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韻 沒有國界的交流(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明慧記者吳思靜、德祥、楊思源柏林報導)三月十四日至十六日,神韻藝術團在柏林上演四場,優美而富有內涵的舞蹈,高雅而和諧的天幕,動聽的音樂,神韻藝術團將真正的中國傳統文化帶到了柏林,也令眾多來自不同文化背景的柏林觀眾為之傾倒。

波蘭華人柏林觀神韻:最喜歡關貴敏的獨唱《我是誰》

董女士一行十六人特地從波蘭趕到柏林觀看了十五日神韻晚會柏林的下午場演出後表示:「我們是從華沙來的,一共十六人。這是幾十年來看的最好的一場演出,看的時候特別激動,今天晚上我們還想再看一場。」

與董女士一起的十六人都表示,最喜歡關貴敏的獨唱《我是誰》。他們說:「在大陸是看不到這些東西的。從服裝、道具、到內容,我們都感到特別滿意,最喜歡的就是關貴敏的那首歌,究竟我們是誰?」

他們表示看了晚會後深受啟發,「我覺得那些國內的法輪功的朋友正在受苦,我們心裏特別不平靜,我們應該幫助做一些事情,應該挺身而出,不應該害怕。」

鐵路工作者:晚會的音樂能使人心靈平靜

瑟維燕和丈夫、母親都在德國鐵路上工作;他們在週末從柏林附近的小鎮驅車來到柏林觀看神韻的演出,瑟維燕表示,演出對她而言是一個意外的驚喜;看完演出後心情舒暢;「晚會的音樂能使人心靈平靜,人們就覺得心裏很舒服。我們帶著高興、和快樂的心情回家,告訴我們的家人。

「非常美」,她認為所有觀看了演出的人都會這麼說,「演員們在這段時間的成績非常棒!」

她還覺的晚會中所傳遞的信息非常好:「如果人人心中都有真和善,戰爭就不會發生。如果真和善都走入人心,就不會有戰爭,但是……」

她認為通過舞蹈的方式揭露中共人權迫害現狀非常好,應該繼續下去;「中共獨裁政治在中國不應當繼續存在。」

演出節目很好 優雅高貴

Irene Weiss女士曾在政府部門工作,曾去過中國,她覺的晚會非常美,「整台晚會的舞蹈、服裝都很美,優雅高貴,思路開闊,表達力豐富,比如那個《仙女踏波》,太令人著迷了,而且我覺得那種柔和包容的表達方式很具東方韻味,是典型的亞洲風格。」

高精度圖片
Grund女士表示,節目很好,背景天幕有翻譯,理解沒問題。

Grund女士說:「我覺得這台節目很出色啊,天幕上打出字幕幫助觀眾理解內容,而且我還有這些資料可以閱讀,但我覺得節目本身做的就很好的,理解沒有問題。」

Barbara,Katharina,Josef 和Jan結伴來看神韻的晚會,他們都是波蘭的學者,住在柏林。說起自己喜歡的節目,他們七嘴八舌說開了:「我喜歡那個蒙古舞(《頂碗舞》)。」「我喜歡有更多的動作。」「那你喜歡那個打鼓的舞?」「對,打鼓舞也很美。」「是,打鼓舞很美。」

Josef在一旁告訴記者:「我說不出哪個是最愛的節目,我喜歡所有的節目。」

哈薩克斯坦母女:全新的晚會 展示人生價值

高精度圖片
Nicole Boleininger和母親Irina一起來看演出,他們表示這是不同尋常的晚會。

Nicole Boleininger是和母親Irina一起來看演出,她們來自哈薩克斯坦,在德國已經居住了十一年了。女兒已經高中畢業,母親Irina在一家建築設計室工作。Irina的德語顯然沒有女兒好,所以在接受採訪時常常是女兒說的多。

她們表示非常喜歡神韻晚會。Nicole說:「非常好,非常喜歡,有很多技巧,非常漂亮,對歐洲人而言是不同尋常的。」Irina也是這樣認為的:「是一些全新的東西,音樂、表演都是。」

在談到很多舞蹈展現出中國的歷史和傳統,Nicole表示:「這是個好主意,可以向人們展示人生的價值,告訴人們應該注重甚麼,甚麼是有價值的。」

母女倆也非常喜歡主持人,Nicole高興的說:「(主持人)非常好,太吸引人了,我非常喜歡,特別是和觀眾的互動,我覺的非常好。」媽媽繼續補充說:「解釋的非常清楚,歷史故事,傳統,以及下來會有甚麼人展示甚麼故事。」

Nicole表示最喜歡《頂碗舞》和楊健生的女低音演唱。她覺的:「她(楊健生)唱了很多不同的音調,而且這首歌也富有感情;我認為非常棒」

Irina喜歡的靜雅的舞蹈:「我是喜歡水的那個舞蹈(《仙女踏波》),和那個女孩們穿著粉色衣服,有著長長的袖子的那個舞蹈(《水袖》)。」為了表達清楚,Irina還描述了天幕的場景,女兒替媽媽說出了自己對《水袖》的讚歎「非常精細,非常高雅,非常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