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凡的神跡

慶祝「世界法輪大法日」暨師尊傳法十六週年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五月十三日】最近讀到一本國內學者寫的書,書名叫《潛規則:中國歷史中的真實遊戲》,書中提到在安徽渦陽的兩個鎮有數十個村莊在做黑木耳假貨加工,規模之大,頗有一種驚心動魄的壯觀。不過,造假者很「理直氣壯」:「滿世界都是貪官污吏,倚權仗勢巧取豪奪,老百姓弄點假貨賺點錢養家糊口,總比戴著大蓋帽明搶道德多了。」面對這種「堂堂正正」的造假行為,作者竟不知該如何去勸阻,只好自嘲道,「在為人民服務?笑話。毫不利己專門利人?神經病。‘五講四美三熱愛’、爭當‘四有新人’?大傻帽。……我好像出了毛病,或者是我們現在的意識形態出了毛病,很容易就能找到替損人利己的行為辯護的理由,但是卻找不到有力的反對理由。……(如果說他們要)損陰德折陽壽下地獄,這是迷信,傳媒們正在起勁地反對著。反對了,打倒了,然後呢?光天化日之下還剩下甚麼?」

祖宗給我們留傳下來一句做人的警言,就是「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但是,在無神論的中共眼裏,這些都是害人的迷信。批判「因果報應」是中共「崇尚科學,破除迷信」的重要內容。《潛規則》一書的作者說,「如果一報還一報可以延伸到陰間,延伸到死後,這畢竟叫作惡者心裏有點不踏實。如果說這種信念不好,需要批判,那麼,剩下的恐怕將是另外一種無所顧忌的更糟糕的信念:損人利己佔了便宜,不佔白不佔。與人為善吃了虧,虧了也白虧。這是鼓勵害人的信念。如果我們企圖將惡人心裏的最後一點不踏實也鏟除乾淨,卻不能在現實生活中建立遏制惡行的機制,那你到底在幹甚麼?」

是啊,中共在幹甚麼呢?中國社會的亂象,連駐中國的西方記者都有深刻體會。華爾街日報一篇報導指出,大多數中國人現在沒有了信仰,如果說有的話,他們的信仰就是「掙錢」,為了錢,可以無惡不做。記得過去在政治課裏講資本主義如何腐朽沒落時,有一條就是西方的「金錢拜物教」。中國人現在的信仰不正是「金錢拜物教」嗎?

在大陸網絡上有一個很熱烈的話題,討論「甚麼是中國人的道德底線」,這的確很具有諷刺意味。有著五千年文明的中國,號稱禮儀之邦,淪落到今天,人們關注的居然是「道德的底線」了。可見,在中共統治下,特別是這二三十年櫥窗經濟發展之下中國人道德墮落的程度是多麼可怕。

上天給了中國人民一次機會。一九九二年五月十三日,李洪志先生在長春首次把法輪大法傳出。五月十三日,大法傳出的日子,成為了「世界法輪大法日」。法輪大法以「真善忍」為基本原則,讓人身體健康,道德昇華。在這個濁世之中,真善忍的法理,吸引著人們,短短幾年,就有了數千萬修煉者。法輪功不是為了人類社會的道德而傳的,但是,客觀上對於提升這個社會的道德有著巨大的影響力。人們都按照「真善忍」去做,這個社會能沒有誠信嗎?貪污腐敗能這樣泛濫嗎?人與人之間的關係能不變得和諧嗎?

但是,「假惡鬥」的中共容不得「真善忍」。自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日,開始了對法輪功的殘酷迫害

在中共統治下的道德墮落的潮流中,信奉「真善忍」已經是難能可貴,因為很多人真的不相信在這個時代還有人自覺自願按照「真善忍」去做人。那麼,在法輪功被中共當作頭號敵人之後,面對鋪天蓋地的謊言誹謗和暴力鎮壓,法輪功學員還能夠站出來說「不」,敢於揭露中共的邪惡,堅韌不拔的反對這場迫害,那就更是遠遠超出了普通中國人的想像。在很多中國人的印象中,中共是惹不起的,「胳膊擰不過大腿」是很多人的生存哲學。

正如亞瑟•史密斯(一位著名的西方傳教士)一個世紀前所指出的:中國人最缺乏的不是智慧,而是勇氣和正直的純正品性。

今天,法輪功學員在爭取信仰自由的反迫害歷程中,正是展現出了維護道德的勇氣和正直的純正品性。邪不勝正。法輪功修煉者爭取的是自己的信仰權利,客觀上卻能帶給中國人民一種道德人性的復甦,那是中國的希望。那是一群平凡的人在締造著人間的神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