根除追求的執著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五日】有天清晨起床前連續做了兩個夢。前一個夢是我家房子的牆是用一堆樹建造的,就是說是房子四面都是由一棵棵的樹幹圍成的,由於樹是活的,會生長的,樹幹就越來越粗,也因此房子內的面積也就越來越小,在夢中,樹的生長速度很快,因此我覺的非常可怕,似乎屋內很快就會沒有空間了,要被封死了。緊接著,第二個夢:我在山上走路,踩到地上一個凸起的樹根,一不小心就跌到樹旁的一個山凹裏,大概有兩三人這麼高,後來被人拉了出來,但是一出來卻發現自己的腳下長了好幾條樹根,有一條很粗而且還爬到額頭上來了,有人(印象中好像是同修)就幫我刮掉深植在額頭的樹根。

然後我醒了,醒了之後,我感到事態嚴重,很明顯,這是師父點化我出了嚴重的問題。第一個夢,我的直覺就是我的某種執著使得我的容量越來越小,甚至於整個人都被執著封死了,或許師父為了讓我更清楚這個執著,又點化我要從根上找,是根子上的問題。

我想起師父曾說有些人就是根本的執著不去才造成許多問題,我就回想我當初是為何走入大法的,因為《轉法輪》開宗明義的第一講<真正往高層次帶人>就給我帶來了希望,但我想往高層次上修煉這是震動十方世界的事,不可能是執著,於是再往下找。

我為甚麼想要出三界?因為我從小就覺的身體是個包袱,冷了不行,累了不行,成年後,又因為男女情感的恩恩怨怨,使我不想與他們再有任何來世的糾葛,再加上由於這一生中造了不少的業力,使我健康狀況很差,長期關節痛,所以修煉的目地是建立在怕吃苦、逃避自己造下的業力的基礎之上,這是個問題,但是在學法中我認識到這都是要去的心,也認識到要承受和償還自己欠下的債,雖然沒做好,但也不至於那麼執著,找到這裏,我找不下去了,於是想隔天找同修交流。

當天晚上學法,看到師父在《亞太地區學員會議上講法》中說:「利益是過去生命唯私的動力保證,世上的人就是為了利益的追求作為動力了而活著」。突然我似乎明白了,原來我的根本執著之一是放棄了人間的小利益,追求更大的利益。因為出三界可以免去人生的苦,而且人間的快樂、幸福、美好怎能和三界外相比呢?以前也注意到這問題,但只把它當成求安逸的心,在去掉安逸心上琢磨,事實上它隱藏著利益的追求:為了佛法神通,我可以放棄小能小術;願意在人世間吃虧、吃苦是保護自己另外空間的白色物質不受損失。

這一夢使我驚覺到看不見的東西最容易模糊了自己的正念,因為利益不一定表現在金錢或其它具體的物質利益上,因為那樣的利益是顯而易見的,都看得見那是要去掉的執著,反而是對一些真理的用心不當最不容易察覺,例如,對「有付出有所得」的執著,有時某方面的心性提高一點就會想到盤腿可能不會太痛了,或者關節會好一點,或是經常看看皮膚是否好一些,或者白的頭髮有沒有變黑等等,都是在追求著修大法帶來的利益,而且在做三件事中也心態不純,有時太累了,就想到「付出多少,得到多少」,而不是純淨的只想到抓緊時間救人。因為一直沒有正視這個問題,沒有及時警惕、清除這一念,不僅滋養了它的根,還讓它茁壯。

我是因為逃避人生的苦而修大法,其實當時也並沒有想要圖得美好、自在,但是學法一年後看到同修大量證實法的文章,看到了同修絕症者能病除,跛足者能行,盲者能視,愚者開智慧,以及同修們在定中看到的種種美好的境界、所出的功能,引發了我的攀比之心和妄念,再加上以前沒有明顯的求得去病,是因為不指望了,而不是心性高,但眼看著同修健步如飛,我還是舉步維艱,心裏就有了期待了,產生了有求之心。雖然知道那是業力,知道要去承受,但還是期待能在提高中能減輕疼痛。

大法是性命雙修的功法,因此身體會出現很大的變化,每個人多少都可以看到或感受的到,有些大法弟子會出現一些功能,且由於是特殊的歷史時期,這些功能又具體的發揮著除惡作用,同修交流是必要的,目地也是正面的。

但是同時卻存在了另一個問題,就是會容易讓人「動心」,一動心就會成了追求,尤其是九九年大法被迫害之後的學員,因為個人修煉與證實法同時進行,因此可能在個人修煉不紮實的情況下會被許多令人目眩神搖的「美好」迷失了方向,而且這種「追求」的心態又不是顯而易見的。例如看到臉色變好了,就想到皮膚會不會變好,皮膚好了,就想到會不會變年輕一點,說不定變年輕了,又想到會不會變漂亮一點(有個小同修曾寫到單眼皮變成了雙眼皮),哪天真能健步如飛了,說不定又想到能不能飄起來。

