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樣對待師尊關於發正念的慈悲批評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十六日】師尊在《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時說:「全球大法弟子統一在一個時間裏發正念,那個力量是不可限量的。所以每個人哪,都能夠正念很強的對待這件事情,一開始就做的很好的話,可能邪惡現在都沒了。就是因為有許多學員被干擾著,這事那事的干擾著,是做不好的。」

師尊在這段講法中慈悲而嚴肅的指出來了我們存在的不足,看過之後,作為大法弟子我感到很慚愧,也很內疚,沒做好師尊交給我們的發正念這件事,有愧於師尊。

回想起自己發正念一開始確實沒有做好,正念不是太足。比如剛開始發正念時,一次只發十分鐘(五分鐘清理自身,五分鐘發正念),就在這十分鐘的時間裏除了默念口訣以外更多的則是雜念,而且身體還不能達到放鬆,思想在默念,身體也跟著使勁,所以發正念時時常覺的很累,不能很好的掌握要領。處於這樣一種狀態有一段時間。後來大家在一起交流,覺的這樣做達不到清除邪惡的目地,應該增加發正念時間,才能保障有五分鐘時間定住自己。以後我們每次發正念又增加到二十分鐘。就這樣,雖說時間增加了,但有時也是雜念叢生,不能達到很好的除惡效果。

再看看自己,修煉十年了,經常把做好「三件事」講在嘴上,其實幾年來只注意了講真相和學法(其實發正念這方面的法也沒學好)這兩件事,而對看不見摸不著體現在另外空間的發正念而被忽略了,許多學員和我一樣在這方面沒有做好,所以造成了邪惡到目前還存在。特別是某些地區,如天津,長春等,邪惡還非常猖獗,抓捕了不少大法弟子,給整體正法帶來一定的損失和負面影響,這是我們沒有做好師尊交給我們的任務,沒能使邪惡徹底滅盡,從而使邪惡鑽了空子。

學習過師尊在《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我又從新學習了師尊關於「發正念」的一些講法後猛然警醒,認識到了發好正念是多麼的重要。舊勢力它雖然看不見摸不著體現在另外空間,但如果不把另外空間的邪惡除掉,它們就會直接指使世上的惡人對大法弟子行惡。就像師尊給我們消業一樣,師尊把業力從另外空間給我們消掉了,我們身體就沒有「病」了,是一個道理。所以切不可放縱「另外空間」的邪惡。

明白了就趕快改,加強發正念時間和加強發正念的力度,自從學了師尊的《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後,我除了四個整點全球大法弟子發正念外,每個整點向北京地區發正念,徹底解體北京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裏的邪惡生命和黑手爛鬼。後來得知長春數十名大法弟子被抓捕一事,我又把長春地區加入進來,每個整點向北京長春發出強大的正念全面解體邪惡生命和邪惡因素對大法弟子的迫害。同時還根據不同地區不同情況而做。在發正念時「集中精力,頭腦絕對的清醒、理智,念力集中、強大,有搗毀宇宙中一切邪惡的唯我獨尊的氣勢。」(《正念》)

通過一個多月的整點發正念,感覺效果很好,清除邪惡時力度很強,幾乎每次都能把自己定住,輕鬆自如的發正念,越發自身能量場越大,越發邪惡滅盡的越多,越發越有力量,真是得心應手。現在發正念已經成為我生活中的一部份了,不論在做甚麼事,一到整點就停下來先發正念,發完正念再接著做(在特殊情況離不開時,就用意念發)。也不像原來那樣總看點,幹別的事時心裏也惦記著,總怕時間錯過去。現在就不同了,形成習慣了,一到點就知道了,不用分心了。

另外我們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面對師尊的批評都要好好想一想,由於我們沒能做好發正念這件事,邪惡現在還存在,還在繼續行惡,延誤了正法的進程。這不是一個人兩個人的事,是我們整體沒做到位造成的。如果我們每個人都能夠正念很強的對待這件事情,認識到發正念的重要性,都能清理好自己所應該承擔的、負責的空間裏面的邪惡,都能重視起來,抓緊時間把師尊講的不足彌補上去,我想離邪惡滅盡就不遠了。

以上是自己所悟,不妥之處望同修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