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盛「退黨服務中心」見證

專訪「退黨服務中心」義工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二十八日】(明慧記者舒靜紐約採訪報導)中共紐約總領事承認策動肇事者在法拉盛圍攻「退黨服務中心」義工,中共利用賑災在街頭煽動仇恨的醜行曝光於國際,又一次見證了中共的邪惡本質。其實,在美國紐約法拉盛設立的「退黨服務中心」的義工,已經經歷了三年多的風風雨雨,他們是怎樣做的呢?記者採訪了他們。

中共策劃圍攻「退黨中心」義工

站在我面前的是一位面容慈祥的老年婦女,如果她本人不介紹,怎麼也不會想到她與其他老人在嚴寒酷暑中堅持在戶外發放資料、講真相已有三年多了。

這位義工馮女士開口第一句話就是:「中共策劃圍攻‘退黨服務中心’義工,實際上是藉機攻擊法輪功。」

「五月十七日星期六,紐約法拉盛舉行‘聲援三千六百萬人退出中共邪惡組織’的集會,表面上是這次事件的一個導火線,實際上,是中共蓄謀已久,派出大量肇事者前來搗亂。在集會上,我們首先在這裏向四川在地震中失去生命的遇難者致以默哀,而中共搗亂者卻在旁邊歇斯底里大罵,根本不聽集會的發言。」

「我們在這裏堅持發放資料已有三年多,不是最近才來的。搗亂者開始是一幫成年人,後來調來了很多學生,跟著謾罵,顯然有預謀的組織不明真相的學生來犯罪,還跑來打人。警察看到了就拉開,警察沒有看到時,肇事者對我們拳打腳踢。有一位義工被打的流血,有的展板被打爛了。這已經是侵犯人權了。那些搗亂者把這裏當成(中共統治下的)中國了,但是,這裏是美國。後來警察怕我們受傷,就把我們拉到另一個地方。可以看出中共不顧面子,把迫害及鎮壓輸出到國外來了。我們的心不動,心裏很明白,因為我們是在救人,讓民眾明白甚麼是真正的好,甚麼是真正的壞,甚麼是正?甚麼是邪?明白真相就有一個好的未來。所以我們心不動,沒有產生怨恨,只是可憐這幫年輕人。」

法拉盛的「退黨服務中心」

馮女士介紹:「《大紀元時報》於二零零四年十一月十八日發表《九評共產黨》系列社論,揭示了中共的邪惡本質。人們看了《九評共產黨》之後,都會明白中共是個甚麼東西,了解其邪惡本質,就會退出中共及相應組織,人們就會得救。我們知道了這個重要性,於二零零五年年初在紐約法拉盛成立‘退黨服務中心’資料點,大家約定在法拉盛圖書館前設了一個地點,擺了一個桌子,擺放《九評共產黨》社論及相關資料,幫助人們退黨。」

馮女士接著說:「來這裏的都是義工,後來我們覺得做的不夠,應當增添時間,由開始的每週一天,改為每週二至三天。」

「從二零零五年五月開始,天氣逐漸熱了,很多民眾在圖書館乘涼,我們覺得人多是講真相的機會,因此又將時間改為每天早上十點至下午六點或七至八點,每天有九小時,大家輪班,時間延長,讓更多的人能拿到資料。而且我們拿來了電視機,播放《九評共產黨》光碟,同時,也增添了很多展板,路人都在看,增強了講真相的效果,很多人明白了。」

「退黨中心」啟迪人心

馮女士告訴記者:「在這近四年的經歷中,路人經過退黨中心時反應不一,有反感而謾罵的,有困惑的,有來辦‘三退’(退少先隊、退共青團、退黨員)的,有來支持我們的。」

「記得去年,有兩位大學生正坐在台子上,我走過去給他倆資料。開始時,他倆是接了資料,卻有很多困惑,例如;‘退黨數字怎麼來的?它的真實性’等,我就向他們解釋;退黨數字是真實的,通過各種渠道刊登在大紀元網站上,實際數字不會少於這個數字,因為在中國的偏遠地區,沒有辦法上大紀元網站,沒有退黨途徑,只好在電線桿上張貼,也算退出,但數字卻沒有統計在內。」

馮女士講了很多方面的事情,「他倆終於明白了,並且在寫字板上寫上‘退出少年隊、退出共青團’,他倆高興,我也高興。」

「另外,還有一個年輕人,他也是不相信,也有困惑之處,經過講一些事情,也明白了,非常高興。正好他手裏有兩個大桃子,非要塞給我。能夠讓人明白真相,對我也是一個鼓舞。」

「還有一個中年人,接受了我的資料,卻提出問題:‘你為甚麼要做這樣的事情?’我笑著回答:‘我修煉了法輪功,身心受益,想把我受益的好處告訴他人,與他人分享。’這中年人好奇的問:‘哪方面受益了?’我回答:‘我年輕時有很多病,吃飯吃不了,老吐酸水。胃壞了,睡覺也睡不了。治病難,求醫也更難。修煉法輪功之後,沒有吃藥了,因為身體好了,也就不需要吃藥了,沒有病身體感覺多好呀,誰不想自己身體沒病呀。這僅僅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來說,思想得到昇華。過去我不會關心別人,不為別人著想,現在就不一樣了,我知道了去關心別人。我是七、八十歲的人了,應該在家享受天倫之樂,每天跑來幹甚麼?多苦呀,為甚麼每天來做這件事?只因有這麼好的大法,‘真、善、忍’使自己受益了,要讓其他人也受益。’這個中年人聽後,連連的說:‘精神可嘉。’」

