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找執著心的體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二十九日】許多同修說找不到自己的執著,修的很苦,我有幾種找執著心的辦法,說出來供同修參考。

一、最好也是最根本的辦法,就是用法來對照。許多人不會對照法,我覺得最大的問題就是不能把師尊說的法當成是說自己。我用的辦法是把自己擺在法中,把師尊講的各個法都看自己有沒有同樣的表現,有,它是怎麼造成的,我就很有可能是怎麼造成的。

舉例子說:師父在《轉法輪》中說:「咱們講個故事:《封神演義》中的申公豹,看姜子牙又老又沒本事,可元始天尊讓姜子牙封神。申公豹心裏就不平衡了:怎麼叫他去封神哪?你看我申公豹多厲害,我的腦袋割下來還能回來安上,怎麼不叫我去封神呀?他妒嫉的不行,老跟姜子牙搗亂。」

個人認識,師尊講的這個法點到申公豹是修煉人,我也是,我有沒有看別人「又老又沒本事」的心?有,我老是瞅一個同修不順眼,我覺得他做事太笨,這就是執著心吧。

師尊講的這個法點到我一點,我有沒有覺的自己高明,了不起的心呢?有,那麼,師父說他是開功開悟才引起的執著,我是因為做事成功引起的。我幫人有沒有為私的目地?幫人講條件、講代價呢?這是第一種找心的辦法,以法事事對照。

二、主動詢問。每隔一段時間,我就主動的詢問身邊同修,最近看到我有甚麼心,哪些不足,我怎麼做好。中國古代有句話叫,「當局者迷,旁觀者清」,很多心,形成自然了,自己覺察不到,但是別人看得很清楚,中國古代明君都是虛懷納諫的,我是主動問,廣開言路。

三、以人為鏡。我覺得任何矛盾本身,都不是偶然的,都可能與我心有關,所以,我把外,全用來看內。舉例說:

看到兩個人打架,是不是我也有爭鬥心?親人在我面前情很重,難道我也這樣嗎?同修在我面前表現色慾心,一方面我有,另一方面是不是我有看重此心反感心的派生執著呢?

世人怕傳看《九評》,我是不是也有怕,表現在不同方面而已。世人不關注《九評》,不珍惜生命,救度眾生中,我是不是也沒全心全力,也不把別人的生死放在心上呢!宇宙眾生為了自己安全,不去參與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有沒有保護自己的心。

這是找心的第三種辦法,千變萬化,以事為鏡,以人為鏡。

四、師尊說:「其實你們以前的本性是建立在為我為私的基礎上的,你們今後做事就是要先想到別人,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覺,所以你們今後做甚麼說甚麼也得為別人,以至為後人著想啊!為大法的永世不變著想啊!」(《精進要旨》〈佛性無漏〉)

個人理解,師尊講的這個法點「為我為私」。那麼一切的表現,根本都是「為我為私」。如果不能具體說明此心是甚麼,就不看表現,直指私、我,一切用私、我來比照──同修說話不愛聽了是不是私、我?與世人講真相爭對錯高低是不是私、我?強調我的對是不是私?身體疼了,感覺的本身是不是私、我?等等,我覺得這是根本人心,直接到位。

五、我是流離失所的大法弟子,我當初被迫害的時候,由於同修的送信,連夜出走,一無所有。我是漸悟的,當時我問舊勢力,為甚麼逼我失去了一切?舊勢力說:「你有對這一切的執著,你執著甚麼,我們就讓你失去甚麼。你執著於安逸,我就讓你失去安逸;你執著於錢,我們就讓你一無所有;你執著於情,我們就把你姐、姐夫抓進去,來去你情;你怕經書被抄走,我們就搶走你的書;甚至你怕被抓住把柄,我們就特意讓你的真相資料被抄走。」我把它們都鏟除了,因為我的提高,不能以傷害大法為代價,但是,這卻提供了找心的一種被動的辦法,就是假相來了,我能失去甚麼,我失去了甚麼。

舉例說:同修到處散布我的不好,我失去了名利,是不是我有名利心?同修因為我的不足,居然發動半數人來找談,是不是我怕人說?假相來了,我有失去生命的危險,是不是我留戀人中事,執著於生死呢?

當然,舊勢力是不配考驗大法弟子的,但是,不等於我們不用法來對照,不用相生相剋的理來對照,歸正不足是正法的需要。

其實,我們找不到人心還因為人有一個最大的要害,就是不敢正視,不敢觸及,不敢承認。有同修說,我沒有執著。沒有執著,怎麼能有讓你產生執著的表現呢?還有就是,找心的本身是為了急於解決問題,這又是執著。所以即便是找到了,又因為對結果的執著而產生新的問題。

唐太宗曾經說過,以銅為鏡,可以正衣冠;以人為鏡,可以知得失;以史為鏡,可以知興衰。《精進要旨》<再去執著>上說,「度人唯有求正才能去你們的執著心」。我認識到,真想去掉執著心,必須多學法、學好法,這樣才有一個正確的思想做指導,才能在法中判斷好壞對錯。

以上是個人境界認識,引用師尊講法部份還有更深的內涵,淺談幾句,謹供有關同修參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