養成向內找的習慣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三日】我是最幸運的,因為我在學法時已養成了向內找的習慣,所以幾乎每天我都在法中歸正人心、觀念,在法中悟到每一關、每一難或每一個不高興的事都是師尊的苦心安排,目地是暴露我的魔性,修掉各種人心,提高心性,昇華自己。師尊給予我的很多,因為我不放棄任何一個向內找的機會,我感到自己提高得很快,本體的變化也很大。在精進的時候幾乎每天都有在法中去掉人的殼,從人心的執著中走出來。

在我最痛苦的時候,認為對方越傷害我的時候,我越會捧起法,法就會展現出來,找到給我製造痛苦和矛盾的根源──人心的執著,我堅定的去掉它、排斥它、否定它,求師尊加持,當執著的物質去掉後我感到自己的變化,感受到舊宇宙在解體,新宇宙在形成,眾生在得救,自己空間場那種天清體透的殊勝無以言表,內心充滿了喜悅、充滿了慈悲與祥和,同時也感受到了師尊的洪大慈悲。我常常被師尊那洪大的慈悲感動的淚流滿面,我和層層宇宙的無量眾生無法用人類的語言報答師尊的慈悲救度。只有在法中時時歸正自己,不阻礙師尊對我的苦心安排,才真正對得起師尊。

下面我把自己學法心得介紹給大家。

一、個人修煉

我是九六年得法,得法初期不知道學法,在老同修的提醒下,才強迫自己學法。在學法中,最大的感受就是法強調弟子要向內找,大法至簡至易,修的是最快、最捷徑的,直指人心,真正的是指出那顆人心,去那顆心,層次就突破的非常快。那時我就暗下決心,我要在中間大道上修。我知道了法的珍貴,有一種在法中歸正自己的渴望。

我是上班族,在工作中,知道了法對我的要求,要全身心的投入工作,那時每分、每秒都充份的利用在工作上。學法時間對我來說很少,但是那時無論學法,看師尊講法錄像,我都會認真的看、聽,唯恐落下一個字,所以那時師尊講的法,講法的口氣,都刻在心裏,直到現在還記憶猶新,尤其對弟子講的向內找的法更是刻骨銘心。

在個人修煉期期間,幾乎每天都在過關,每到關難時,我都能體悟到是師尊的苦心安排,是為了提高我的心性而設的,而且感受到師尊就在我身邊,儘管我甚麼都看不到。每當我過不去的時候,就捧起法,用法衡量,無論人心怎麼執著、難過,我都會利用本性、清醒的真我與執著的我分開,並且排斥它,反對它,抵制它,把不願放下執著的假我放到手術台上,對他開始解剖、分析,直到人心徹底放下為止。無論人心再難過,再不願放下,只要我在法中悟到,我都會以法為大,放下難放下的執著。所以自己感到變化很大。

二、向內找的心路歷程

我在看守所期間,因被人情帶動招致迫害,挨了管教隊長的警棍,當時為了抵制、揭露迫害,我們寫了揭發檢舉信。看守所得知這一消息,全所上下全部出動突擊搜監,管教隊長把我寫好的揭露邪惡的信搜走,並當著全體女監室的人說這封信怎麼傷害了她。

事後,我在反思,如果這件事真的符合法,不應該是這種結果,肯定是我有擰勁的地方。學法(手抄經文)向內找。當我把自己溶於法時,用法衡量自己的行為,發現我是帶著怨恨之心,爭鬥之心,報復之心寫的這封信,是因為我的強烈執著才導致邪惡抓住迫害我的藉口,來操縱他們來對大法弟子犯罪,原來是我的執著造成的,根子在我這兒,是我沒修好,在毀這個為法來的生命,和她對應天體的宇宙眾生。我要挽回她對大法的誤解,要挽救這個生命。我真誠的給她寫了一封信,承認我錯了,錯在了哪裏,法是怎麼講的,我沒有做到,不是法不好,是我沒有做好。這封信對她產生強烈的震撼,被我的真誠和理解感動,她徹夜未眠,她感到世界上只有我一個人能理解她內心的苦衷,她很感激我。以後,她真正的把法和同修不好的行為分開,而且公開承認:「法是好的,你們沒做好是因為你們沒有理解好法。」在我離開之後,聽說她對後被關進去的大法弟子特別善。我體悟到,是我們的真誠和做了錯事不掩蓋的行為打動了她,從內心啟迪了她的佛性,喚醒了她心底的善念。

