放下自我、主動交心是消除間隔的關鍵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九日】我身邊幾名同修和另外幾名同修形成間隔已有多年,主要原因是對方和開天目同修來往頻繁密切,悟出一些東西不在法上,講真相救度眾生也不精進(這只是我的看法)。開天目同修每次來時,我心裏總是生出一種警覺:同修呀,千萬別悟歪了。在一起交流時,我總是先發言,談如何講真相和三退的體會,滔滔不絕,似乎只有我做的最正。當對方提出不同看法和認識時,我總是憋不住敲打幾句:「這在法上麼?這在法上麼?」甚至有時搞的不歡而散。心裏覺得對方離法越來越遠。

這種狀態持續了好多年,以至影響了我們整個地區大法弟子之間的溝通與合作。外地個別同修也知道我們地區大法弟子中有兩種不同認識和狀態,但誰也說服不了誰,一天天,一年年,間隔越來越大。同修之間經常議論的是:某某某又說了甚麼;某某某又在搞甚麼新花樣……始終形成不了一個整體。有時我想,只要在大法中修,師父有的是辦法改變他們。總有一天這些人會回頭的。

有幾次,在煉功時,面對師父的法像,想起同修沒有跟上正法進程的狀態,我不由心酸流淚。我在心裏默默的跟師父說:「師父,這些同修不完了麼,當正法結束時,他們怎麼辦?怎麼辦?」之後,我又向明慧反映情況。就這樣,我一直想改變對方,結果間隔卻越來越大。

看了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後,對我震動很大。我心裏很酸,對照師父的講法,我悟到自己差距太大了,我想,是該去這個心和改變這種狀態的時候了。這時,我開始認真嚴肅的找自己。發現這些年對同修的怨恨和指責都是在衡量對方和修對方,並沒有在這種狀態中修自己。用維護大法的心做掩蓋而沒有提高上來。記得有一次,開天目同修又來了,當時二、三十人,我覺得這是一次糾正大家在法上走正的好機會。於是,談了許多自己是怎樣講真相做三退的體會,意在引導大家跟上正法進程。當時幾十人就都聽我一個人講,大家都靜靜的看著我,我想,你們為啥不講?是因為你們沒做啥,講不出來。有一種在人之上和唯我獨尊的歡喜和顯示狀態。

這種狀態能帶到天上和佛道神爭鬥麼?我在冷靜的找自己的時候,一下子看到了問題的關鍵恰恰是自己:證實自己,表現自己,強調自己,顯示自己。這顆心還小麼?看到這些問題後,我一下子似乎明白了許多和提高了許多。發正念時加上強烈的一念:鏟除我和同修的間隔,讓自己內心那些不舒服的因素徹底解體。尤其是過年前後,我又一次學習了師父在國外的部份講法。心裏亮堂了許多。師父說:「習慣上總是看別人的不足,從來不重視看自己,別人修好了你又怎麼樣?師父不是盼你在修好嗎?你為甚麼不接受意見老去看著別人?卻不向內修、找自己呢?」「每個人都在走自己的路,我們不能用自己的觀念強加於別人。有了問題呢不要去說誰對和誰不對,問題出現大家要互相幫助,想辦法解決。」(《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在不斷找自己中,我的境界有了很大的突破和提高,以往把對方看重的那些事,在眼前變的越來越小,比重越來越輕,怨恨越來越淡。當我周圍同修再談起對方的一些「不足」的表現時,我立即強調說:「修自己!一定要修自己!要多看對方的好處。對方即便是常人,我們也要慈悲他啊。何況他是我們珍貴的同修。」我的改變也影響了周圍的同修。

在放下自我後,我覺得還應該往前再邁一步:找他們面談。我抱著一個真誠和善的心主動找他們交談(這是我想了很久的事情),我想我必須邁出這一步。在這個問題上我必須要達到師父所要求的標準,不能再讓師父操心。於是,我首先找到甲和乙。在談了許許多多之後,我說:「過去,我一直認為你們錯了,不在法上,一直在向外看,假如說你們真的錯了,我做到了像師父說的那樣用洪大的慈悲去寬容你們和理解你們麼?這些年總是怨怨怨,不是像師父說的那樣多看人家好處,少看人家不好處。眼睛總是盯住你們那點人的東西不放。幾年啦,總是這個狀態……。」

同修甲說:「我知道這些年你總是擔心我們落下,其實,有些事不是你看到的那樣。生命的不同來源之處有不同的特點,在人間表現肯定不一樣。就拿講真相來說,你是直來直去的講,我是智慧的講。只要有機會和場所我就講幾句。我敢說,當正法結束時,我做了我該做的……。」和甲同修相識十多年,今天才有更深層的了解。我心裏感到很熱乎。有一種說不出來的滋味。

「是啊,我們在自己的環境中做好師父要求做好的三件事,就是一個合格的弟子。不可能每個人都一樣。」這時乙同修接著說。「我的店員都知道大法好,惡黨壞。有的已經開始看師父的講法錄像。當同修有困難時,我們總是默默的在幫助。」並且講了幾個感人的事例……

正在交流時,丙同修來了(他是我曾經意見最大的一個)。我在誠懇談出過去我對他們一些觀念上的認識和現在改變的認識後,丙同修十分感慨。「其實這些年,我們三件事一直做的比較穩,也很充實。不像你過去的看法那樣。如果你想改變我,而我又想改變你,其結果不但誰也沒改變誰,反而隔閡越來越大。」接著,他舉了許多講真相三退的小例子。在聽他講期間,我忽然覺得,他這些年一直在心裏理解我、原諒我和寬容我。在一些事情的認識上不直接和我頂,他祥和的表情和心態使我很受感染。他說:「我從沒想過自己將來在多高位置,一切有師父安排。作為弟子一定做好該做的。我成立了一個小廠,不是想多掙錢改善生活,我的生活很簡單。而是想有一個更多接觸世人的機會能救度他們。」他的話打開了我許多心結。

既然同修做的這麼好,那麼為甚麼我(包括我周圍部份同修)對他們看法那麼大呢?靜心思考有幾個方面:

一、學法不紮實,沒有無條件的找自己,找自己。其實,師父的法講的很透,只是我們在學法時不對照自己。而是用法去衡量別人,這是修煉人之大忌啊。

二、常常把一些雞毛蒜皮的小事放大看。而這種假相又不是對方的實質。看了後再跟別人講,不修口而導致影響越來越大。不是像師父說的那樣,遇事先找自己,然後善心幫助別人。對同修缺少真誠善良和寬容。(這是一種境界)

三、總是固守人的觀念不想改變。其實,師父也多次講過,同修之間意見不一致時可經常交交心。然而,我總是難以邁出這一步。

當我和同修們交流後,感覺心裏很輕鬆。有一種境界昇華的徹悟感。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