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發正念的一點認識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二日】這個問題同修也都交流過,有很多好的心得。我也就發正念的問題談一點認識,不足的地方請同修指正或補充。

發正念常見的問題是信心不足。這又分兩個方面:一個是對師父和大法的信心不足;一個是對自己信心不足。很多時候我發現自己說信師信法的時候,向內心找一下自己,還是有那麼一點不踏實,好像對師父對大法有一種渺茫的感覺。法理上也知道應該沒有任何條件的相信師尊、相信大法,可是,從內心發出的那一點「懷疑」總是時不時的顯現。和同修交流,我發現這也是比較普遍存在的一個問題。雖說在修煉的過程中,這些人心的反映是正常的,只有不斷的修正自己,不斷的去掉這點不好的東西的時候,自己的層次才能提升。可是,這點反映在發正念時不就成為干擾了嗎?

修煉人對自己信心不足是由對師尊、對大法的相信成度不夠導致的。從一個特定的角度上看,相信師父、相信大法有多少,自己就能做到多少。一個完全相信師父、相信大法的人發正念時就不懷疑自己發出的「正念」是人念,而是純粹的「神念」。而「神念」指揮下的神通就肯定會起作用,也就能夠調動自己更大更多的能力。真正在法上的自信是修煉層次的真實體現。

對「惡人」的「恨」是正念不起作用的又一個大漏。面對著同修被慘痛的迫害,對參與迫害的惡人說一點怨恨之心沒有,對修煉中的人來講也不是一下就能做到的。這點人心更不易覺察,雖然不像常人那樣的痛恨不已,可是只要有就是「漏」,因為修煉的人是沒有對人的怨恨的,哪怕是對無惡不做的惡人。有恨就是一種情的表現,就是一顆骯髒的人心。這顆心不去,舊的法理就在起作用,就在「保護」這些惡人。那麼,「仇恨」心理就必須要修掉。

從另外一個角度看,大法弟子修的是慈悲,是沒有任何個人的東西的,也就是胸懷眾生的,是為了眾生的被救度,是沒有分別心的,對眾生都是一樣的。對一些雖然對大法犯罪,還多少有那麼一點可挽回餘地的「壞人」,大法也一再的給其迷途知返的機會。對這些人的「報應」也是應該的,因為他犯了罪就應該受到相應成度的報應,甚至一些「報應」已經在師父或正神的安排下小之又小了,遭到一點報應也是為了促使其醒悟。所以對這些「壞人」的報應也是必須和應該的。對那些十惡不赦、怙惡不悛的惡人,大法弟子的正念就是要堅定的鏟除。因為大法弟子的慈悲是和宇宙的特性一致的。那些完全背離了宇宙特性的惡人是它們自己在淘汰自己。大法弟子只是在按照宇宙的法理在行事,也是師父給弟子樹立威德的機會。清除它,像清除塵土一樣的把它從宇宙中清理掉。所以對它來講,不是慈悲不慈悲的問題,就是按照宇宙的理把它處理掉就得了。因為大法弟子的一切都是慈悲的體現,所以處理這些亂七八糟的生命的時候,大法弟子照樣是在慈悲的行使著自己的使命。

同修們都有同感,環境寬鬆了,邪惡的因素確實減少了。可是那些十足的惡人咋還不遭報啊?一方面,師父在《大法堅不可摧》中說:「目前所有對大法犯過罪的惡人,在對大法弟子所謂的邪惡考驗中沒有利用價值了的已經開始遭惡報,從現在開始會大量出現。而那些最壞的邪惡之徒將被利用到最後一步,是因為還有大法弟子不斷走出來,邪惡的舊勢力需要利用其繼續考驗大法弟子。這就是為甚麼那些最邪惡的壞人還在逞兇行惡的原因。」這是最主要的一方面。另一方面,可能就是大法弟子的慈悲不足,邪惡及惡人存在的空間恰恰是大法弟子的漏給這些邪惡的生命提供了一點生存的空間。

惡人們為何要死命的維護現在的迫害形勢?因為,大法的環境越寬鬆,走出來的同修越多,它們越失去存在的價值。那麼它們面臨的必然就是淘汰。所以從這個角度上說,大法弟子做好三件事是一致的。大法弟子走向圓滿已成定局,邪惡的徹底淘汰也在隨著大法弟子整體的昇華而在不可逆轉的進行著。那些尚未遭惡報的惡人的存在只是一個時間問題,本質上看也就是一個幻象而已。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