發正念犯睏絕不是小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九日】發正念犯睏絕不是小事!這種現象是「主意識不清」在肉身的具體反映。這個問題同修們在《明慧週刊》上不斷的討論,大家對其危害性也都有充份的認識,但是在「做」的方面似乎比較困難,發正念犯睏的現象還是不斷,有的甚至持續很長時間還突破不了。特別是從勞教所,監獄出來的同修,這種現象更為普遍。

下面我談談我是怎麼做的。我無意顯示自己,意在咱們共同提高、共同精進,做一個名符其實的「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更好的助師正法,更好的在各地區乃至整個大陸形成一個圓容不破的整體,以救度更多的眾生,圓滿最後的路、圓滿兌現我們的史前大願!

我也是從黑窩裏走出來的,而且走了彎路。明白過來後,被迫流離失所。剛出來時可以說是一個正念都發不成,特別是夜裏零點的正念,根本就發不成,還不僅僅是犯睏,而是感覺到好像是肉體微觀細胞都在給我搗亂。這種狀態持續近半個月,我非常苦惱,各種方法都用了,但改善不大。當同修來看我時,我把我這種狀態告訴了同修。通過切磋,知道是共產邪靈的干擾(《九評》出來後,也認識到了「黨文化」的因素)。找到了根本問題,關鍵是如何突破。

我的做法很簡單:雙盤打坐、雙手結印,就像發正念前五分鐘的姿勢,嘴裏小聲念:「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一次一個小時。開始時嘴裏小聲念,然後心裏默念,再往後用意念念,慢慢的調動全身細胞和我一塊念。實踐證明(我個人感覺)效果非常好,一次就見效,我堅持了一個星期,徹底突破了那種狀態;《九評》出來後,我認識到了「黨文化」對我修煉方面的干擾,我也是用這種方法突破的;在以後的修煉過程中,當我遇到難以逾越的心性關時,我也是以這種方法為輔助很快就突破了(主要方法是學法向內找)。總之,從零四年底至今,我個人認為,我發正念的狀態還是可以的,基本沒有犯睏的感覺,即使偶而有不對勁的感覺,我不出當天一定抽出時間用這種方法清理我的空間場(特別是肉體微觀細胞的空間場),時刻保持自己的空間場乾乾淨淨、清清亮亮。當然,「修在自己,功在師父」(《轉法輪》),我只是有這種願望,一切都是師父給我做的。(寫到這裏我忽然感覺我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

發正念,是師父給我們安排的三件事之一。堅定的信師信法、堅定的敬師敬法,師父說甚麼我們就義無反顧的做甚麼,拋棄一切人的觀念,心繫眾生、無私無我,還有甚麼能干擾的了我們呢?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