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南母女三人八年輪番多次被非法判刑、勞教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一月十一日】湖南省株洲市茶陵縣一善良儉樸的四口之家,在一九九九年七月中共江澤民集團迫害法輪功後:丈夫離世,母女三人堅持修煉法輪功「真、善、忍」,輪番多次被非法判刑、勞教,有時在同一個監獄、勞教所遭受迫害。二零零七年十月份,母女三人同在白馬壟勞教所遭受迫害。

母親劉永芬:湖南省株洲市茶陵縣湘東鐵礦退休職工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至二零零四年十二月,被非法判刑四年,湖南省株洲市荷塘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參與迫害;
二零零五年五月至二零零七年一月,被非法勞教二年;
二零零七年九月至今,被非法勞教。

女兒劉春琴:湖南省衡陽市軋鋼廠職工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至二零零一年八月,被非法關押八個月,湖南省衡陽市珠暉區國保大隊參與迫害;
二零零二年九月至二零零六年九月,被非法判刑四年,湖南省株洲市荷塘區公安分局國保大隊參與迫害;
二零零六年十一月-二零零七年十二月,被非法勞教一年。

女兒劉雪琴:湖南省株洲市商業銀行職工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被非法拘留半個月;
二零零五年四月-二零零六年七月,被非法勞教一年零三個月(延期三個月);
二零零七年四月至今,被非法勞教,湖南省株洲市石峰區國保大隊,株洲北區國保大隊共同參與迫害。


湘東鐵礦退休職工劉永芬,為人善良儉樸,兩個女兒劉春琴與劉雪琴也都如母親般純樸善良,母女三人都是法輪功修煉者。劉永芬的丈夫劉英萼於一九九九年三月也走入了修煉。遵循法輪大法倡導的「真、善、忍」,四口之家沐浴著祥和與寧靜。

劉家的生活,隨著一九九九年中共邪黨對法輪功的鎮壓,平靜不復。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劉永芬與小女兒劉雪琴到北京為法輪功上訪,遭遣返後,劉永芬被關入看守所,雪琴則被非法關押在株洲市拘留所半個月。之後,雪琴長期被所在單位株洲市商業銀行監控,每逢節假日就被強行從家中帶走、軟禁,並被強行扣款。

儘管如此,她們心底那份返本歸真的渴望,在強權下也從沒有泯滅過。頂著如山的壓力,母女三人依然堅定修煉。

二零零零年十二月,因張貼法輪功真相傳單,劉永芬被非法判刑四年,被投入湖南省女子監獄。同年十二月,大女兒春琴也因去北京上訪被非法關押八個月。二零零二年九月,春琴被非法判刑四年,母女倆被關入同一所監獄。

丈夫劉英萼修煉法輪功前,已是前列腺癌晚期,被醫生告知來日無多。一九九九年三月,劉英萼走入修煉,法輪功的神奇功效使劉英萼脫胎換骨,病情逐漸好轉。但四個月後,中共邪黨政府開始打壓法輪功,面對身邊最親的親人幾次三番被抓、被關,經歷過文革之痛的劉英萼害怕再受迫害,違心的放棄了修煉。隨後,劉英萼的病情逐漸惡化。在妻子劉永芬與大女兒劉春琴被非法判刑後,當地的一些公安人員仍不斷打來電話騷擾,甚至還跑到家中恐嚇。沉重的壓力下,劉英萼的病情越來越重,到後來行走都很困難,在這種情況下,株洲市「610」的不法人員仍不顧父女的哀求,強行把劉雪琴綁架到洗腦班,丟下生活幾乎不能自理的劉英萼一人在家。直到臨死,劉英萼都沒有再見妻子與大女兒一面。

經過四年的牢獄折磨,劉永芬零四年十二月回到家中。回來不到半年,零五年五月劉永芬再次被抓,這次被非法勞教兩年。同年四月,小女兒雪琴被非法勞教一年,後延期三個月。母女二人同被關在株洲白馬壟勞教所。劉永芬曾經被勞教所惡警龍利雲和唐璐雲等體罰站到腿腫至腰部。

零六年十一月,大女兒春琴被劫持到白馬壟勞教所。零七年四月小女兒雪琴也再次被非法劫持到白馬壟勞教所至今。

零七年九月,從勞教所回來僅八個月的劉永芬被單位茶陵縣湘東鐵礦以調整工資為名從家中叫走後,至今也沒回家──她再次被投入白馬壟勞教所。

只為堅持修煉「真善忍」,只為做一個好人,一家四口被迫害的家破人亡。至今,劉永芬的單位,株洲茶陵縣湘東鐵礦至今不肯發放她的退休工資;劉雪琴的丈夫失業,守著四歲的幼女艱難度日。


講真相電話:
湖南省株洲茶陵縣湘東鐵礦退休辦: 0733-5306516, 0733-5306533
衡陽軋鋼廠 保衛科:0734-3130056;辦公室:0734-8358819
株洲市商業銀行 0733-221300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