朱淑雲在長春黑嘴子女子勞教所被迫害近況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十八日】長春法輪功學員朱淑雲自07年5月9日被綁架,被非法勞教一年、在黑嘴子女子勞教所非法關押至今,她的母親等很多家人一直到過年都沒有讓接見。她的母親忍著病痛07年12月份中旬從農安來到長春想接女兒回家過年,但由於07年聖誕節前一天,勞教所二大隊隊長劉連英及她指使的刑事犯尹春把朱淑雲毒打的抽搐過去,她們為了隱瞞真相,一直未讓朱淑雲的母親接見。

2008年2月19日在家人的多方努力下,朱淑雲80多歲的老母親等家人終於見到了久別的親人朱淑雲,心情非常難受,原本健康開朗的朱淑雲已經被迫害的身體非常虛弱,流著眼淚對她的媽媽及家人訴說在裏面被打的過程。這時在一邊站著的劉大隊大聲指責:「朱淑雲你不要再說了」。

朱淑雲妹妹非常氣憤,質問劉大隊「為甚麼不讓說話,我們是花錢(辦接見證)進來的,我姐姐挨打了,還不讓說實話。」這時劉大隊畏其家人在場,躲在一邊,大聲說:「快點的,還有十一分鐘。」

等時間一到,劉大隊推著朱淑雲就往回走,其他管教一擁而上不分老少將朱淑雲的家人強行推到接見室的門外。老母親流著淚說:「老天會報應你們的。」從此之後,勞教所至今沒有再讓其家人接見,說是對朱淑雲進行嚴管。

2008年2月28日當家屬分別給該勞教所的馬所長、田所長打電話,詢問朱淑雲這次不讓接見是「因為她跟家人說自己被挨打的真實情況」嗎?勞教所裏可以隨便打人嗎?犯人尹春憑甚麼毒打朱淑雲?兩位所長都搪塞說要找朱淑雲再談談,你們下週二(三月四日)再來,就這麼定了,不由分說將電話掛了。

三月四日下午,朱淑雲的妹妹等家人一起來到該勞教所的大門向門衛(女的一人)說明情況,門衛跟田所通話後,轉告家屬到後樓的二樓合餐室,二位隊長在那,一會她(田自稱在開會)也去。家屬到那裏,隊長根本不在,等了半個多少時後,一個姓於的管教慢慢悠悠領著一個接見的人員順便來轉告朱淑雲的家人:「任大隊說:劉隊不在,要不下週二再來」,姓於的管教表示無奈。

家屬沒辦法,只好轉回到該勞教所的大門,向門衛(增加兩位男的)說明原因,表示還得找所長,想進去直接面談。門衛不讓進,還說領導都在開會,下週再說。

此時已下午3點多,朱淑雲妹妹非常著急,不知姐姐在裏怎樣?說我自己進去找,往裏走時從門衛室衝出一個男管教,瘋狂的撲向她,嘴裏喊著:「會扣我錢的,三百塊」,致使其妹妹坐倒在地才停手。家屬向他解釋:「跟你沒有關係,請你通報一下」。

僵持了二十分鐘左右,所長才出來,質問家屬:「你們為甚麼不上午來?」朱淑雲的妹妹說:「以前我都是下午來,你們也沒說非得上午來。」所長又轉口說朱淑雲不遵守所規所紀(指不喊報告、不參加強制勞動)。此時二大隊兩個隊長也來了,劉大隊毫不忌諱的說:「朱淑雲嚴管一個月,不讓接見是我報的。」田所接過來說:「是我批的。」

話音未落,兩個隊長又瘋狂向家屬大喊,三個人的聲音混雜在一起,根本不講理,並質問家屬是不是煉法輪功的。喊完之後,劉大隊和田所先後走了,之後又進來一個女管教,和任大隊連推帶搡不讓家屬出門,質問家屬以後還來不來了。家屬掙脫了他們的糾纏走出來之後,他們又暗地跟蹤,家屬雖然打車擺脫了他們的跟蹤,但家屬對朱淑雲的處境十分擔心,因劉大隊狂言:「朱淑雲在走廊打滾,喊邪黨迫害。」(可想而知他們又對朱淑雲進行毒打)

天滅中共是歷史的必然,在當今已有3400萬智者退出邪黨一切組織,在這裏我們還是真心的奉勸那些仍在參與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人,快快醒來吧!邪黨即將滅亡之際,不要再當陪葬了,趕快懸崖勒馬,將功補過,抓緊「三退」給自己及家人選擇了一個美好的未來。

請看到此消息的廣大善良世人關注,積極營救朱淑雲早日回家。

吉林省黑嘴子女子勞教所:
郵編:130000
田原(所長)手機:13944887700 警號:2200134
馬莉廷(所長)手機:13314315085
任楓(二大隊隊長)警號:2200277
劉連英(二大隊隊長)警號:2200288
二大隊辦公電話: 0431-85384312轉5102或6102
0431-85384313轉5102或6102
0431-85384318轉5102或6102
孟慶民(勞教所紀檢委書記)手機:132343176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