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神傳文化】讀中國四大古典名著有感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二日】修煉之後再讀《西遊記》《紅樓夢》《水滸傳》和《三國演義》,就是另一番感受了。

我感到《紅樓夢》、《水滸傳》、《三國演義》涵蓋了人類社會一切階層「成住壞滅」的過程,無論是一個國家,一個家族,還是一個團體,都要經歷產生,昌盛,敗壞,滅亡的過程,之後又在消亡中產生新的生命,周而復始。這三部作品的結局都是悲劇性的,人世間的一切都繁華易逝,雲煙過眼,帝王將相,才子佳人,功名利祿,悲歡離合,愛恨情仇,到頭來不過是一場大夢。夢的背後主宰著這一切的,是那不可逆的天意。只要是人,就在這種狀態中生存,結不完的冤,解不完的怨,一生一世結束了,似乎不了了之,卻不料還有來生的延續,恩怨依然要彼此清償,欠下的業力還是要承受,生生世世,沒完沒了。

現在看到研究《三國演義》的一些人,對其中的機械狡詐津津樂道,就非常詫異他們怎麼就沒看到《三國演義》裏有一首詩寫著「生死人常理,蜉蝣一樣空。但存忠節孝,何必壽喬松」呢?然後才想起來自己修煉前又何嘗不是如此,受了共產邪黨的教唆,只會從傳統文化中尋找負面的東西,打著「古已有之」的幌子為自己的墮落開脫。是修大法了,明白了「真善忍是衡量好壞人的唯一標準」,才去掉了那些不好的觀念和思想,才懂得如何從一個事物中領悟正面的東西,才真正的開始學會做一個好人。

中國古代四大古典名著中,只有《西遊記》的結局是圓滿的,這預示著人只有走修煉的路,返本歸真,才是完滿的歸宿。不管期間經歷了多少苦難,都不能夠鬆懈修煉的意志。唐僧似乎是個沒甚麼本事的人,沒有降妖除魔的能力,但是他能堅持,不但自己堅持,還能引導著他的三個徒弟走正路。他有三個護法徒弟,一直保護他西天取經,圓滿功成。

最近在《閱微草堂筆記》中看到一段記載,說滄州有一個學究與狐為友,這個狐狸身材瘦小,相貌像五六十歲的人,衣冠不古不時,作揖行禮也安詳謙謹。狐狸與前來拜訪它的人縱談,大旨是勸人學道。狐狸說:「吾曹辛苦一二百年,始化人身,公等現是人身,功夫已抵大半,而悠悠忽忽,與草木同朽,殊可惜也。」──人身多麼難得,沉迷於人世的種種執著中不肯修煉返回去,任憑人身與草木一樣凋零腐爛,這是連狐狸都感到可惜的事情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