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師信法 正念闖病業關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二十二日】我於一九九七年底得法,由於自己始終沒能從理性上認識大法,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單位領導及邪黨書記時常找我和我丈夫進行所謂的「談話」,用一些邪黨在歷次政治運動中慣用的手段逼迫我放棄修煉。由於沒好好學法,缺少正念,修煉鬆懈下來,表現的很不精進。本來想利用網絡講真相,卻一點點沉迷於網絡遊戲,還被舊勢力利用情魔爛鬼迫害的不能自拔。雖然我意識到了危險,但卻一直沒能用法破迷,而是借助人的力量,只能是越陷越深。我深感痛苦,恨自己,心想這樣活著有何意義?得絕症死了算了!二零零七年年初出現病狀,去醫院檢查,被確診為癌症,醫生說是中期,做了手術。直至此時,我開始了冷靜的思考,如果現在死了,我將去哪裏?我會被擺放在何處?我不是為法而來的嗎?難道我真的要與大法擦邊而過,失去這萬古機緣?還有,親朋好友及同事都以為我一直在煉功,我該如何挽回給大法帶來的負面影響?

我開始用心學法,歸正自己。師父說:「這時只有兩種選擇,或是去醫院放棄過關,或是把心一放到底像個堂堂的大法弟子,無怨無執、去留由師父安排,能做到這一點就是神。」(《洛杉磯市法會講法》)我跪在師父的法像前流著淚對師父說:師父,我錯了!請師尊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不是為了過常人生活來的,我是來同化大法的。我不能再放棄過關了,再放棄過關,就等於放棄修煉。從現在開始,我把自己的一切交給師父,哪怕我只有一天的時間,我都聽師父的話,跟師父走,這是我唯一的選擇!師父,我不想失去這萬古機緣!我要跟師父回家!(當時的心性標準,句句離不開「我」)

我回到了修煉大法中,每天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用心做「三件事」,正念也越來越強。我靜心向內找,由於自己沒有好好學法,停留在感性上認識法,沒有悟到大法更深、更高的法理、內涵,沒有認識到修煉的嚴肅性,固守著變異的觀念及根本執著不放,符合了舊勢力的安排,被舊勢力鑽了空子。我必須注重用法來歸正平日裏的一思一念,才能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同時,我開始挽回給大法帶來的負面影響。我寫了「退黨聲明」,交給了邪黨組織,在「聲明」中和對熟識的人,我講述了我為甚麼修煉法輪功,煉功後身體健康,道德高尚,家庭和睦的種種事例;我是在一九九九年「七二零」之後因遭受種種迫害而被迫放棄修煉的;我曾切身經歷過法輪功祛病健身的奇效,如果我堅持修煉,決不會得這樣的病。……

由於手術後一個月,癌症有轉移,醫生要求做六個療程的化療,同時還需做放療。我丈夫提出要我去醫院治療。我該如何做?我的丈夫沒有修煉,在惡黨對大法及中國民眾的長期迫害下,他的態度一直是,不得在他面前提及大法的事。以前一跟他講真相或提「三退」的事,他不僅拒絕聽,而且表現的異常激動。現在我明白了,是由於自己不正,根本就正不了自己的場。過去我由於執著自我,走了那麼大的彎路,更談不上救度眾生。現在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們都在想方設法的救度眾生。我丈夫也是眾生一員,他也需要被救度,我不能由於自己沒修好,強為一些事情,不僅毀了自己,又毀了眾生。只有心繫眾生,才能夠達到無私無我。我身邊的一切能不能夠正過來,那是由於我的心性標準所決定的。我只有堅定的信師信法,不斷的在法上提高,正念正行,才能夠、也一定能夠正周圍的一切。

我沒有拒絕丈夫的要求,但我的正念是足的,堅不可摧的。那天在醫院,丈夫去找醫生,我坐在車裏等待,想著自己對不起師父的慈悲苦度,對不起自己世界的眾生,悲從中來,淚水不住的流淌。恰好此時丈夫回來,看到這一幕,他默默無語。事後他對我說:「從你得了這個病,沒見你掉過一滴淚,總是樂呵呵的面對身邊的每一個人,好像甚麼事都沒有發生過,照常做家務和生活。你那麼堅強,醫生、護士、病友、親友還有你的同事,無不佩服。現在要你做治療,你卻流淚,這讓我感到震撼。」