在學法修心的經歷中,有一件給我留下深刻教訓想和同修交流一下。我地區家庭資料點被破壞,惡徒在大法弟子家抄走一汽車設備和真相資料,有兩位同修被綁架。我被其中一位同修的丈夫舉報,被惡徒追捕、跟蹤、監視。當時對我來說,躲起來是最安全的。可是我認識到流離失所是舊勢力的安排,這意味著我的生活、工作和社會交往、鄰里關係都要發生改變。我不能打亂這一切,要留在這裏,過我的正常生活和修煉。念一定,我把自己關在家裏,利用四天的時間在家調整,正念清除,再學法向內找。當時學法干擾非常大,邪惡抑制我的大腦,雜念叢生和迷糊,我必須集中強大的正念清除干擾。有時一段法要反覆看好幾遍才能看到表面的內涵,一講法當時我學了四、五個小時。無論怎麼艱難,我都不能放棄學法,出現了這麼嚴重的迫害,一定是自身修煉出現的問題,用法衡量對照,才能找到導致這場迫害的根源。

我這樣做:一是整點發正念,清除迫害因素,正念否定,決不允許邪惡以任何藉口對我迫害,走師尊安排的路。二是同時發正念清除干擾學法因素,清除干擾我學法得法,從本性認識法的邪惡因素。同時我加強向內找的願望:我一定把執著找出來,從人中走出來,我不能因自己的執著讓邪惡操縱眾生對大法犯罪。努力調整到靜心學法的狀態,當我真能靜下來學到法的時候,法的一面就展現出來了,讓我看到自己的執著:顯示心、嫉妒心,證實自己、追求圓滿的心,給自己樹立威德的心,怕跟不上正法進程的心,強烈的幹事心等等。最後終於找到了這些執著的根,求執著自我的私心,每個執著的背後都源於私,這是舊宇宙的根本屬性。任何執著都不是真我,只有真、善、忍構成的我才是真我。學法時,感到師尊幫我拿掉了執著的物質。再學下去,悟到了邪惡迫害我的這個安排已被徹底清除了,邪惡的如意算盤再也如意不了了。

學法再往下,思路打開了,我們建立了資料點,因心性不到位,又每個人都承擔了具體項目,心裏承受壓力很大。學法作息和時間被打亂了,學法時間短又不入心,實際已是人在幹事了。在資料點的運作當中同修之間又都強烈的執著自我,不為對方著想,出現了矛盾找的都在找別人的不足,都不願找自己,互相之間間隔非常大,而且相互干擾。有些同修因修煉狀態不好,機器經常出現毛病,自己又解決不了,直接找懂技術的同修又找不到,心浮氣躁的找協調人,協調人也被她帶動,再去找認識懂技術的同修,一件事干擾的不僅僅是一個同修,而是整體,但誰都沒有意識到,因誰也達不到靜心學法的狀態。也悟不到此時已經是被舊勢力安排操縱的具體表現了,而且同修之間都想改變別人,說服別人,都不想改變自己的人心使資料點的場非常不祥和,在這個場中的每個人都不舒服,而且做資料也不順利,其實這已經是邪惡迫害的先兆了。當迫害發生了,才想起來找自己。

通過這場迫害,我認識到了修煉的嚴肅性和自己的責任,修不好自己牽動的因素很大,邪惡會抓住迫害我們的藉口,淘汰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的生命,可是我們是宇宙的保衛者,要為一切正的因素負責,要對眾生、世人負責,那麼我們決不允許舊的邪惡因素在宇宙中存在,利用我們的執著來操縱世人(特務、警察)對大法犯罪,從而失去被救度的機緣。徹底清除邪惡,不是為了我,而是為了眾生得救,這種完全為他的境界昇華是在學法中發生改變的,我的空間場又變的天清體透了,到第四天我再出家門時,感到周圍的環境徹底改變了,可疑的身影也消失了,邪惡因素消失遁形。

寫到這聯想到一個問題,有些同修邪惡已經迫害自己了,我們才想起來找自己,其實還是在舊勢力安排的魔難中修煉,因為邪惡的舊勢力的目地已經達到了,讓參與迫害的世人對大法犯了罪,失去了被救度的機緣;讓家人承受精神痛苦,和物質、財力的損失,從而對大法反目相看,把家人推下去了;同時又牽扯同修們救度眾生的精力,為了營救同修去發正念、講真相、勸家人要人,已打亂了同修有序的證實法的安排,所以每個人都沒有跑出舊勢力的安排之中。當我們學法困或長期不靜心學法或發正念手變形,其實問題已經非常嚴重了,已經是邪惡迫害我們或身體的前兆了,一定要嚴肅的對待自己修煉所出現的問題,多學法,多問問自己,要有一顆在學法時找不到自己的執著不罷休的氣概,我想甚麼問題都能解決。

