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拿大鬱金香節主辦者向天國樂團公開道歉

|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七日】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二日,「加拿大鬱金香節」主辦單位的主席大衛•拉克斯頓(David Luxton)正式就鬱金香節開幕式上取消天國樂團演出的決定,以及事後對媒體針對該事件的評論公開向天國樂團及全體團員道歉。安省議員表示,代表國際友誼的鬱金香節發生這樣的事件是一種諷刺。共產黨政府在對節日起損害作用,是不可以接受的。

五月二日,由七十名法輪功學員組成的加拿大天國樂團接到在鬱金香節開幕式上表演的邀請後,在現場等候兩小時後被主辦方告知其演出被取消。

公開道歉 再次邀請樂團演出

五月十二日,「加拿大鬱金香節」主席大衛•拉克斯頓(David Luxton)和會長泰瑞•柯克(Teri Kirk)在發布的媒體公告中就一系列的事件公開向天國樂團及其成員道歉,並邀請天國樂團在鬱金香節上繼續演出。

泰瑞•柯克對媒體說:「毫無疑問,我們支持給社會帶來多元化的信仰團體。但是,很不幸,鬱金香節方面在開幕式前做出的決定太輕率了。」鬱金香節市場和金融主任道格•裏托(Doug Little)說:「我對自己(在媒體上)的評論沒有適當的反映天國樂團、法輪功和鬱金香節,感到很抱歉。我真誠的向天國樂團及每位成員道歉。」

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十四日接受採訪時說:「我想他們(以前的)行為是不合適的。道歉是他們應該做的。我已經看見了(中共做的)很多這樣的事情……例如:阻礙新唐人電視台,大紀元也是受害者……不僅是鬱金香節,在世界很多地方也在發生著同樣的事情。希望這種排斥、騷擾、懷疑和歧視不要再發生。」

取悅中使館 拒絕天國樂團

五月二日傍晚,由七十餘名樂手組成的天國樂團應邀來到渥太華主山公園(Major Hills Park)的鬱金香節開幕式上準備演奏。當天,中國大使館作為贊助商也派代表參加了開幕式。參加開幕式的中使館官員有渥太華使館內的「二把手」政治處的黃惠康。

演出前五分鐘左右,鬱金香節主辦者以天國樂團成員制服上有「法輪大法」字樣,不想使中國使館人員感到「不舒服」等為由,措詞激烈的取消了天國樂團當天的演出,並取消了天國樂團在鬱金香節上的所有演出。

據天國樂團成員雷先生說:「活動主辦者接到了一個電話後變得躁怒不安,她說:『我發現你們都是法輪功學員。……中國大使館的人在這,我們不想使他們不高興。你們今天不能演出,如果一定要演的話,就把印有法輪大法標誌的圍巾和外套全部脫下……』。」

樂團的聯絡人張女士說:「我有和主辦方聯絡的全部電郵,申請活動時,我們已經把所有關於天國樂團的資料都發給活動主辦方了。我們的網站上明確寫著:天國樂團的成員都是法輪功學員。五月二日,我們的活動已經在鬱金香節的網上公布了。」

安省議員:自由國家不應聽命於共產政府

對於受到的不公正待遇,天國樂團決定召開新聞發布會澄清事實。事後,加拿大各大主流媒體對該事件進行了報導。

安省議員蘭蒂•西里亞(Randy Hillier)在接受採訪的時候說:「我們很自豪,加拿大是個自由、民主的國家,我們不允許外國共產黨政府命令我們:誰能參加活動。作為一個加拿大人,我感到共產黨政府在影響著我們所做的事情,這讓人感到憤怒。」

作為在紀念二戰期間國際友誼象徵的鬱金香節上發生這樣的事件,西里亞認為是一種「諷刺」。他說:「共產黨政府在對鬱金香節起損害作用,這是不能接受的。」

西里亞先生還表示:「任何一個有知識、有常識的人都會知道法輪大法是非常平和、真誠的,那是我們現在和將來都應該熱忱接受的理念。」

西里亞先生建議鬱金香節主辦方向天國樂團道歉,他說:「當人們做錯事的時候,明智、誠實的人告訴他們,他們做錯了,並鼓勵他們以後做好,這很重要。為做錯的事情道歉,對他們來說至少是應該做得到的。」

民意所向

法輪功學員周露茜接受採訪時說:「道格•裏托在媒體上對法輪功學員的攻擊是沒有根據的。不幸的是,人們沒有機會了解真正發生了甚麼。所以,我們歡迎鬱金香節主辦者的道歉。這是對恢復法輪功學員名譽的一種彌補。我們不希望在加拿大存在歧視某個信仰團體的先例,因為今天是法輪功,明天就可能是其他團體。因為在加拿大──一個自由的國家,堅守這一準則,不受外國邪惡政權的影響是非常重要的。」

儘管道格•裏托在媒體上做出的評論違背事實。《渥太華太陽報》針對此事做的一項民意調查中,仍有百分之六十九的接受調查者認為,鬱金香節組委會不應取消天國樂團的演出。

人們通過互聯網發表觀點,在CBC報導的網友留言中最受推薦的帖子欄目上,一位網友說:「一個團體受迫害,他們的名字就不允許出現在公眾活動中?那麼我想鬱金香節的組織者也不應該邀請黑人、猶太人或土著人了?或者只是邀請他們,但要讓其藏起名字?因為確認他們的身份是在搞政治。」

另一位網友說:「他們並沒有穿著寫有『中國是邪惡』的T恤,他們只是想讚揚自己的信仰。對我來說不是抗議,我們知道法輪功在中國被禁,但不是在加拿大。鬱金香節主辦者的行為才是政治的,因為它讓我們感到法輪功在加拿大也是被禁的。」

國際大赦在事件發生後也專門致函鬱金香節組委會,對組委會的行動和政策提出質疑,並要求組委會對所謂「抗議」給予解釋。

(轉載自大紀元)

http://www.clearwisdom.net/emh/articles/2008/5/18/97418.html
网址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