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道路要紮紮實實的走

與新學員交流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七日】在師父正法接近尾聲的今天,陸陸續續的有一大批有緣人走進了大法。這些新學員往往存在一個相同或相近的糊塗認識,以為只要是積極用心的講真相、救度人,就與七二零以前得法的老學員是一樣的了,都屬於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了,到時候自然而然就可以圓滿了、上去了,但卻往往忽視了個人的修煉和心性的提高,反而有一種走了「捷徑」的欣慰、輕快心理。說的白一點,就是對如何把個人修煉與證實法熔在一起體悟不夠、不透,因而在一個一個接踵而來的關難面前,不能從容、坦然面對,甚至造成不必要的損失。我想就此談一點個人的經歷與體會,與新學員們切磋、交流,使我們能夠在修煉的路上走的更平穩些、順當些,同時歡迎老學員們慈悲指正,多多幫助。

我得法之初,心性沒有提高上去,總擔心自己的親屬如果不能被救度,就會被淘汰,所以我不管三七二十一,也沒有通過講真相得到他們的同意,就私下包辦給他們辦了「三退」(現在才知道這樣做是沒有用的)。我的二兒子、兒媳在外地一家大型企業工作,屬於現行體制下那種既得利益階層,中邪黨文化的毒比較深,由於收入尚可,他們還買了一輛二手車,駕駛室裏還弄了一個毛魔頭的水晶玻璃像吊著,整天晃來晃去的,成了我的一塊心病。我給兒子兒媳講了幾次真相,讓他們摘除魔頭象,擺上護身符,他們根本不聽。年前臘月初的一天,我與老伴搭乘他們的車去老家辦事,我坐在副駕馭座位上,那毛魔頭的像就不停的在我眼前盪來盪去的,弄得我暈頭暈腦吐的一塌糊塗。我發正念,也好像不管用,誤以為今天是一場正邪大戰,是對我的考驗。於是我在心裏頭咬了牙,今天一定要滅了這魔頭象。晚上趁他們去親戚家樓上小坐,我把魔頭象弄了下來,甩到垃圾堆裏去了。當時我又動了常人之心,在掛魔頭象的位子上,夾上一張折起來的百元紙幣,心想,若兒子兒媳發現了,有這個作補償總可以了吧?夜晚返程時,駕車的兒子終於發現了,他陡的像變成了另外一個人,兇狠異常,連吼帶罵,威逼我交出魔頭象。開始我以為忍一忍、讓一讓就可以過去了。誰知他魔性大發,不停的狂叫:你不拿出來,老子今天就撞死你!老子全家陪你一塊死(車上有兒子、兒媳、孫女、老伴和我共五人)!他腳下的油門和手中的方向盤就像瘋了一樣,把車子開的幾乎飛起來了,而且是呈「S」型在道路上飆,險象環生。車內的人都被甩的東倒西歪,哭著哀求他冷靜下來,他就是不聽。在這種無法收拾的局面下,我突然想到了應該求師父,於是就不停的叫「師父救我!」誰知兒子聽到後更加狂暴起來,大罵道:「你還念經,老子今天碰死你!」兒子的一句罵倒是提醒了我,我就趕緊在心裏不住的默念「法正乾坤,邪惡全滅!」說來也真是神了,精神已經完全失控的兒子,情緒竟然逐漸平穩了下來。雖然車子仍然開的飛快,但手中的方向盤不再往兩邊扭了,嘴裏也不再亂罵了,此時我才確信兒子剛才是被邪靈附體控制了。把我和老伴送到家後,兒子一家連夜回了他們一百多里外的小家。

事後我與同修們切磋,大家都指出我是執著親情,救人的出發點有偏差(為私),結果被舊勢力鑽了空子,幾乎釀成大禍。這樣不僅沒有達到救度親人的目地,反而使兒子造了口業,把他往反面推了一把。要不是師父慈悲,神力挽救,後果不堪設想。現在我悟到,這與師父一再告誡的講真相不要講高屬於同一理:不能因為怕自己的親人可能被淘汰就性急、莽撞,做出有違常人情理的事情來。如果是一個本來不該被淘汰的生命,卻因為我們「還不是為了他好」,這種「好心」把他往反面推了一把,那麼我們就不是在助師正法、救度眾生,而是在起破壞作用了。

今年中國新年二兒子一家沒有回來過年,也沒有打電話給我拜年。我在心裏盼呀盼呀,總不見電話響。往年過年他們如果不回家來,大年三十夜裏孫女就會給我打電話拜年的。正月初三那天中午,他們一家子去外地拜年時,返程時順路回了一下家,但進門後二兒子仍然冷著臉不理我。我心裏想,只要他們一家子回來了就好了,我這一關也算過去了。誰知因為我心性沒上去,親情執著這一關沒有過好,不算,得重來過(這是我後來悟到的)。晚飯後,兩個兒子把媳婦、孫子、孫女、老伴、客人統統隔在大兒子的家裏休息,他們兩個滿臉通紅、噴著酒氣,敲門進來對我施壓,連吼帶叫罵罵咧咧,又說他們倆現在就去死,孫子孫女都交給我來養。我一看這種不理智的場面,心裏頭似乎明白是邪惡「又來了」。我怕他們對師父不敬造業,連忙把供著師父法像的書房門帶上,自己退到廚房裏坐下來,結印發正念。誰知二兒子不依不饒,強行推開廚房門衝進去,連吼帶叫的拿頭撞牆,撞洗手池子上的大玻璃,用尋死來威脅我。好不容易扯開了,又叫著跑去跳樓,被攔住了,又哭著跪在客廳裏朝我磕頭。大年初三啊,家裏就鬧成這個樣子。按照常人的理,這當然是不吉利。但我想到我是一個修煉人,眼前的這一幕幕都是舊勢力邪惡因素所操控造成的假相在干擾我。於是我放下了常人的各種顧慮、焦躁和面子,放下了對親屬子女後人的親情執著,繼續不動發正念。結果兒子們的情緒慢慢平穩下來,不再鬧了,出去了。

不久,舊勢力又利用我對孫子孫女的親情執著製造魔難,我只是加大力度發正念,清除操控兒子們利用我對孫子、孫女的親情干擾、妨礙我修煉的舊勢力邪惡因素和黑手爛鬼。由於這一次我把握的比較好,家裏的亂象很快就過去了,逐步恢復了平穩、健康的和諧氣氛。

我之所以決定把自己的這一段剔骨剜心的修煉經歷寫出來,是因為我覺的修煉的路得一步步紮紮實實的往前走,心性的提高也不可能速成、取巧、跳級。任何想通過走「捷徑」圓滿的心理,或指望能僥倖過關、一帆風順就能修上去的心理,都不能有,都不能執著。如何多學法、學好法,把個人的修煉和證實法更好的熔在一起,三件事都要做好,可以說是每個新學員的當務之急。

不妥當之處,請同修們慈悲指正。合十!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