敗類易騰飛在重慶、貴州等地的情況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二日】

來自重慶的反饋

看了三月二十八日及四月二十八日文章後,我想應該把我了解到的情況補充說明一下。我是重慶市大法弟子,現流離失所在貴州省。

二零零零年,經同修甲介紹我認識了易騰飛(註﹕此特務在重慶市叫易騰飛,在貴州省叫易思恆,在廣州叫易正,在深圳和上海叫楊新正,等等)。當時同修甲說他修的很好。我見他第一面時發現他很愛談自己悟到的與眾不同的法理,學法不深的可能會覺得某些悟法特別,其實有很多問題。比如:他說自己與各地的站長都熟悉,他常發現站長、輔導員之間的矛盾,給他們糾正;又說在師父還未發表出某些經文之前,他早就悟到了……經常去很多省份(特別是當時很多同修跟人走的思想,每每聽到這些不自覺的羨慕他),他還說為了給不同宗教界人士洪法,他也要經常看各個宗教的書,才好找方法去洪法(這明顯偏離師父法中講的,我當時指出了他的不二法門問題)……第二天甲同修說易騰飛晚上和他切磋過色關的事。那些天他晚上常住在甲同修單位分的單身套房裏,甲同修配了鑰匙給他,說他可以隨時去。

不過我知道因其外貌較佳,再加上他很注重修飾自己,是有不少年輕及中年的女學員都喜歡與其相處,我認識一同修乙就與他關係很密切……

後來甲帶他來我家裏,說易騰飛想在我家附近找套房子住,母親很熱心的答應。因當時我家被周圍稱做「功友之家」,常開法會甚麼的。易騰飛很注意自己形像,來時是西裝領帶……一到了就用我家電話不停的給別人打電話。我又請了不少同修來家認識他……他情緒很高,一個人主談。說了很多各地站長的正負各方面小道消息,我們明顯感到他抬高自己的顯示心……當我們問到他的工作情況和家人時,他突然變的有點不自在,只說:「我在重慶市機關政府部門工作,(不提具體部門)……我父母是上海人……」當時我們也覺得有疑問,上班的人哪有時間白天四處跑?在政府機關上班肯定會分配宿舍,何苦在同修家輪流住?還讓我們給他找房子!?

後來我打電話叫當時一輔導員阿姨來我家,她剛一見易騰飛,就說:「小易,你好啊!」易騰飛馬上臉色就變了,而且再不說話了……這個巨大變化每個人看在眼裏。飯後他匆匆離開。我們剩下的人聽阿姨講了很多他的情況,(提到他也叫易思恆,曾長期吃住在重慶市當時的賴站長家。在某國際法會上,易騰飛對一般人他不太理睬,凡是站長級人物他就熱情套近乎。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前他很活躍,七二零一開始易騰飛就失蹤了,沒有任何人見到他。一消失就是一年,二零零零年又頻繁出來活動)

他走後大家集體學經文,師父很多篇經文直點我們每個人的心,我也悟到很多!結果自從那天後,易騰飛再不與我們聯繫了,甲同修那裏也不去了。後來我家電話被監控,常有國安局派的各種人到我家附近「觀察」,也有不明身份的中年男女等人來我所在單位了解我的情況,可笑的是連我參加常人同學會、外出聚餐等,都有人跟蹤……。被我多次直言揭穿,惡人尷尬而走。

我流離失所來貴州後,發現在貴州省很多人認識他,資料中也報導他在監獄裏「絕食」的情況、特別是後來網上有個「一個包夾人員的悔悟」的文章(都是特務自己編造的),更讓很多同修「佩服」他。

不過也有熟悉他的同修說:「他在監獄裏絕食那麼久,他上海的父母怎麼不來接見兒子呀?!」後來聽說只有一個像農民模樣的老頭來監獄看過……再後來證實他在貴州省都勻監獄刑期滿了回家時,是都勻監獄方面的人送他回去的,說他家在重慶很窮的農村。

不久,他又回貴州了。去年我身邊有同修接觸易思恆,說他與其他流離失所(有做資料的)同修在一起,但他沒有做「具體的事情」……然後,我聽有的協調人說易思恆去廣州做生意了。再後來,網上登一消息說他二零零七年九月在廣東被綁架了。現在他的行蹤沒有人知道。

來自東北的反饋

我們看了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八日的《中共特務易騰飛在廣東的情況》一文後,我們馬上向曾與易騰飛有過接觸的同修聯繫,同修上網確認了這個「易騰飛」──「是他!他也叫‘易正’。」

易正曾向人講,他被綁架、關押了七年,曾絕食等壯舉,出獄後,到西藏要建資料點;在那碰了位一百二十歲的活佛喇嘛,他將《轉法輪》書給活佛喇嘛,那喇嘛跪拜接書說:我等神書已一百多年了!易正還對人說,我是捧著金飯碗要飯,我手頭有不少名畫,準備通過同修轉賣出去,賺來錢用於印發真相資料;其還講,我出獄後猛學法……。他讓各地的法輪功學員,介紹他到當地推動正法活動;有人給其介紹對像,那女同修很天真,在惡警已設伏的交流會場上還與人面獸心的「對像」熱聊著。

我們多人曾對易正的「光輝燦爛」的自傳予以佩服與同情:九九年就被惡黨綁架至今(零六年)有七年了,吃苦了,現生活無著落,要資助他些。後來,聽同修幾次講,易正要到東北做名畫生意,要人介紹東北各地的同修。我們覺這易正有些怪,就說:「別叫他到處竄了,現在連他是甚麼地方人,多大年齡,原本甚麼單位、學校都不知,還是叫他回原籍好好做好‘三件事’吧」。

看了《中共特務易騰飛在廣東的情況》一文後,我們多方聯繫,作出如下判斷:去年至少有三起綁架案與易正這中共特務有密切聯繫,即五月九日長春大法弟子的幾十人的交流會被惡警偷襲綁架案;六月二十三日廣州庾瑞君、趙理堂(圖們市)等多名同修被綁架案;七月二十四日上午九時半,北京順義區馬坡派出所惡警們突襲了牙們村財貴小吃點,對邵宇(丹東)、劉貴芳(丹東)、趙景珍(吉林)等五名法輪功學員的綁架案,這些綁架案與易正有著間接或直接聯繫。

其實,極個別的同修在私利與情慾的執著下,在崇拜心的驅使下,為中共特務易正起到了拐棍的作用,他們熱衷於給他當「紅娘」,向各地的同修牽線搭橋介紹絕食「英雄」,他們中,有的稀裏糊塗的成了「囚犯」,有的還模仿易正,成了邪黨綁架法輪功學員的誘餌。

關於特務易騰飛在深圳和上海情況的補充

此特務還曾化名楊新正(小楊)在深圳和上海活動,騙取學員的信任,並把他介紹給很多學員。此人自稱是重慶大學政治系畢業,參加過94年師父辦班。父親是軍隊退休高幹,曾經在蘭州、濟南等軍區工作。

他的表現非常讓人難以識別,因此欺騙了很多學員。2007年9月23日,廣州大量學員被抓後,他也消失了,廣州、深圳的學員還在努力尋找他的消息,據說他還參加過「絕食」(特務製造的假消息)。

請上海、廣州等地的學員提高警惕,此人可能會繼續進行特務活動。關於此特務的詳情見:
http://big5.minghui.org/mh/articles/2008/3/28/175314.html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