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著名音樂人:我很想唱神韻晚會裏的歌(圖)

專訪羅賓漢先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六日】(明慧記者荷雨台灣高雄採訪報導)台灣著名英裔音樂人、有「音樂義俠」之稱的羅賓漢先生,三月五日在高雄觀賞神韻晚會後接受採訪時表示,整台節目從頭到尾,從舞蹈到音樂與歌曲,從天幕背景到服裝,以至每個節目所傳達的訊息,一切的一切都非常美妙!當他聽到晚會裏的那些歌曲,心生共鳴,很想自己演唱。


羅賓漢先生:整台節目一切的一切都非常美妙!非常完美!

(以下內容據採訪錄音整理)

神韻讓我以為自己到了天堂

我在亞洲長大,不是第一次接觸中國古典舞,因為從事演藝工作,我也看過很多世界級演出,但我必須說,神韻這樣的演出我是第一次看到。我無法挑出哪個節目最好,因為整台節目從頭到尾,從天幕背景、服裝、舞蹈、音樂、歌曲到每個節目所傳達的訊息,一切的一切都非常美妙!非常完美!我都很喜歡。那些美麗的天仙和美妙的天音,讓我以為自己是到了天堂。

我本人也是個作曲家,同時也演奏樂器和唱歌,從職業的眼光看,神韻的音樂非常優美、動聽,這些音樂的作曲非常完美,跟整個舞蹈配合的天衣無縫,甚至還跟背景天幕、色彩色調的配合都非常完美,真是太棒了!這就是音樂為甚麼如此重要的原因,音樂可以讓各種元素非常和諧、美滿的融合。

觀神韻 體悟快樂之道

我的家庭幫助窮人、打抱不平、做好事已經好幾代了,我祖父、父親都是醫生,免費為窮人看病,我是第三代,我自己搞作詞、作曲,給人治療心靈。我的歌都在講一樣的事,就是怎麼用愛來改變這個社會,我強調「愛」,當然也有真誠與忍讓。

世上的人啊,大部份都是在為自己,他想要有好的衣服,好的車,好的這個,好的那個,甚麼都是為自己。可我祖父和父親一生就為別人,我看到他們是最快樂的。這很奇怪,怎麼那麼快樂?都不為自己還這麼快樂?你要一直為自己的話,你就不會快樂,因為你追求的東西你老也得不到。

你看那些神韻晚會的演員們,他們的笑是發自內心的,很快樂的笑,非常感人的那種,我想他們也是在為了別人,才會笑的那麼純淨、燦爛。我覺得,他們不是為了表演而表演,可是他們心裏有想讓我們知道的一個信息,那個「真相」:這個「真」很重要,說實話很重要;「善」很重要,一切為了別人好;「忍」也很重要,有了「忍」才會有世界的和平。我覺得我得到了他們傳遞的信息。

與神韻的歌曲共鳴

這個訊息的文字雖然簡潔,但卻非常美妙,每個人都可以從中得到自己的深刻的領悟。在我看來,在這台晚會上,這個言簡意賅的訊息透過大量的舞蹈動作、肢體語言來表達。劇情中把「善」與「惡」做出了鮮明的對比,這給了人們非常明確的指引;神韻還告訴我們應該為正義和善良挺身而出,我想這對整個社會來說都非常有益。

我搞音樂創作後,我就覺得,寫歌的人有一個責任,既然老天給你這個創作音樂的天賦,你就有一種責任,因為你的歌可以改變一個人,你可以引導他走那條路,但你自己要決定走正路,不能為了錢而迷失自己。所以我就覺得我的想法,可能跟他們的想法是接近的,當聽到神韻晚會裏的那些歌,我就很想自己唱,你知道,我也是唱歌的。

我很希望能見見晚會的男主持人,那位能說得一口流利中文的白人棒小伙,我也很想能到後台去跟演員們道聲問候,向他們表達我的誠摯感謝。

(作者註﹕採訪結束後,羅賓漢與神韻紐約藝術團團長李維娜女士在劇場大廳裏會面,他請李維娜女士轉達他對全體導演、演員和工作人員的問候與謝意,並贈送給神韻紐約藝術團他自己創作的音樂與歌曲CD作為紀念。)

* * * *

人物背景

來自蘇格蘭、年近六旬的羅賓漢,一歲時隨行醫的父親來台,成年後能講一口流利華語的他在港、中、台三地經商。七十年代初,與趙紫陽關係緊密的他曾是中國政府與歐美的橋樑。八九年「六四」期間,他因創作歌曲並錄製CD抗議中共鎮壓人民,斷了自己在中國的商路。他後來定居台灣屏東,從商人轉成職業音樂人,一直用自己創作的音樂與歌曲來弘揚「愛」與「和平」的理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