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同學講真相的一點體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九日】我是山東大法弟子,上小學時便跟媽媽一起學大法,也可以算是一個「老弟子」了。可是開始我在講真相方面做得並不好,後來才慢慢懂得我必須講真相救眾生,這是我的義務和責任。現在談談自己講真相的過程和一點體會。

起初在學校接觸的老師、同學都不明大法真相,因為共產邪黨的電視、電台和報紙雜誌全在污衊法輪功,課本上都在對大法進行污衊,所以那時我只在心中發正念,清除他們背後的邪惡因素,沒有勇氣跟他們講真相。直到上高中時才跟同學提了一下大法,還沒敢跟同學說我跟媽媽煉法輪功,只是說我一個鄰居煉的很好。

有一次遇到我同學,媽媽向他們講真相,給了他們護身符,他們都聽了真相接受了護身符。媽媽對我說:「大法和師父對我們這麼好,你不能太自私了,光自己好,不救別人,師父不是說了,眾生都在等著我們救度嗎,等到法正人間那天,你忍心看著你的同學、朋友被淘汰嗎?」這幾句話點醒了我。

上大學後,我便請師父安排有緣人到我身邊聽真相,我就開始一對一的給講真相了。我感覺給個人講真相效果更好一些,講的透徹,還可以因人而異的講。我先跟他們聊別的,然後慢慢往大法上靠,這樣不會使同學反感,以為我們除了講大法不會談別的。有時先談一談我媽的身體等。然後跟他們說我媽原來的身體非常不好,脾氣也不好,後來煉了大法身體好了,十幾年了連一片藥也沒吃,媽媽時刻以「真、善、忍」為標準,嚴格要求自己,煉功後脾氣也好了。然後告訴他不要害怕,法輪功並不是電視上說的那樣。然後就從「天安門自焚」講起,告訴他們這是中共故意編排的,就像演電視劇一樣。我說:「王進東」為何燒成那樣了,兩腿之間裝汽油的塑料瓶還完好無損;為何劉思影氣管割開了還能唱歌;警察是不是背著滅火器巡邏?要不然怎麼在一、兩分鐘內就來了那麼多滅火器;從九九年「七二零」後,煉法輪功的人還大有人在,為何不採訪一下這些人,而全找一些反面人物?然後我告訴他們大法書我也看過,書上寫著殺動物也是殺生,自殺更不允許。這樣使他們消除對大法因不明真相產生的怕心,從而願意了解大法。然後跟他們說我有鄰居也修,修大法後原有的甚麼病都好了,脾氣也好了。待人真誠善良。問問對方:「真、善、忍」這三個字有甚麼不好?真修大法的人都照這三個字做。最後跟他講「三退」。告訴他共產黨作惡多端,迫害了不計其數的好人,連老人、小孩都不放過,酷刑讓人慘不忍睹。貪污腐敗更是常見。雖然你們是好的,但共產黨殺人太多,激怒了上天。要是上天要懲罰它時,作為它的一份子,咱們不是也跟著遭殃嗎?所以人們都在退出這個邪惡的組織,這樣就可以免遭淘汰了。而且,退出只要你心裏知道就行,不用跟任何人說。這樣一步步給他們講透,讓他們從了解這場對大法的迫害真相開始,到相信大法好,到最後「三退」。他們都特別高興,都感激我,有一同學說:「只有你跟我說真相啊,謝謝!」

有一些同修還未走出來救度眾生,尤其是有些小弟子,至今在學校還不好意思跟同學講真相。要知道眾生都在等著我們救他們呢,希望大家互相提醒,互相督促,互相提高,走好咱們的正法路。不要怕,有師在,有法在,師父時刻在我們身邊保護我們。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