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天地有正氣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七日】「天地有正氣,雜然賦流形。下則為河岳,上則為日星。於人曰浩然,沛乎塞蒼冥。……時窮節乃見,一一垂丹青。」(文天祥《正氣歌》)我們中華民族文化是神傳文化,氣節是神傳給人的重要做人理念,憑著正氣與信念,我們的民族得以傳承至今。無數仁人志士用以堅定自己的信仰和追求,砥礪自己的品格和節操,越是滄海橫流,越是如此。

信念是氣節的源泉。先賢孟子在戰國時那禮壞樂崩的年代,以弘揚道德為己任。齊宣王想用武力征服天下,孟子勸阻他說:「您想用武力征服天下,就好比‘緣木求魚’,不但徒勞無功,反而還會帶來災難。齊國不能與天下人為敵,只有仁者才能無敵於天下!」孟子倡導仁政,在與諸侯王公交往中不卑不亢,表現出高度的原則性。當別人問他為何有這樣的勇氣和膽量時,孟子說:「彼以其富,我以吾仁;彼以其爵,我以吾義;吾何慊乎哉!」對真理的堅定信仰和崇高氣節既是人生的理想追求,也是社會價值取向,成為衡量人們為人處世的人格標準。

北宋的范仲淹是為官清廉、敢於直諫、心憂天下的又一典型。史載,范仲淹「每感論國事,時至泣下,一時士大夫矯厲尚風節,自仲淹倡之」。范仲淹敢於犯顏直諫,雖屢遭貶謫,依然為民請命,憂國憂民之心始終不改。他在《岳陽樓記》中闡述了他的為官做人之道:「不以物喜,不以己悲。居廟堂之高則憂其民;處江湖之遠則憂其君。是進亦憂,退亦憂,然則何時而樂耶?其必曰:‘先天下之憂而憂,後天下之樂而樂’乎!」歷來成大事者,無論身處任何環境,都能夠堅守心靈的一方淨土,不與社會濁流同流合污,節操自持,不墜青雲之志。

任何時代都有這樣有風骨的人,他們的事蹟永留青史,被後人永遠懷念和景仰。從特定意義上說,我國一部卷帙浩繁的二十四史,就是一部氣節與信念寫成的「富貴不能淫,貧賤不能移,威武不能屈」的節義列傳。不為五斗米折腰的陶淵明;精忠報國的岳飛父子;陸遊的民族大義;鄭板橋寫竹畫竹,高風亮節……可謂不勝枚舉。這些人是民族的脊梁,國家的砥柱。他們淡泊名利,志存高遠,關心百姓疾苦,為後人做出了楷模。

當今時代,物慾橫流,社會風氣一落千丈。宇宙「真、善、忍」大法降臨人間,給人們帶來美好和希望。在復興偉大神傳文化的今天,神韻藝術團以純真、至善、至美的演出向人們展現了中國神傳文化之美, 通過藝術的表現傳遞真理和普及真理,使人領悟到人生、生命、宇宙之諸多奧義與真諦……博得了東西方不同國度、不同地域人們的一致感佩與讚賞。越來越多的有識之士實踐真理、維護正義,用各種形式傳播善,喚起更多世人的覺醒。正是:輾轉塵世幾滄桑,何幸今朝沐法光。生命永純歸善念,廣傳真相正氣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