在學法修心的經歷中,還有一件給我留下深刻印象的事想和同修交流一下。

我周圍的一個同修讓我去電腦城買包××牌的複印紙,因辦別的事耽誤了沒買上,買了別的牌子送給她,她認定這個紙不好,並且一再指責埋怨,我當時還能保持一個平靜的心態。我要把我剛用的她用的那牌的複印紙送給她,把那個不好使的留給了我,可是萬沒想到,她認定那包紙不是她用的那個牌子,是我給她掉了包,還要到我家捉贓、拿證據。當我把她不要的那包紙打開,她瞪著眼說這個紙就是她要的那個牌子,她認定我偷梁換柱,我一下承受不住,氣恨、委屈一齊上來,為了表明自己的清白,對著師尊的像發誓。事後也很後悔,自己沒做到忍,沒做到善,但都是表面。只有學法向內找,悟到了是邪惡利用矛盾間隔我們,削弱整體的力量,那麼決不能讓邪惡得逞,我就把自己所有悟到的寫出來送給了這位同修。這位同修把她的想法說出來了,認為我私心太大,還要找我女兒商量怎麼幫我。我很奇怪她怎麼會有這種想法,我感到找了半天執著好像還是沒有找到導致這場矛盾的根源,我還委屈,間隔的物質還存在,我一定要把這個執著找出來,透過假相看本質,徹底清除阻礙我從本性認識法的一切人心與觀念,求師尊加持。同時努力調整自己學法時的心態,靜心學法,儘量達到讓法的每一個字都打入我的大腦中,當我把自己溶入法中時,突然想起了我這一段的表現,幫助這幾個同修改善修煉的環境,想把那幾個同修聚在一起交流如何學好法提高心性,達到整體昇華的目地,表面上是為同修好,實際是幫同修的心,才引起同修想幫助我的心,這才是矛盾背後的真相。師尊為了讓弟子提高苦心安排了這場矛盾,目地是能讓我在矛盾中看到自己的不足,在法中能悟上去,我被感動得落淚。師尊,我一定要把這顆心去掉,不能辜負師尊的慈悲救度。那麼幫助同修為甚麼不對啊?學下去,悟到了法理,幫助別人在人的理是做好事,是善,但修煉的人畢竟不是常人,得用高層次的理衡量,那麼幫助同修背後又隱藏著哪些人心?怎能幫助同修?說明自己比同修能力強、修得好、法理清,比同修層次高才能幫得了她,認為自己有能力幫同修,那麼是不是認為自己修得好,把自己擺在同修之上?是甚麼心?是顯示心、證實自己的心,把自己擺到同修之上的心,把自己的觀念強加給別人的心。那麼,不用幫應該用甚麼呢?再學下去法理又清晰了,同修之間沒有誰高、誰低,都是師尊的弟子,都同時是被師尊在地獄裏撈起來的,在師尊眼裏,都是一樣的生命,那麼同修之間都是平等的,只能互相提醒、相互鼓勵、相互攙扶的走好每一步。當法理徹底明白時,我感到了這是剜心透骨找自己到脫胎換骨的變化,是從人走向神的過程。內心的輕鬆無以言表,同時感恩師尊的慈悲。當我剛剛明白這個理,慈悲的師尊就安排解決了這個事,那個同修非常後悔自己的所為,也非常難過,要求我們在一起學法、交流,在交流時,我和她的間隔徹底清除,又恢復原來的和諧。

三、用法指導自己的行為

我在修煉中,養成了每做一件事先用法衡量一下,如果一時不知怎樣做,就得學法去悟了。例如,當周圍同修被邪惡綁架後,好多同修出於同情都主動的去看守所送衣、送錢,最後同修聽說要非法重判。我鄰居同修找到我,叫我給被迫害的同修捎去500元錢,因為這件事我從來沒有從法中悟過,不知送錢是否符合法,並答應同修等我悟到了再作決定。因我有想從法中悟的願望,所以在靜心學法中就悟到了。這錢不應該送。這種行為是同修情,是承認邪惡迫害的表現。如果被非法關押的同修很快就會無條件釋放,誰也是不會送給她錢、物。同修們為甚麼付出這麼多寶貴的時間為她送錢、送物?是潛在意識中承認了在她家搜走一大汽車東西,肯定輕不了,肯定會重判的觀念,認為一時她出不來了,才會有這種行為,這是一種變相的支持邪惡,也是在給邪惡輸注能量,在加重對同修的迫害。同修不應該被迫害,應該立即釋放,這才是符合法的。當我把自己的認識與同修交流後,同修們也都意識到了這種做法不太對勁,自動停止了。