修在自己,功在師父。大法在我身上表現出超常的威力。先是醫院檢查出我的血像不合格,不適合做化療、放療,緊接著,我丈夫和我的親友幾乎同時看到報紙報導的美、英醫學專家的最新研究成果(不適合做化療、放療)。我的親友們從異地打來電話,都反對我做化療和放療,丈夫的親屬也提出要尊重我的選擇。這時,我站在丈夫能理解的基點,給他講述了病的真正來源,修煉祛病的機理,他很認真的聽著。那天,丈夫突然一下子抱住我失聲痛哭:「我害怕!我知道不該在你面前流眼淚,但我忍了多少天了。我後悔當初沒有支持你煉法輪功,那時你的身體有多好。我相信你煉法輪功一定會好!現在誰說法輪功不好,我都不能接受!」

從此,我丈夫像變了一個人,給我提供了最好的修煉環境及條件,時常的提醒我發正念,還改變了以往從不做家務的習慣。我再跟他講真相,也能靜靜的聽了,有時候會問我一些修煉的事,提一些感到困惑的問題,經常用「自由門」登陸動態網等網站,了解真相,並做了「三退」。還配合我給他的一位受邪黨毒害較深的親屬做了「三退」。

我母親八十歲了,一九九九年「七二零」後,修煉也鬆懈下來,每天沉迷於打麻將,吃保健品,甚至幫親屬推銷保健品,表現的也很常人化。我用我摔跟頭的事例警醒她,我倆一起學法、煉功、發正念、講真相。母親現在表現的很精進,有同修說:「你這麼大歲數了,每天出去講真相,真不容易。」母親則笑著回答:「修煉路上還分老少嗎?」

我深深體悟到大法的威力,師尊的慈悲苦度!現在,我越來越懂的向內找的重要,尤其是看了師父對澳洲學員講法錄像後。在講真相過程中,暴露出自己的怕心、爭鬥心、好面子心、證實自己等等,同陌生人講真相也一直沒有突破。很多很多不好的心和執著,都需要自己不斷的分清,不斷的修去。儘管我每天都感到時間不夠用,甚至不捨得多睡,但我感到很充實,體會到修煉的樂趣。

這次過病業關,我體悟到一定要堅定的信師信法。在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修煉主要體現在救度眾生這方面,出現任何非常嚴重的病業或關,都不是師父安排的,是自己沒做好帶來的,被舊勢力鑽了空子。這時只有堅定的信師信法,大量的用心學法,找到自己的根本執著,下決心去掉它。抓住自己的一思一念,才能從根本上否定舊勢力的安排。我還悟到,珍惜大法就是珍惜自己的生命,這也只是能用人的語言表達的,其實即使這樣說,對大法也是不敬的,因為人的生命怎麼能跟大法比呢?我們太渺小了,而大法是造就一切穹體及宇宙一切生命的根本。任何一個大法弟子都必須敬師敬法,堅定的維護大法,證實大法,決不能給大法抹黑。個別的同修表現出很重的病業,說話做事不理智,造成家人、親友及部份同事對大法的不理解,甚至怨恨,使得他們不能被救度;個別的同修在表現出很重病業的時候,還不知道珍惜大法,大法書及經文在家裏隨處亂放,和生活物品混放在一起,不知道向內找、去掉根本執著,也給大法帶來一定的負面影響。還有個別的同修,表面上似乎在講真相,說話常人不明白,也在無意中抹黑著大法。這些都是讓我們痛心的事,從明慧網上看到有些常人都知道珍惜大法,不給大法抹黑,況且修煉人呢?

每天都看同修的文章,感覺同修們修的那麼好,法理悟的好,正念正行,對自己幫助很大。我寫了這篇交流文章的過程中,暴露出一些要去的人心,比如:好面子心,內心感到羞恥不願意觸碰的心,怕同修瞧不起心等等,認識到了就要下決心修去執著。

層次所限,敬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