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林左旗大法弟子季雲芝被迫害情況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內蒙古赤峰巴林左旗大法弟子季雲芝堅持修煉法輪大法「真、善、忍」,多次遭中共邪黨惡人綁架迫害,2001年在圖牧吉女子勞教所被迫害致殘。2008年因奧運,再次遭巴林左旗國安、「610」、派出所等幾個單位的惡人綁架並被非法勞教,直到被迫害的生命垂危時才讓家人接回。

下面是大法弟子季雲芝在2008年遭受迫害的部份真相。

2008年4月25日晚,季雲芝在從婆家回來的途中遭到了左旗國安、「610」、派出所等幾個單位的惡黨人員的綁架。據目擊者說,當時有8、9個人綁架季雲芝,造成了季雲芝心臟病突發,當場抽的不省人事。在這種情況下,惡黨人員還是把她抬上了警車拉到看守所。

到看守所後,他們沒有人性的把生命垂危的季雲芝放在冰涼的水泥地上,躺了一個多小時。在這期間,以獄醫汪基拉為首的一夥惡人對季雲芝以搶救為名進行了殘酷的迫害。她頭頂被扎出血,人中被扎到骨頭,腳心多處被扎出血。由於不停地抽搐,季雲芝的雙手手背不停地摔在地上,致使手背摔青,腫的像包子。汪基拉見季雲芝不停地抽搐以為她是裝的,就毫無人性的說:「抽有啥用,上次你一回回這樣了,也照樣勞教你了。」

當季雲芝被送到監號時,看到她被迫害的慘像,有良知的犯人都說:這些沒人性的,把人打成這樣。這天季雲芝整整抽了一宿,看守所無人過問,只有王玉蘭等兩名犯人輪番坐在她胳臂上壓著她的胳臂不讓胳臂動。在非法提審時,由於季雲芝身體不停的抽動,使她的頭不停的撞在牆上,提審的惡警竟然揪著她的頭髮往前拽。

在季雲芝抽的不省人事的情況下,看守所的惡人還把她拖出去照相,把她的雙腳腳趾都拖出血,手銬銬進肉裏很深(現在還有很大的疤痕),穿便衣的惡人狠狠的打她的嘴巴子,致使她的臉青了一個多月。當季雲芝清醒後,指著自己的傷對副所長李國柱說:「看他們把我打的」。李卻不疼不癢的說:「過去就過去了」,可見這些警察被共產邪黨馴養成了冷漠、麻木、善惡不分、毫無人性的工具了。

季雲芝在左旗看守所被非法關押6天左右,她滴水未進、粒米未吃。惡警們對她進行了野蠻的灌食、直至灌嗆才罷手。在這幾天裏,由於邪惡的殘酷迫害,使她的身體多處青紫,傷痕持續了一個多月後,才逐漸消失。

由於季雲芝被迫害的身體極度虛弱 ,惡人們怕她死在看守所,用了非法的、卑鄙的手段,於2008年4月30日由李國柱、汪基拉和一名女警把她送到了呼市女子勞教所。

在勞教所期間,季雲芝生活一直不能自理,一切靠別人幫助;由於長期被迫害,心臟病復發,兩次被送到呼市第一醫院(人們都稱這所醫院為二院,但門口牌子寫的是第一醫院。這所醫院前面是普通人治病的地方,後面是犯人治病的地方用鐵絲網圍著。)搶救。即使在搶救期間,她仍受到非人的折磨。由於季雲芝吃不下東西,吃甚麼吐甚麼,包夾她的惡人白翠娥(勞改犯)、劉愛蘋(勞教犯)和王愛香(犯人)強迫她吃東西,不吃就騎在季雲芝身上野蠻灌食,造成季雲芝兩次休克,昏死過去。其中有一次劉愛蘋騎在季雲芝身上灌食,造成季雲芝抽的休克,劉愛蘋就用涼水噴季雲芝。還有一次她們給季雲芝強行灌食時,把季雲芝的嘴摳破了,灌進兩匙奶,她們為了請功、減刑在記錄上記上季雲芝喝了一碗奶。王愛香等把季雲芝的雙手用布帶子綁在床上,不讓其活動。

院方惡主任李齊放(音)看季雲芝不吃不喝,就陰險並帶威脅的說:「這是醫院,這是救你呢,你不吃?給她插鼻飼,有開口器,有的是法收拾你。這是現在了,要是過去收拾不死你。你死在這裏你家人知道你是咋死的嗎?讓她喝!」有院方惡官撐腰,包夾們對季雲芝的迫害就更肆無忌憚了,劉愛蘋等多次毒打季雲芝。

在這所謂的搶救期間,在惡人的殘酷迫害下,季雲芝出現了兩次病危,直到季雲芝的家人趕到醫院後,惡人對季雲芝的迫害才有所收斂。

2008年10月初,季雲芝第二次出現病危症狀,被醫院確診為心臟衰竭、膽結石等三種病,勞教所同意保外就醫。2008年10月8日家人接回季雲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