四、修正自己的一思一念

同修送給我非常精美的聖誕晚會光盤,下班回家我把自家樓口放了四份。次日下班回家發現晚會盤沒有人去拿。當時我很無奈,認為世人太麻木,有抵觸,這麼好的盤不看,太可惜了。到底是甚麼因素阻礙他們得真相?全面否定對他們的邪惡安排,可是沒起作用。我開始找自己了,找我對鄰里們的態度。他們一部份人三退了,也知道我是好人,也知道大法好,但同修們發的真相,從來都沒有動過,我認為這些人太麻木,我這種心態是對他們抵觸真相態度的默認,認為他們就是這樣的,產生了一種無可奈何的消極狀態。我是先承認了他們的態度,再去清除阻礙他們得法的邪惡因素,實際就是在邪惡磨難中反迫害,是我的觀念在阻礙了他們了解真相。他們都是為法來的生命,應該無條件的支持大法、同化大法才對,一定是邪惡因素在鑽我的思想空子,阻礙了明白的一面得救。扭轉觀念,全盤否定邪惡舊勢力的一切安排,正念清除。第三天,三層窗台上的有人動過,第四天早上三層的和一層的晚會光盤被人拿走,第五天,二層的和四層的晚會光盤被鄰里拿走。通過這件事意識到了自己的觀念對世人起的作用,不帶任何觀念發真相會救更多的人。

還有一件事,最近我家的新唐人經常出現無信號,到大年三十這天信號強度為零,沒有圖象,到樓下常人家(與我使用一個鍋)檢查信號質量也是零。技術同修得知這一消息,決定抽出寶貴時間幫我檢查一下,表象就是大風把鍋的角度改變了。我在理順自己的思想:當時我看到窗外的大風,擔心鍋受影響,從那以後,新唐人節目經常出現無信號,我明白了自己的這一念是影響電視收看的根源,再看新唐人電視,一切又都恢復了正常,他家的信號質量是59%,我家的是63%,大年三十誰家也沒有耽誤看新唐人新年晚會。不正的思維活動產生干擾的教訓太多,要減少不必要的干擾,就要放棄常人的任何觀念和不正的思維活動。

我被非法關進看守所裏,我監室的管教隊長是迫害大法弟子的四大惡人之一,已公布在明慧網上。我對她是這樣認識的:地球上的人都是為法而來的生命,有很多是冒天膽下來得法的,只是被舊勢力安排來迫害大法弟子從而銷毀她們,這是舊勢力安排的。師父不承認,作為大法弟子我也不承認,我就是要盡自己的最大努力救度她,真的救不了她也是我最大的遺憾。說來也神奇,她認為我是發自內心的對她好,在我面前她從來也沒惡過,她找我談話總是被我的思維帶動,她給監室開會講的話好多都是我講給她的。她不止一次的對我說過:「不知怎的,我要是大聲對你說話就有一種犯罪感。」我知道這是法的威力!以後的日子,她利用很多方式表達對我的敬意。相反,有一同修認定管教隊長就是被淘汰的對像,這位管教隊長莫名其妙的總是看這位同修生氣。

面對當地派出所的辦案人員,我對自己有一個約定,絕不允許自己的任何錯念和執著導致警察對大法犯罪,我要珍惜他們的生命要對他們的未來負責。邪惡迫害這幾年當地派出所從來沒騷擾過我。在十七大前後,邪惡對大法弟子要進行回訪,而我做夢看到另外空間的景象:當地派出所的警察對我特別好,他們主動替我擺平了自己遇到的麻煩。我悟到是我的正念起的作用,淨化了自己的空間場,在我空間場的警察都被善化了。通過這些實例,使我認識到了大法弟子的思維是多麼的重要,作為真修弟子必須嚴肅的對待自己的一思一念。

五、大腦是一個容器,法裝得越多變化越快

每當我休息時,我會延長學法時間,這樣不僅能發現自己修煉中的不足,還能悟到師尊要求我做甚麼,怎麼做最符合法,以及我該做甚麼,怎樣做得更好,為甚麼這樣做的法理。使自己在修煉的路上少走了許多彎路。

這是我學法時的一點體會,按法的要求還相差很遠,我會更加精進實修,不給自己修煉留下遺憾。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