潘景賢遭舒蘭市及黑嘴子勞教所惡警迫害致殘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二日】我是法輪功學員潘景賢,於二零零六年十月八日晚九點,被吉林省舒蘭市法特鎮派出所長張耀明和鎮政府的曹玉石帶領六、七名惡警綁架到當地派出所非法審訊,被關押一宿,由於我不配合,第二天被關到舒蘭南山看守所。在看守所被非法關押的四十天期間,不知真相的家人交了五百元現金的伙食費,其實就每天早上上午一碗米飯,一碗土豆塊加幾塊兒雞肉就收二十五元,五百元錢,二十天就沒了。

十一月二十四日,我被劫持到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當天,我就被四大隊的一群邪悟者圍住並被囚禁起來,不讓我與任何人接觸。她們誹謗師父和大法並強迫我看其它宗教的書。他們每天幾人輪番上陣,逼我寫五書,逼我放棄修煉。由於我不配合,多次遭毒打、謾罵。

有一次,女惡警王珠峰以我坐在床上盤腿、總好閉眼睛(勞教所的惡警們非常害怕法輪功學員盤腿、閉眼睛,說是發正念咒他們)、走路時向兩邊看為由打了我,她揪住我的衣領往牆上撞我、打我的臉。我的胸部被打傷,一個多月才復原。還拿出電棍要電我。

第二次,又是惡警王珠峰逼我接受她們組織的所謂文化學習,我說不去學,她就像瘋了一樣的打我,用本夾子打我的臉,抓住我往牆上撞,用拳頭往我的胸部打,因為她們都是武警出身,都找穴位打,用掌往脖子上砍,邊打邊罵,還不解氣,又拿電棍要電我,被另一名獄警瞪了一眼,沒電我,卻用電棍抽我,邊打邊罵,並且威脅說:「你要敢說,我還打你。」

我的胸部曾受過傷,經這名惡警的兩次毒打,再加上嚴重的心臟病(經煉功已好,現在又犯了),出現了喘氣費勁、不能說話、睜不開眼睛只是昏睡的症狀,勞教所怕出人命,把我送搶救室搶救,血壓二百二,醫生問我是誰打的,我說是王珠峰打的,被邪惡人員告訴了王珠峰,王珠峰威脅我,並說:「我甚麼時候打你了?你胳膊上,脖子上的包不是在牆上撞的嗎。」又小聲威脅我說:「你再敢說,我還打你,打死你。」

我的身體狀況即使這樣,惡警還強迫奴役我,此後我身體每況愈下,消瘦、從腳部開始血管疼,麻木至全身,全身皮膚發緊、呈肌肉萎縮症狀、兩腿不聽使喚沒知覺。

二零零七年十月八日,我才被釋放,至今已三個多月了,可身體還沒恢復,還有加劇的趨勢,現在全身麻木,發展到舌頭都麻,連疊被子的力氣都沒有,致使我不久前摔倒造成右手腕骨折。這一切都是邪黨惡警迫害我的結果。

法輪功學員以慈悲善待世人,在此正告那些還在無知的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立刻停止迫害,別為中共陪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