包括在證實法中也如此,例如打電話時就在想,如果能把惡警定住就好了或是自己甚麼時候才能出慈悲心啊?甚至於走在路上,看到天上的雲彩有些異樣,就想會不會是天出異象了,看到一閃而過的亮光就想到是不是飛碟,甚至看到院中的植物,也想會不會也出現了優曇婆羅花。

這些所謂的念頭不只是妄念,重複出現,就是「求」。這個物質已經生根並蔓延在我的點點滴滴的生活中了,因為它是以障眼法形態存在的,我只是把它看成「念頭」或者「希望」、「期待」,因為沒有及時發現並立即清除,這個有求之心就在意識不到的情況下越紮越深,越來越大。

再求下去,最大的執著就追求圓滿。師父告訴我們的是天機、宇宙的理,是讓我們知道它的真相、殊勝及美好,但我卻用常人根深蒂固追求目標的概念在看待,這就像師父在《轉法輪》中說的:「如果有人在常人中七情六慾都有,就讓他升上去當佛,大家想一想可能嗎?他說不定一看那個大菩薩這麼漂亮,他生了邪念了。」

也因此我不自覺的把它當成了「有為法」,就像有些常人修橋鋪路是為了積善積德,是為了福報,當然他或許也有這顆善心,但是心態不純,自然也就成了「夢幻泡影」。我雖然知道高層次的境界是修出來的,不是求出來的,表面看也在修心,但其中有一部份原因是為了達到目地,這就是有條件的,而不是真正覺悟到一個好的生命就應該這麼做,本來就是應該這樣活著,就是該能吃苦,不在乎吃虧;就是應該不執著世間得失,就是應該慈悲眾生。一個好的生命來就應該同化宇宙真善忍的特性,就應該用高標準要求自己。

師父經常講不要追求,追求本身就是不好的心,是要去的執著,但是我一直沒有深思,也就沒有跳開人的框框,而且不悟的認為既然有目標就是和追求緊密相連的,而目標本身就是動力,但這個基點就是一個錯誤的開始,完全是人心(這是經過同修提醒)。高層次中不存在「追求」、「動力」這些概念,這都是人的執著,和慾望、利益是聯繫在一起的。按照字面上講,也可以看出「追求」是很不好的東西,帶有緊盯目標、急速求取的涵義,這樣也就可以解釋為甚麼我會有時出現焦慮、急躁的狀態,當時察覺到是急於求成,但還沒認識到把圓滿也當作利益在追求。

這兩天學法時看到師父在《轉法輪》中談及追求利益的常人時說:「我告訴你,別羨慕他。你都不知道他活的有多累,他吃不好,睡不好,做夢都恐怕他的利益受到損失。在個人利益上,他往牛角尖裏鑽,你說他活的累不累,他一生就為這個活著。」以前看到這句話覺的與現在的我是無關的,但在挖根的過程中,我發現我就是這樣的狀態,心性把握不住時,就想到又損失白色物質了,更嚴重點的,就想到要掉層次了,有時睡覺的時候就希望做個美好的夢,甚至於現在就是為將來的圓滿而活著,而不是真正認識到我來世上的目地是為助師正法、證實法、為救度眾生。雖然這些事也在做,但只把它當作責任。事實上只要修好自己、使命完成了,回到我們來的地方也就是必然。

為甚麼師父點化我要從根子上找,師父在《轉法輪》中說:「過去宗教修煉,佛家講空,甚麼也不想,入空門;道家講無,甚麼也沒有,也不要,也不追求。煉功人講:有心煉功,無心得功。抱著一種無為的狀態修煉,只管修煉你的心性,你的層次就在突破,你該有的東西當然就有。你放不下,不就是執著心嗎?」因為這是一個基點的問題,修煉一定要無所求,抱著一種無為的狀態,由於基點錯了,也因此我整個修煉的架構都出了狀況(夢中房子的建材都用錯了),而且貫穿到整個修煉中(樹根都盤到額頭上來了)。

也由於基點不純淨,因此才會時不時的出現追求圓滿、追求返本歸真、追求慈悲心、追求入靜,但其結果卻是師父在《有為》中所言「建廟拜神事真忙 豈知有為空一場」。

琢磨這一切的妄念、有求之心都是長久以來唯私、唯我形成的觀念根深蒂固,嚴重到真的必須要仔細的刮掉才行了。今天把它挖出來一是徹底解體它,再者也希望和我有同樣狀態的同修作為警惕,大家都能在純淨中歸正自己。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