奶奶得法修煉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三月十七日】十二年前,奶奶就有幸聽到了師父的講法錄音,雖然也知道好,也願意聽,卻因為不肯放棄她供奉的「大仙」(說從她出生就跟著她,具體是甚麼她也不清楚,也可能是鬼魂之類的)而沒能走進大法修煉的大門,我雖然心裏著急,每每相勸,卻始終未能改變她的想法,直至去年發生的一件事,讓她邁出了這一步,真正走上了修煉的道路。

去年臘月,奶奶不慎跌倒,經檢查確認為右股骨粗隆間骨折(右股骨轉子間粉碎性骨折),醫生初步建議動手術,否則容易癱瘓,但和其他骨科醫生會診後,因奶奶有心衰及糖尿病史,治療方案定為保守牽引,矯形鞋外固定治療,但需馬上住院,我和爸爸商量了一下,決定回家,以便奶奶得到更好的照顧。

看到不需要住院,再加上我們看似輕鬆的表情,奶奶以為不很嚴重,情緒暫時被安撫住了。可是回到家中,難忍的疼痛超乎了她的想像,剛強了一輩子的老人落淚了,不停用手拍打著床,痛苦的呻吟著,爺爺也哭了,拉著老伴的手愛莫能助。見狀,我把爺爺勸去休息,然後在奶奶床邊默讀師父講法,不到三分鐘,奶奶就酣然入睡,緊鎖得眉頭也舒展開了。但只要我一離開,她馬上就醒。爸爸對我說:「姑娘,你就在你奶奶身邊打坐、看書、發正念」,爺爺聽了不以為然,但經過幾次反覆之後,他也信服了,對我說:「孫女,你就陪著你奶奶吧。」

最初的幾天,我一離開,奶奶就找我,拉著我的手就像找到了依靠一樣,醫生讓她臥床靜養,但她卻每天坐起來十幾回,而且除我之外,從不許別人扶她,因為她說,就我扶她不疼。醫生(一同修)來看她,告訴她一定要堅信大法,有空就在心裏念「法輪大法好」,奶奶回答說,她有空就念,而且從此經常掛在嘴邊的話就是「我沒事兒」。我對奶奶說要清理家中的環境,奶奶對我說:「回去之後(現在爸爸家)我就把它們送走,我這算下決心了吧,我向你保證一定一修到底,法輪大法我修定了,等回家我就讓你爺爺每天給我念書(奶奶不識字),完了他再幹別的事兒」。我聽了真是由衷替他們高興。

第一遍聽師父的講法錄音,奶奶幾乎次次睡覺,第一天聽完,晚上做夢找路一直到醒,之後的幾天夢醒就又哭又鬧,總是不知道自己在哪,說自己就坐在旁邊和那條傷腿說話,說它不會喘氣,不會動等等,最嚴重的一次,從早上三、四點鐘一直鬧到八點多才明白過來,明白過來就說是自己糊塗了。我知道是魔的干擾,爸爸也告訴她,只要堅信大法就能過去,一定要加強自己的正念。憑著對法的正信,奶奶闖過了這一關。

第二遍聽法的時候,奶奶還是接著睡,但想到師父說:「有的個別人還會睡覺的,我講完了他也睡醒了。為甚麼呢?因為他腦袋裏邊有病,得給他調整。腦袋要調整起來,他根本受不了,所以必須得讓他進入麻醉狀態,他不知道。」(《轉法輪》)我決定暫不叫醒她,當聽到附體那一講時,熟睡中的奶奶忽然說了一句「和我的狀態一模一樣」,把我嚇了一跳,才知道原來她真的一個字都沒落下都聽進去了,講法一結束,奶奶馬上就醒,一睜開眼睛就說「我都聽著呢」。

之後,奶奶的狀態越來越好,每當聽法犯睏的時候就使勁睜大眼睛,然後自己禁不住笑了說「真怪了,剛聽的時候我覺的挺清醒的,好像有甚麼東西過來了,忽一下,我就睏了,睡著了。」我笑著說,那是思想業力的干擾,它不想讓你得法,一定要排斥它,分清自我,堅定自己的正念,這一關才能過去。奶奶聽了之後說:「那我坐起來好好聽」,從此以後每次學法,奶奶都堅持坐著聽,而且每次都認真地提出問題讓我回答。

經過堅持學法,奶奶的提高很大,而在我們強大的正念下,爺爺也終於同意退出邪黨。爺爺是惡黨奪取政權前老邪黨黨員,我勸了他幾年也未能勸退,退黨服務中心的電話根本不接,《九評》也不看,誰要說一句邪黨不好,他打心裏生氣。這段來爸爸家小住,說起藏字石及優曇婆羅花,他根本不信,還問我看見沒,大有眼見為實,耳聽為虛的意思,我問是不是開在家中他才相信,才肯退黨,他居然說開了也不退,讓我「氣結」。

經過奶奶的事,爸爸又提起此事,我趁熱打鐵,動員爺爺退出邪黨,爺爺沒有反對,同意了,我知道這都是因為家中是正念之場,徹底解體了爺爺身上的邪黨附體所致,聽爺爺說出法輪大法好的那一刻起,我心底充滿了喜悅,因為他終於得救,可以擁有未來,不做邪黨的陪葬了。

奶奶如今康復得很快,二十多天就可以自己坐起來,四十天能坐輪椅活動,沒過幾天上輪椅就不再用人扶,六十天已可以扶床活動,能邁右腿,對於一個七十九歲的老人而言,這本身就已經是奇蹟。

真的感謝師父,感謝大法。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