吉林省黑嘴子勞教所對我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八日】2007年4月3日上午我到一名大法弟子家串門,在中午11點多鐘縣國保大隊長宋學娟帶領7、8個惡警闖入該大法弟子家非法搜查,把大法書及經文非法抄走,並把我和這位大法弟子非法抓捕到國保大隊。在國保大隊宋學娟和一男惡警對我進行非法審問,兩個多小時後他們知道我家住址,由第二派出所片警梁小文帶領國保大隊7、8個人到我家非法抄家,大法書和經文全部搶走。之後我和這名大法弟子被非法拘留15天,後又轉看守所非法關押一個月後將我非法勞教一年半,押送到長春黑嘴子勞教所。

在黑嘴子勞教所我被分配到三大隊,有一個叫申大隊的在外面找兩個幫教給我做所謂的「轉化」,每天逼迫我接受洗腦、看污衊大法的光碟,不讓睡覺、不讓坐,因長期罰站我的小肚子經常脹痛,這樣折磨我半個多月,我堅決不決裂大法。有一天孫佳(管教)把我叫到管教室,她氣急敗壞的連喊帶叫的罵了我兩個多小時,然後把我嚴管一週,不讓上食堂吃飯,下隊勞動,繼續隔離,派包夾監視限制行動自由。

八月二十日早上我看師父講法,被金管教發現沒收,之後我跟臧麗(管教)要,她不給。我十分痛心:把師父的經文損失了。我開始罷工,申大隊找我談話問我為甚麼不幹活,我說因以前我患有肺結核、胸膜炎等多種疾病全是學法輪功後煉好的,大法是我的命,你不還我大法我不能幹活,申大隊聽後氣急敗壞的罵我滾。緊接著臧麗(管教)把我叫到管教室,當時孫佳也在場,因為我不配合她們,臧管教大發雷霆,用拳頭打我的頭部,用腳踢、擊打我全身還不解氣,又用電棍電遍全身(包括陰部),右上胸電的破皮。我被打的遍體鱗傷,大隊長席某說你回到車間必須完成生產任務,不許和學員說我們打你的事,晚上整個三大隊同修紛紛寫勸善信制止管教打人。

第二天臧管教把我叫到管教室,追問我回去的事,在她的逼問下我心跳過速,渾身哆嗦還抽。回到車間後我給所領導寫信揭露她們對我的迫害,有一天在食堂我看到田所長,我就把信交給她,她知道是舉報信後拒收。我又把信交給申大隊,申大隊看完後把我叫到管教室,在管教室我又犯病了,她們還給我加期兩個月。大法弟子們知道後,於八月下旬三大隊全體罷工,震懾整個勞教所,她們嚇得上下出動,所裏對外不許合餐,不許接見,怕走漏風聲,對我們嚴加看管,逼迫寫保證書。把堅定的大法弟子關小號、上抻床、加期,李亞娟上抻床一週腰部受傷還逼迫她走路。臧管教打我嘴巴子,打的嘴角流血當時我又犯病了,申大隊和臧管教逼我到車間幹活,幹的全是髒活累活還給我加班加點,經過一個多月的時間,由於過度勞累我以前的肺結核等病全部復發,我寫信要求所外就醫,申大隊領我到省醫院檢查,確診是陳舊性肺結核、胸膜炎感染,她們怕傳染就給我辦了所外就醫。

梁曉文  第二派出所片警  手機:13756726866
宋學鵑(公安局國保大隊長) 手機:139433065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