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父早就叫我們神起來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四月十二日】師父在《轉法輪》中告訴我們:「真正修煉的時候,剛一進去就會出現很多功能,你已經進入那麼高的層次了,所以功能是相當多的。」我們為甚麼不用呢?《明慧週刊》〈不入低層思維〉一文中也點到了,文章指出:「講真相救人的方式與經驗豐富,並不能代替正念與功能的作用,……如何從人做大法事的狀態儘快昇華到‘走在神路上的人’的做事狀態,這是儘快結束迫害、最大限度救度眾生的關鍵」。我認為這確是大法弟子當前應該重視、應該突破、應該昇華的關鍵問題。因為師父早就把我們的功能打開了,告訴了我們要重視發正念,如何發正念,如何運用功能,而且還不只一次要求我們這些走在神路上的人要神起來。

師父在二零零二年發表經文《正念》中要求我們:「為了減少損失,為了救度眾生,發揮大法弟子強大的正念吧!顯出你們的威德吧!」我悟到:如何運用功能抵制邪惡、救度眾生,是大法弟子展現法的威力和大法弟子尊嚴必須採取的救人方式。大法弟子每個人都有這樣的能力,在這方面我身有體悟。

二零零五年,我經歷過一件事情,當時覺得咋這麼巧?後來逐漸在法理上提高,認識到這就是大法弟子正念的作用。事情是這樣的:二零零五年上半年,我到監獄去看兒子時,我用意念對兒子說:「你要正念正行。」(因惡警在場監視,不能直白的講話。)返回後第二天,獄警來電話告訴我說:「你兒子不吃飯了。」

當晚十二點發正念後,我與兒子溝通,用意念對兒子說:「你別不吃飯呀!不給他們幹活就行了。」第三天,獄警又來電話說:「你兒子吃飯了,可是他不幹活了。」

晚上,我又發正念:大法弟子都不該幹,不能受他們奴役。第四天,獄警又來電話說:「你兒子帶頭不幹活,下月會見時,你們就別來了,來了也不讓見。」可是,他說了不算,我有師父,有法中修出的功能,下月照樣會見。

從此以後,不斷給監獄講真相、寫信,這個監獄裏,堅定的大法弟子都不幹活了,作息時間自己定,照常煉功、學法看書、抄法,並完成了手抄《轉法輪》。這充份體現了大法的威力,大法弟子的尊嚴與威德。

由此我想:如果我們大陸大法弟子在正法中都能如意運用功能,營救中,調動被關押大法弟子的潛能,有的功能強、層次高的,還可使身體大小發生變化或遁入另外空間,那麼監獄的鐵門、高牆、手銬等對大法弟子還管用嗎?邪惡早就嚇的消身遁形了。

如果大法弟子整體提高,正念十足,功能運用隨意時,那該是怎樣震撼人心的殊勝景象啊!大法救度眾生開創新宇和大法弟子助師正法、救度世人的偉大壯舉將再造輝煌、千古流芳。其實只要大法弟子百分之百的信師信法,正念十足,就會展現神跡。

還有一件近期的事,同展此理。事情發生在2007年11月,事情是這樣的:我地區有位同修,家有電腦及打印機,被惡人綁架到看守所後,同修們發正念營救期間,其弟弟(也是同修)來到我家,談到營救之事。我想直接去要人,一旦話沒說透(因為邪惡機構人多時,不易講透真相)會有副作用,所以還是寫信較好。

我就給市政法委、公安局、派出所及街道寫信,已寫了二稿,但考慮寫信太慢乾脆發正念吧!於是我與兒子及同修們商定,除全球整點發正念外,我們每天又增加次數和延長發正念時間。期間同修的十幾位親屬及全市大法弟子同發正念,直接針對本地區關押大法弟子的責任人發正念,用意念告知政法委書記、主任、公安局、派出所、街道等涉案責任人:大法弟子是救人的,你感謝還來不及呢,不能迫害,誰迫害誰有罪。電腦是救人的法器,不允許損毀,不允許任何生命給大法弟子定罪。立即清醒,趕快放人,無條件放人。

當我們連續三天高密度發正念後(每次50─60分鐘),人就回來了,是派出所送回來的(按常理37天到期)。正念的作用確實是不可忽視,且起了決定作用的。

當我們運用功能發正念營救同修時,在人這兒是平靜的,可在另外空間卻是激烈的正邪大戰。我們用功能控制了常人中責任人的大腦,消滅了利用他們的舊勢力邪惡因素,使責任人按照大法弟子的意念辦事,立即釋放被關押的大法弟子。這就是大法的威力,大法弟子正念的作用。

試想:如果從現在開始,全世界大法弟子都能自覺的共同運用正念、神通,真切的展現大法的威德及大法弟子的慈悲偉大,大法弟子就真的神起來了。

因層次有限,望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