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法輪功學員陳進樹遭深圳法院冤判六年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五日】據大紀元報導,深圳市寶安區法院於上月二十九日秘密開庭,以運輸《九評共產黨》及法輪功書籍的罪名強加於香港法輪功學員陳進樹,並非法重判六年。陳進樹全家聞訊後陷入悲痛之中,家人不服判決已提出上訴。

陳進樹在深圳的姐姐昨日接受本報採訪時哭訴,弟弟是冤枉的,弟弟修煉法輪功無罪。她指控法院製造假證陷害弟弟,將一宗二零零五年早已結案的案件強加到陳進樹頭上,是製造「人間冤案」,希望外界關注。

據悉,家人聘請的律師為陳進樹多次作無罪辯護,陳進樹也堅持自己無罪。在海內外壓力下,法院兩次延期審理,並拒絕家人旁聽。一月二十九日,寶安區法院在家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匆匆宣判。

法院缺乏證據 強加罪名

據稱,庭上深圳市檢察院指控陳進樹運輸有關書籍的所謂證據,是一位叫李成的香港人以香港利寶公司名義,透過貨運公司,以運輸塑膠薄膜為名,運輸二千多本《九評共產黨》及一百多本法輪功書籍到深圳。檢察院欲指證這個李成就是陳進樹。據悉檢察院提交了四個證人,都是曾經和李成聯繫過的貨運公司職工,但四人皆沒有見過李成,僅僅通過打電話的特徵,來判斷李成就是陳進樹。陳的律師以當局「沒有直接證據」為由,為陳進樹做無罪辯護。

陳進樹的姐姐更指出,更加荒唐的是,這宗被中共視為大案、要案的案件,已經在二零零五年處理完畢,寄貨人和收貨人都已經被關押,而這些三歲小孩都可以看出的破綻,居然成為重判弟弟的所謂證據。她氣憤地說:「大陸法院無法無天,這是一宗血淚史,是對我們全家毀滅性的迫害。」

媒體噤聲 申訴無門

她進一步說,中共抓捕並重判陳進樹,其實是想要打壓香港法輪功。在公安局提供給法院的資料上,也詳細列明陳進樹每一次參加香港法輪功活動的細節,包括參加退黨遊行等。「他們說,我弟弟參加香港法輪功遊行,參加香港退黨遊行,就想把我弟弟抓起來,並拿這個罪名套在我弟弟身上。」

「我弟弟是香港人,修煉法輪功無罪,參加遊行是香港人的自由,我弟弟這樣一個好人都給他們陷害,一國兩制體現在哪裏?他們這樣無法無天是在迫害人權。」陳進樹的姐姐哭訴說。

陳進樹近八十歲的老父在得知兒子被冤判後非常氣憤,連日來茶飯不思,身體狀況堪憂。陳進樹的姐姐在弟弟被捕後也瘦了十多斤。她說,全家為營救陳進樹,曾經多次寫信給檢察院、法院、公安局等部門,但都石沉大海。他們又曾經聯絡過《南方都市報》等大陸媒體,但對方就以法輪功事件太敏感而不敢報導。

中共懼怕《九評》和退黨

一直跟進陳進樹案件的「全球營救受迫害法輪功學員委員會」香港分部發言人陳瑞津表示,中共國安曾透露在二零零三年開始監視陳的活動,他們曾經不斷地對陳的家人說:就是因為陳進樹不斷地參加法輪功活動,一定是一個骨幹份子。

目前共有三名香港法輪功學員和一名學員家屬被抓捕,除了陳進樹外,另一名香港學員林麗霞上月八日被深圳法院判刑三年。有國安曾經揚言對進入大陸的香港法輪功學員「見一個抓一個」,陳瑞津指出,根本原因是他們害怕《九評》及退黨潮。她呼籲香港各界關注港人在大陸的人權。

現年四十九歲的陳進樹去年四月十六日入境深圳探望他的父親,在深圳富臨酒店請他父親喝茶時,突被衝入的數名國安綁架,隨後國安又搜查了他父親的住家及工廠。十七日,深圳市公安局寶安分局以陳進樹修煉法輪功為由,向家人發出一張刑事拘留證。去年七月二十五日和十一月二十五日,深圳市寶安區法院先後兩次秘密開庭審理此案,拒絕家人旁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