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 圓容整體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十六日】師尊講:「過去我們無論做任何事情,大家都在想:我要怎麼樣學好法,我怎麼樣為大法做工作,我怎麼樣能夠提高,我怎麼樣能夠做的更好;總感覺是在學大法,而不是身在大法當中的一員。經過了這一年以後,我發現大家完全變了,你們沒有了原來的那種想法。無論為大法做甚麼,無論你在幹甚麼,你們都把自己擺到大法當中,沒有原來的那種我想要為大法幹點甚麼、我想要如何提高。無論你們做甚麼,都沒有去想自己是在為大法做甚麼、應該怎麼樣去為大法做、我怎麼樣能夠為這個法做好,都把自己擺在大法當中,你就像大法中的一個粒子一樣,無論幹甚麼自己就應該那樣做。」(《導航》〈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

我一直認為我最大的問題就在一個「我」上,但對於這個「我」還是一個感性認識,怎樣才能從理性上,從內心認識到這個自我。通過最近遇到的一些事,使我對這個問題有了一個初步認識。

本地一位協調人一直做的很好,主動幫助別人,真相講的也好,正念也強。不知不覺她成了我修煉的依靠。有甚麼問題我不是用法衡量,雖表面上是說和正念強的同修切磋,實際上就是有一顆學人不學法的心和向外找的心。

前一陣,在一些同修中流傳不要再和她接觸,她和特務有來往等等。聽到傳言後,我便和這位協調人切磋,由於我們不同的認識,我們發生了激烈的爭論,大家不歡而散。

回來後,我翻開師父的新經文,「如果把眼睛都盯在負責人那兒,大家都去幫他修忘記了自己也是修煉人也不行,而且矛盾會越來越多,因為你在向外看、向外找。」(《二零零七年紐約法會講法》)原來我在盯著別人看,沒修自己。讓別人認同自己的認識強調自己的認識不就是執著自我嗎?這不是在強烈的證實自己說的對嗎?當我把這顆心找到,那位協調人也看到了自己的不足。

我們之間的關係由僵持開始向良性方面發展。可邪惡因素不願就此放手,隨著傳言的不斷升級,同修們與協調人之間的間隔明顯加大,表現為同修們整體配合做事受到干擾。這時,我認識到,這是邪惡在利用我們沒去的人心在同修間製造間隔,不讓我們形成整體,它好有地方呆,幹壞事。

我和另一同修認識到後,發出強大正念,無論如何,不允許邪惡在大法弟子間製造間隔,解體所有參與製造間隔的亂神、黑手。這時,師父給我們安排整體配合的機會,到一位突然出現嚴重病業的同修家與他一起學法,交流,發正念。大約三個小時,該同修病痛消失。這使我更加堅定了,用正念對待整體互相配合中的問題的信心。

隨著我們不斷的在法上認識,持續發正念,邪惡的傳言越來越沒有聲息,直到間隔消除。在這過程中遇到難聽的話,用法約束這顆心就能過的去。在去掉證實自我這顆心時還真是剜心透骨。但在去掉這顆心後,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再想執著一下自我,發現那個東西沒有了,想不起來了,也許是物質去掉了吧。

這只是我現在對去掉自我,去掉證實自我,圓容整體的一點體會。其實在正法修煉這條路上,每一步都離不開師尊的照看與呵護。

如有不妥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