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獄中的大法弟子不要承受絕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四日】大法弟子被綁架、勞教、判刑,被非法關押在看守所、教養院、監獄遭受各種形式的迫害,這本身我們就不承認。在這些邪惡聚集的地方,邪惡迫害的手段更加狠毒,這種表現足見邪惡在走向滅絕前的垂死掙扎,大法弟子不可以坐以待斃。

我們怎麼做才能體現出不承認迫害呢?怎麼做才是走師父安排的路呢?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往往採取了絕食的方式,這是事實。採用絕食的同修,以前有的被放出來了,同時失去生命的也不少。現在很多都沒有放出來,而且在被灌食中加重了迫害。隨著正法形勢接近尾聲,法對大法弟子的要求也高了。邪惡在其幾近滅絕的情況下,為了維持其難以持續的迫害,都集中到了看守所、教養院、監獄這些場所了,在這種情況下,被非法關在那裏的大法學員,被關押就絕食,這是不是在自覺不自覺中走著舊勢力安排的路呢?在魔難中,如何能徹底否定這種安排呢?

這更需要大法弟子的理性思考。此時應該用理智、智慧,用師父給我們的佛法神通,正念制止邪惡,而不是一味的以絕食加重迫害。我想,如果我們吃飽了也喝足了,發正念、講清真相、背法,時刻在法上,是不是更符合法對我們的要求呢?

第二九四號《明慧週刊》中有篇《也談絕食》的文章,那個同修說:「我認為這種做法還是沒有走出在舊勢力的迫害中修,沒有走出舊勢力安排的路,不在法上。」他在被非法勞教三年的情況下,沒有絕食,在那裏面該吃就吃,該喝就喝,精神十足的在那裏向世人講清邪黨用謊言毒害世人、用各種殘忍手段迫害大法弟子等事實真相。甚麼判十年八年的,把這些人心都放下,不去想那些,就做他應該做的事情。結果他在那裏被關押四個月後,就被以保外就醫的方式釋放回家。

這個同修用他所正悟到的理和切身經歷,提醒我們從新思考一下:到了看守所、教養院、監獄這些邪惡聚集的場所,大法弟子反迫害的方式難道真的只能停留在絕食嗎?邪惡聚集的地方,也正是阻礙眾生得救的空間場,是需要大法弟子用正念清理的。正如二零零六年六月二十六日明慧編輯部發表的文章《警戒前車之鑑 重視修煉 跟上正法進程》中強調:「對迫害已經發生的地區,讓我們同心把已經發生的迫害反過來當成破除舊勢力安排、揭露邪惡、救度世人的機會,讓邪惡的毀滅性檢驗達不到目地,讓我們共同在法中勇猛精進!」

在魔難中的同修如何能做到這點呢?

自師父《徹底解體邪惡》經文發表後,大法弟子每天都要到這些地方近距離發正念。而現在,既然邪惡把大法弟子集中關在了這裏(當然我們是不承認邪惡的迫害的,是要全盤否定的),我們大法弟子如果能利用這個「條件」,用強大正念反制迫害,徹底鏟除這裏的一切邪惡因素,讓邪惡無處可藏,邪惡還有迫害大法弟子的理由嗎?

如果被關在這裏的同修否定奴役勞動,除了睡覺時間外,就在這裏發正念,講真相、背法不停。如果被關在這裏的大法弟子,都能認識到:在正法進程走到了尾聲的情況下,絕食並非是唯一的反迫害形式,理智清醒的用正念除惡,以更好的救度眾生。如果都能這樣的話,邪惡還敢關大法弟子嗎?

當這些場所的邪惡被大法弟子的正念鏟除的絕盡了,邪惡還能關的住大法弟子嗎?這不就是我們在用正念制止迫害嗎?這不就是我們不再承受迫害了嗎?這不是就在走師父安排的路了嗎?「弟子正念足 師有回天力」(《師徒恩》)。只有走師父安排的路,才是最安全的。

同時,外面的大法弟子整體配合裏邊的大法弟子二十四小時接力發正念全面清除一切邪惡。大法弟子都能這樣做,這樣內外形成堅不可摧的整體,把迫害大法弟子的邪惡場所變成佛法神通戰勝邪惡的正法之場,監獄裏、看守所、教養院的邪惡被全面解體、被徹底清除了,那裏還敢關大法弟子嗎?

這是本人的一點體悟,如有不對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