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法輪功學員金俊傑遭迫害部份事實(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二十日】吉林省法輪功學員金俊傑,兩次被非法勞教共四年,身心遭受慘無人道的折磨,第一次是其母親背回家中的;第二次是被銬著手銬出來的。長期靠家人接濟或在外打工維持生存,生活居無定所,身體始終未得到恢復。


大法弟子金俊傑

到2007年夏,金俊傑身體出現胸悶、氣短、消瘦、吐血等症狀,經多方調整仍未改善。到2008年過年前,已經面色灰白,行走無力,身體瘦弱,體重只有六、七十斤。到醫院檢查確診為肺結核開放期,肺部廣泛結核空洞,現在還在治療階段。

金俊傑,男,現年35歲,朝鮮族,畢業於延邊大學,在吉林省教委國際教育交流中心工作。1999年7月22日,中共邪黨開始迫害大法後,金俊傑到吉林省委上訪,被邪黨操控的公安警察關到長春市警察學校。當時在二道分局非法提審,金俊傑遭受酷刑──蘇秦背劍,即雙手被銬在背後,一手在上,一手在下,將兩個大拇指綁上,使勁拉靠到一起,有二三十分鐘,痛苦異常。

因為堅持信仰,金俊傑被劫持到大廣拘留所非法拘留了十五天。1999年10月14日,金俊傑去北京上訪,被邪黨人員綁架回長春、非法勞教一年。在奮進勞教所受到多種殘酷迫害。邪黨惡人採用各種手段強行所謂的「轉化」,找來一個將近兩米長,不到兩寸寬,一米多高的凳子,讓十幾個人全騎在了凳子上,雙腳離地,邪惡的管這叫「騎木馬」。這是一種地地道道的酷刑,那種疼痛的滋味無法形容,很快屁股全硌壞了。當時是2000年7月下旬,異常炎熱,大家前胸擠著後背,喘不過氣來,兩眼直冒火星,而且時間延長到深夜三點。邪黨人員看還達不到「轉化」的目的,就把鋁合金門窗全部關嚴,當時屋裏非常熱,口稱「送溫暖」。

2000年10月份,金俊傑和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全體絕食反迫害。他在奮進勞教所被延期關押了七個月。

2001年3月,金俊傑被轉入朝陽溝勞教所。所長王延偉、二大隊隊長楊光都非常邪惡,當時每天都能聽到法輪功學員被毒打的慘叫聲。惡警們將8號鐵線捆成棍(約有小指頭粗細),將金俊傑按趴在地下,從頸部以下抽到腳。在吃飯之前,犯人踹他肚子,導致他不能吃飯,噁心……。

金俊傑身體被折磨的體重只剩40公斤。5月18日,二大隊的惡警指使刑事犯李付臣迫害他。以後每天七點,惡犯李付臣用籐條毒打金俊傑,他的手和腳每天都要被打幾十籐條,手腳被打的像饅頭一樣青腫,在班上不允許吐。犯人班長孫繼明也罵他、折磨他。最後,金俊傑被折磨的去食堂吃飯都走不動了,晚上下不了床。二大隊惡警怕他死了,將他送到醫院看病,醫生說他有生命危險,晚上輪流看護。上報所裏,所裏怕他出現生命危險,又上報司法局,一個處長一看這樣就批准解除了他的勞教。當時惡警說送金俊傑去醫院住院治療,實際上二大隊通知他的家人把他領回去了,就這樣推出大門不管了。

2001年6、7月份,家人來接時,金俊傑已不能行走,是被其母親背回家中的。

2001年9月份,金俊傑在家中又被警察綁架到龍井看守所,15天之後又被非法勞教兩年,轉押到延吉勞教所,兩三個月後轉到九台飲馬河勞教所,被非法關押了兩年零八個月,期間遭受慘無人道的折磨。

2002年3月5日長春電視插播後,所有被關押的法輪功學員都被酷刑折磨,金俊傑被四、五根電棍同時電擊面部、胸部和四肢。面對殘酷的大面積的迫害,金俊傑和其他幾位同修一同反迫害。2003年8月法輪功學員金俊傑制止邪惡之徒放誹謗大法的錄像,被長期關小號迫害。

在被非法超期關押期間,中共邪惡之徒逼迫他轉化,強迫按手印。金俊傑絕食抗議,被關進小號、每天灌食折磨。姓王的醫生將金俊傑四肢捆綁起來,強行灌濃鹽水,使人重度飢渴從而飲水,但對身體造成嚴重損害。

家人為了營救金俊傑,往返於市公安局和市司法機關。2004年5月,在金俊傑絕食四十九天後,家人接回他的時候,他雙手被銬著手銬,頭上有血跡。

2006年3月,金俊傑到省教委申請恢復工作,遭到拒絕。金俊傑99年被非法拘留後,原單位吉林省教委就將其開除。金俊傑只是無數遭受迫害的一個。邪黨迫害法輪功學員九年,至今迫害仍在繼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