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教師自述在株洲白馬壟女子勞教所遭受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八日】二零零五年十二月的一個晚上十點多鐘,我家突然被國安團團圍住,直到第二天下午惡警奪門而入,將我綁架到西區公安分局,審訊了幾個小時毫無結果,隨後把我送到市看守所關押了一個多月,而後又送臭名昭著的株洲白馬壟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一年。這一年的牢獄生活,使我看清了中共邪黨假、惡、鬥的醜惡偽善面孔,見到了株洲白馬壟女子勞教所這個人間地獄的真實慘狀。

在白馬壟勞教所,開始我被關在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七大隊二分隊(凡新來的法輪功學員就關在這裏進行洗腦,有的被所謂的「轉化」後又正過來的就關在夾控房。)二隊在樓上,樓下為一隊,是嚴管隊,三隊是攻堅隊。我在二隊每天被兩個猶大「看護」,時時在你耳邊嘮叨糾纏不停,她們還時時要向幹警彙報並遭訓斥。不管她們怎麼說、怎麼怨,我就是心不動,時時記住師父經文中寫的老子的這句話「人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後來中隊長龍麗雲把我叫去訓了兩次,其他幹警輪流訓斥我。我堅定不動,迫害變本加厲,她們竟然把我送到所謂的「攻堅隊」,隊長史永青不聽真相,反而把我送到迫害最嚴重的一號房間,到一號房間,我就被強制站在只能放一雙腳的瓷磚上,我一動就出格,一出格冷不防就是一頓拳打腳踢,突然間一杯冷水或一口口水吐來,惡徒一天二十四小時不停的對我進行迫害,我總是用善來感化她們,如頭一天晚上夾控值班監控我,我站累了腳動了一下,夾控一腳朝我腹部踢來,瞬間她突然倒地大喊大叫(我知道師父在保護我,不然這一腳連命都沒了。)我看她痛得哇哇叫,我連忙扶起她,問她傷在哪裏,我又幫她整理衣服,她瞪大眼望了我一下,從此以後我再也沒見過她。不管她們如何咒罵我,我總是面帶微笑。一天史永青突然對我說,你有甚麼事值得笑的?一個吸毒人渣接著說:你要笑,我會讓你笑個飽。我知道她們甚麼事都幹得出,不可能體會到修煉者的慈悲善良。由於我不配合,夾控更懷恨在心,就連放杯子、洗碗、走路的快慢都會挨打挨踢。接下來她們叫我蹲,蹲的姿勢奇特,我蹲不了,時刻往地下倒,她們就對我拳打腳踢,甚至跪在我身上朝頭部、腰部、背部多處踩打,全身青一塊紫一塊,就這樣我被整的死去活來。然而我沒有悲傷,沒有眼淚,我只為她們做出這種傷天害理的事嘆息,還有一點良知的幹警們,你們醒醒吧,善有善報惡有惡報,不是不報時候未到,這是天理。

一次考試中有幾道題是誣蔑法輪功的,我們拒絕做,於是被罰站一天後,惡警竟然還把我送到嚴管隊也是攻堅隊,為了讓我在七月二十日前所謂的「轉化」,她們採取各種手段迫害我,如二十四小時不准睡覺,不准洗澡,不准漱口,不准洗臉,不准大小便,就連吃飯的碗也不准洗,整天蹲站在牆角邊,蹲站時還要把手平肩向前立著,三個人輪流折磨,看誰使出的花招手段狠毒陰險就採用那種手段迫害我。一次一個流氓突然把我的衣服剝光全身亂摸,遭到我的痛斥,她居然說:你不知道吧,我就是流氓,我就是同性戀者。我感到極其噁心,我求師尊幫我驅趕這惡魔,她還在我身上寫下了侮辱師父、侮辱大法的字。我想由於我平時做得不好才會被魔鑽空子,我痛哭了起來,每次不是師父救我,我已不在人世了。

惡徒除了白天折磨我外,每到晚上深更半夜總有人毒打我一頓,她們毒癮一發作就在我身上發洩。一次一個夾控為了減刑(惡警騙她們的)她邊打邊問:法輪大法還好吧?我說: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她的拳頭像雨點似的打來,並說:法輪大法好呀,你說好,我不怕打死你,打到你說法輪功不好為止,我去抵命。她不停的打,我不停的喊,她手也紫了腫了,臉也像豬肝色才罷手。這時我的牙齒打鬆了,其中一個往外突出,滿口是血,我的頭、臉發腫,腿也疼痛難忍,腳被踩得無皮露出紅肉、骨頭突出。以後惡徒為了要轉化我,採取更卑鄙的手段,如幾個人把我夾到一間封閉的雜屋(也叫刑房),由惡警唐格麗指揮五個人兇神惡煞的站著,我悟到這是生與死、正與邪的大較量,我質問她們,你們要幹甚麼?她們說叫你寫保證、決裂。我發正念求師父,還對師父說:弟子好想看到法正人間的一天,弟子圓滿的一天,是弟子有漏被邪惡鑽了空子總是迫害不停,我可能先走了,是她們把我整死的,絕非本願。於是我一頭栽在地下,我說:今天就與你們決裂到底。此時在惡警唐格麗的指揮下,拖的拖腳,抓的抓手,抓腳的用鋼針扎腳底,抓手的將我的胳膊往背後一拐,痛得全身像散架一樣,她們跪在我身上使勁猛打,邊打邊說:你想死沒那麼容易,我們叫你生不如死。我說:你們這樣殘酷迫害我,只要我還有一口氣就要告你們。惡警唐格麗說:誰打你呀,誰看見了?我們沒打你呀。滿嘴流氓腔,多卑鄙呀!真是令人難以置信!另一個還說打死你法輪功又不犯法。

為了掩蓋罪責,她們在開水瓶中放了甚麼藥物強迫我喝,由於長期不准我洗臉、漱口,實在難以忍受,我就用這瓶中開水洗了一把臉和手,傷勢一下好了,我也覺得奇怪。可眼睛視物一直模糊不清,便血不止。此時我已骨瘦如柴,在師父的保護下總算挺過來了。

我身為一個老師,堅持信仰,聽師父的教誨老老實實做一個好人,無緣無故受到如此莫大的侮辱、毒打,身心上的摧殘使我很痛心,還不知有多少同修遭到比我更慘的迫害,我不能消極承受,哪怕失去生命也要站出來曝光邪惡,講出真相,不許再有類似事件發生。由於我的行動受到限制,不能接觸任何人,我急書上述事實揭露白馬壟勞教所對我的迫害,遞給了七大隊。此時我已做好一切思想準備,去留由師父安排了。「邪惡是怕曝光的」,能容忍邪惡這樣肆無忌憚的迫害下去嗎?一定要站出來反迫害。當我交上這份材料時,邪惡之徒驚恐萬狀,為掩蓋她們的罪惡事實,表面給兩個夾控加刑處理,其實是以假亂真欺騙善良的修煉者,企圖加重對我的迫害,挑起其他夾控來威脅我,手段更陰毒,多次逼我收回材料,否則就是加刑又送嚴管隊……我全盤否定它,堅決不答應。在師父的呵護下我終於提前回家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