長春朱淑雲被毒打 傷痕一個多月未癒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六月十九日】二零零七年五月九日,長春農安大法弟子朱淑雲在亞泰超市對面小吃部旁停自行車時,被八里堡派出所綁架,現被非法關押在黑嘴子女子勞教所。

六月十二日,親人前往勞教所看望朱淑雲時,一個多月前被打的傷痕還在臉上未能痊癒,腿腫未消,打掉的指甲還未長出來。朱淑雲親口告訴親人:在八里堡派出所她遭到了邪惡警察的毒打,他們用被子把她蒙上,鞋脫下來,嘴打壞了,指甲打掉了,腿打腫了,渾身是血。派出所很多人都參與了迫害,所長冷長學與辦案惡警王正茂、孟岩親自動手毒打,將朱淑雲打昏死過去好幾次。

五月十二日,惡警所長冷長學將朱淑雲再次打昏之後送到雙陽第三看守所。為了銷毀罪證,第三看守所強行將血衣洗淨。

六月九日被非法送到勞教所二大隊,任大隊長打了朱淑雲三個大嘴巴,管教強行逼迫朱淑雲幹活,說,不能白吃白喝,勞教所有勞教所的制度,到這兒就得聽這裏的,不幹活不行。

現在朱淑雲的腿腫的更嚴重了,幹不了活,朱淑雲想通過煉功恢復身體狀況,勞教所管教不讓煉功。

親人看到朱淑雲僅僅一個多月前後判若兩人,找到當事派出所,值班警察說朱淑雲啊,從來就問啥都不說,就是煉,問他們:「朱淑雲挨沒挨打?」幾個警察都說:「誰敢打呀!」「我們都沒動一手指頭。」親人要他們去對質,他們互相推諉。

這時辦案的警察回來了,朱淑雲的親人問警察:「既然說沒打朱淑雲,那就把照片拿出來。惡警孟岩說:「那能給你們看嗎」,就進裏邊去了,不一會兒又出來說:「給拘留票子上簽個字。」事隔半個月又讓在勞教票子上簽字,均遭到了親人的拒絕。問 「為甚麼將朱淑雲勞教了」,孟岩當時就急了:「勞教了,願意哪告哪告。」一副流氓嘴臉就暴露了出來。好多人都圍了上來,後來所長冷長學出來說他叫孟岩,你可以去告,判勞教是市局法制處判的,你去找吧。

親人想要回朱淑雲的自行車鑰匙、錢、手機、優盤等物品,惡警說:這是辦案需要,不能給。為了要回自行車鑰匙,親人找到分局國保大隊苗隊長,苗不在,又找到紀檢,親人將朱淑雲被迫害的詳情告訴紀檢,紀檢接待人員說下週回話,第二天親人又找到苗隊長,述說朱淑雲被打經過及想要回朱的物品。苗打電話給派出所所長冷長學。幾經周折,親人終於要回了朱淑雲的錢與物品。但朱淑雲因鎖車被綁架又因何被勞教卻無人回答。

八里堡派出所電話:0431---8926114,84641778
派出所警察名單:冷長學(所長)
王正茂
孟岩
曹守義
劉興國
柳長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