「有的時候,遇見反對者來謾罵時,也有正義人士站出來,對反對者說:‘你敢動她們一根毫毛?!’這些正義人士支持和維護我們。」

「還有明真相的人士直接退出了中共,並且常常對我們豎起大拇指說:‘你們真了不起’,‘好好幹,你們辛苦了。’對我們鼓舞很大。一般來說,對於搗亂者,我們根本不受他們的影響,我們的使命就是講真相,救更多的人。我認為這些路人在不同層面上都有改變,受益了,我心裏也高興。」

助人退黨獲支持

義工高女士也是一位老年婦女,她介紹說:「我來這退黨中心資料點已兩年多了。曾經有一件這樣的事,有一位男士,不了解真相,來過三次。第一次,他問我們在這裏幹甚麼?我告訴他這是‘退黨服務中心’,他不明白就走了。」

「過一段時間,他又來了,我與他拉家常,消除了他的障礙。願意聊了,他瞧了瞧我,終於提出了他的問題:‘你是法輪功學員嗎?’我告訴他:我是法輪功學員。他又問:‘你修煉法輪功幹甚麼?’我非常開心的對他講:‘修煉法輪功可好呢,我七十歲了,你看我身體這樣好,每天堅持在這裏講真相,過去,我一身的病,別說走出來,就是呆在家裏都難受。’他對我身體變好的經歷,很感興趣。我問他是不是黨員,他模稜兩可的走了。」

「沒有多久,他又來了,這一次我不想再放過機會,直接告訴他:共產黨是外來的邪靈,能對我們好嗎?中共多次運動,造成很多人死亡。如果你是少先隊、共青團、共產黨,被打上烙印,需要趕快退出,抹去烙印。三尺頭上有神靈,寧肯信其有,不可信其無,幹嘛把著中共不放,你可用化名退黨。他聽進去了,在資料點上當場寫上他的化名,退出了中共。」

「有的民眾明白真相,直接退黨。一次,有一男士知道可以直接退黨,他不但自己退,還幫朋友一起退,高高興興的走了。」

「有一個人直接來‘退黨中心’資料點表達他的想法:‘中共多次運動,整死老百姓,我的父親曾是受害人之一。中共從來不愛老百姓,歷次運動不就是整老百姓嘛,中共的本質我太清楚了,我全家非常都恨中共。’還有的民眾明白真相,對我講:‘你們真的了不起,我願意支持你們。’我為又有一個明真相者而高興。」

全心付出 只為同胞的未來

義工馮女士談到這樣的問題:「我們在退黨服務中心發放資料時,常常會碰到反對者問一個問題:‘給了你們多少錢?’我們就會善意的告訴他:我們不是為了錢而來的,掙錢有掙錢的地方,這裏是救度人的地方,我們都是自願而來的。我們不但不拿別人的錢,自己還要付出,根據自己的經濟情況,自願拿一些錢出來,因為需要買資料,買光碟,我們發放資料是免費的。人們明白了真相就會做一個好人。我們付出一點時間及金錢都是心甘情願的。」

馮女士感慨的說:「退黨中心資料點,大多數情況下,都是已經退休的老阿姨、老阿公在發資料,他們平均年齡在六十五歲以上,有的七十五歲了。為甚麼不坐在家裏享受天倫之樂,而來這裏發資料?我們心裏很清楚,這是做使他人受益的事。有時,天氣寒風刺骨,我走一步都很艱難,從家中走到退黨中心腳很痛,很艱難的走著,可是我一想到能給可貴的中國人講真相,告訴民眾為甚麼中共迫害法輪功?能讓他們脫離中共邪靈,擁有美好未來,那我何樂而不為呢,也就堅持下來。」

「我們維持這個‘退黨服務中心’,也是克服了很多困難,有的義工曾腰部受過傷,腳痛,有的家庭人口多,家務多,有的需要帶孫子,每個人都克服了困難,堅持在這個崗位上。堅持不容易,也堅持下來了,大家都有一個信念,使明白真相者有一個美好的未來。」

「退黨服務中心」揭露中共邪惡本質

「退黨服務中心」負責人之一易女士談到:「退黨集會在紐約每個月都舉行。中共周永康直接指揮,利用四川地震誣陷法輪功。近日,中共紐約總領事策動肇事者在法拉盛圍攻退黨集會的義工,在退黨集會上,肇事者將‘天佑中華’的牌子撕掉,將中共暴行在美國上演,挑戰美國法制。中共根本不愛中華,不愛中國國土上的人民,它扣壓四川地震預報,貪官導致的‘豆腐渣工程’,還有地震七十二小時黃金時間段遲遲不允許國際援救,使數萬災民喪生。為了轉移民憤,中共在海外煽動仇恨誣陷法輪功。頭腦清晰的人一看就明白,中共又在玩弄它的‘假、惡、鬥’欺人的伎倆。‘退黨服務中心’揭露中共一貫的邪惡本質,這些是中共懼怕的。」

易女士還談到:「退黨服務中心對揭露中共一貫的邪惡本質發揮著重要作用。‘退黨服務中心’不僅僅設在法拉盛,在紐約其它地區也同樣有‘退黨服務中心’,在美國其它城市‘退黨服務中心’也如星羅棋布,而在全球,更是數不勝數,方便越來越多的民眾退出中共惡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