽魔的,它讓你往西,你就往東。就這一句話,伴我走過一段很長的證實法之路。

我在一個臭名昭著的勞教所被非法關押了十六個月,其間經受了邪惡對我精神與肉體的種種摧殘,每一分鐘都感覺有一年那樣漫長。憑著對師父的堅信,成功的否定了邪惡對我的非法關押和迫害。面對邪悟者的晝夜圍攻,我找時間就背《去掉最後的執著》和《洪吟》〈道中〉的「視而不見 不迷不惑 聽而不聞 難亂其心」。面對邪惡的毒打,不停的喊:窒息邪惡!面對殘忍的灌食,我想起了師父《洪吟》中的「大法不離身 心存真善忍 世間大羅漢 神鬼懼十分」。遇到邪悟者誹謗師父和大法時,我就站出來制止;如果無動於衷,我感到那是大法弟子的恥辱。為了向新來的學員講明勞教所對我的迫害,我被邪悟者打過嘴巴;為了揭露邪悟者打人的行為,他們對我舉過拳頭。但我始終堅持向所有人講明我被酷刑迫害過的真相。我給管教寫信,給所謂的心理專家寫信,請勞教所的指導員向省領導反映自己被迫害的事實;找隊長、所長解決自己被迫害的問題。師父說:「有多強的正念,有多大的威力。」(《精進要旨二》〈也三言兩語〉)在一次一千多人的歌頌惡黨的大會上,我喊住院長,他不敢正視我,灰溜溜的向主席台走去。這時所有的管教都慌了手腳,再也不強迫我看節目了,騙我到其它房間等院長。在我第三次拒絕離開時,邪惡一擁而上,把我拖離會場,並揚言要我挽回影響。我義正辭嚴的告訴他們:你們少威脅我,加期、判刑我不怕。會後,所長假惺惺的摟著我的肩膀,說會儘快給你解決問題。結果,一個星期後,我被放回家。

出獄後,由於身體原因,加上邪惡對家人的恐嚇,家人鎖了半年的門,家人擔心我與同修接觸再次被邪黨迫害。在同修的幫助和啟悟下,直到八個月後,我才真正投入到當地的證實法進程中,通過學法與實踐,克服了邪惡對同修長期間隔的迫害。零四年,當地同修就做到了每星期一次的集體學法與交流,這對於當地同修走好、走正修煉之路起到了一定的促進作用。

隨著師父正法進程的推進,資料點遍地開花成了當地每個同修必須正確面對的。法理上清晰的知道,師父千百年的造就我們的目地,就是為今天助師正法所用,既然正法走到這一步了,師父選擇了我,大法需要我,那我只有無條件的去圓容,是責無旁貸的,困難就是自己要闖的關。當時抱定這一念:行也得行,不行也得行。雖然想是這麼想,但到實踐中一兌現時,師父《登泰山》中的幾句詩一下子就顯現在眼前。

我也是標準的從鋤頭到鼠標啊!我幹甚麼總習慣用左手,第一次拿鼠標也是習慣性的用起了左手。同修提醒我用右手,我覺的很不自在(當時還沒覺的自己有多好笑)。第一次正式學上網,同修簡單的教了我幾個步驟,然後讓我自己去練習,等中午他下班再讓我去他家。到了中午,我幾乎不想去了。拎著電腦在他家樓下轉,心裏想著:我修煉這些年,從來也沒遇到過這樣難過的關哪!後來還是硬著頭皮上了樓。同修問我哪步不會,其實我腦子裏早剩一片空白了,越怕說自己笨,自己越記不住。同修告訴一步兩步還行;等到四五步時,前面的又是一片空白了。當時的心境至今也無法用語言表達清楚,也許只有相同經歷的同修才能體會其中的苦痛。吃不下飯,睡不著覺,還逃避不了。當時最難得的就是有一念:我就是不言放棄,多難多苦,就是不放棄。由於多種原因吧,這樣斷斷續續的經過了電話上網、手機上網、上網卡等多種磨礪,終於成功的學會了上網、下載。現在每次看到自由門那個銜著樹枝的小鴿子,總是別有一番滋味在心頭。

隨著修煉的昇華,我們在各方面都在逐漸的成熟,雖然還有很多電腦方面的技術需要突破,但基本上能獨立運作了。回頭看看,恍然覺的,無論甚麼關,甚麼難,在這邊是一座山,等過去後再看,只是一張紙,所有的障礙其實都是人心。

三年來,有些時候忙的不可開交,稍不留神就流於做事中去了,這已經就脫離修煉了。對於很多同修來說,把握好這個分寸真的是很難,所以只有時刻提醒自己,多學法,做到實修。同時我們還要平衡好社會、家庭中的關係,責任很多、很大。

風風雨雨,跌跌撞撞中走過了幾年的修煉歷程,如果說有一點點值得欣慰的話,自己清楚的知道,這其中溶入了師尊一路的深深呵護,無盡的珍惜與苦度。我會加倍珍惜所剩無幾的修煉機緣,做正自己該做的一切。再一次虔誠的感謝師尊的佛恩浩蕩與慈悲苦度!

師恩重

一路艱辛一路苦,不堪回首證法路;幾番風雨幾番阻,方明師徒恩深重。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