內蒙古赤峰市曾兆寬全家常年遭邪黨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九月二十六日】

一、一家人煉法輪功受益

曾兆寬一家,家住內蒙古赤峰市松山區(現歸屬紅山區)的一個比較偏僻的農村,一家人煉法輪功。沒煉功前,妻子、女兒體弱多病,村裏人都知道,別人家有人突然不舒服,讓他們家找藥,肯定能找到。妻子季蘭榮小腹處長了個硬包,經常疼痛,因為家裏生活比較拮据,還要供三個女兒上學,所以有時只吃點止痛或消炎藥將就著。大女兒經常頭痛、頭暈、流行感冒、神經衰弱等,吃了很多藥也不見好轉,真是有病亂求醫。後來無奈之下,家裏人又找了有附體的人(農村人稱「香頭」)給大女兒看過,也沒解決病痛的折磨,還經常做惡夢。

96年自從煉了法輪功後,妻子、女兒終於擺脫了病痛的折磨,一家人其樂融融。

二、惡黨人員非法上門騷擾、敲詐勒索、關押、勞教

從99年7月20日江氏流氓集團迫害大法以來,這家憨厚老實的農村大法學員雖學法不深,卻遭受了被敲詐勒索、非法關押、勞教的各種迫害:

99年7月20日邪黨開始迫害法輪功,當地公安局、派出所到曾兆寬家騷擾,欺騙說先拿走大法書看看,過段時間再送回,然而卻是有去無回,開始了全面的打壓。

當時他擔任村委會會計,經常遭到政府人員的恐嚇、施壓,說他們家裏人越級上訪(只因99年4月25日後家裏人向市政府信訪辦寫自己煉功後受益情況)。當時曾兆寬剛剛煉功不長時間,由於害怕不敢煉了。政府人員恐嚇他,讓他看好家裏人。大女兒曾顯東在99年7月20日被劫持到松山區穆家營派出所一所(因當時她在那租房),遭到松山區公安局的非法傳訊,並讓她寫不能再煉功的「保證書」,否則就不放人,被非法關押了一天(單位經理給保出來)。

在此之前,也就是99年4月25日後的一天晚上10點左右,一夥人(大約有五六人)有的喝的醉醺醺的,闖進她們租的房(當時是三個人住,只有她一個人在屋,另兩個人出去了),他們叫囂說是派出所的,其中有一個叫劉森的,讓辦暫住證,有的在屋裏翻大法書籍,並問了問在哪煉功和煉功情況。走時有一個人說借她的大法書看看,而另一人恐嚇她,摘下她身上帶的法輪章拿走了。

後來曾顯東她們到松山區公安局反映情況,當時局長(姓汪,已退休,99年曾參與迫害大法弟子)答應要回法輪章,並讓她不要再和別人說此事,而且說他還想煉,後來他留下《轉法輪》並讓曾顯東給找來講法錄像帶(99年7月20日前要回),其實是以此為藉口為後來迫害找理由。

99年10月末,惡警再次到曾兆寬家騷擾抄家,抄走了師父法像,二女婿、三女兒、姪女、姪子被劫持到當地派出所,用棒子打,電棍電,並被敲詐勒索每人二百元。曾兆寬的大女兒因拒絕簽字,而被非法關押進赤峰市看守所(園林路中段)。她在看守所裏煉功,遭到看守所惡警的毒打、電棍擊、吊銬,二十多天後被當地派出所接回,後來惡警經常到家騷擾。

2000年「兩會」期間,曾兆寬的妻子、四個女兒進京上訪(因不明真相的大法弟子家屬舉報,中途被劫持綁架),她們上訪時借的800元錢和自身帶的全部錢被惡警勒索。回來後在松山區公安局遭到國保大隊長梁佔廷的辱罵、拳打腳踢,惡警薛洪軍的侮辱、電棍擊。而後在赤峰市看守所關押一個月後,妻子和三個女兒被劫持到當地派出所,被迫幹了一個星期活才放回,大女兒被非法勞教一年,惡警向曾兆寬勒索400元,說是送大女兒勞教的費用,有一個惡警拿走了一個祖上留下來的古董花壇。

2000年4月25日前後和10月1日前後,當地派出所和政府跟蹤至家裏,每天派五、六人輪番在他家住,家人24小時被監控。開始時讓全村人輪班管飯,後來村裏人都罵,曾兆寬也不想給村裏人添麻煩,就在自家吃。後來村支書記看不過去,才決定村委會買菜,前後估計有一個月的時間。而且白天惡警要知道曾兆寬家學員幹甚麼,晚上這伙人在曾兆寬家打麻將到半夜;而曾兆寬家人白天到山上幹農活,晚上很累,還要聽亂七八糟的麻將聲,干擾了他們家的正常生活和休息。夏天正農忙時節,政府人員卻要給他們辦洗腦班,被妻子嚴厲拒絕。此後,政府和派出所又在村裏找了四、五家監控他們一家人,並揚言說已布下了天羅地網。

2001年,大女兒解教,惡人經常去家騷擾,個別不明真相的人受利益誘惑,經常舉報他們家裏人的行動,一個村民說過一個舉報電話就可以得到300元。由於大女兒被他們認為是重點,所以她每次出門後市裏的惡警都有跟蹤,個別時候還背地裏錄像。11月底,一大法弟子家屬(常人)給她打電話,說他妻子(被非法關)進(監獄)去了,不要到她家去,因電話被監控,這位家屬據說被敲詐勒索5000元才放回。

2001年12月份左右赤峰市公安局、松山區公安局、紅山區公安局、當地派出所去了四個車,將近二十人,其中有好幾個武警,又去非法抄家,綁架了曾兆寬、大女兒、二女兒、女婿、三女兒、五女兒,非法關押在赤峰看守所。一個月後除大女兒外,都放回,並且被敲詐勒索3000元。說是到年底把大女兒也放回,家裏人去找,也沒放,又推脫說正月放回,也沒放。相反在2002年3月份,當地派出所到曾兆寬家騙他們(有二女兒、女婿、三女兒、五女兒和曾兆寬本人)說到市裏開個會,結果直接把他們送到松山區拘留所,第二天就被綁架到五原勞教所、呼市女勞教所,非法勞教一年,大女兒被非法勞教三年。就在家裏人6人被勞教,家裏只有妻子季蘭榮和二女兒家三、四歲的孩子,在那種生活更艱難的情況下,當地惡警還要繼續迫害他們家,當時二女兒家裏還種著大棚,菜急等著賣、飼料需加工,還養著好多烏雞、豬。而妻子季蘭榮沒時間看孩子,只好讓他奶奶家人接走,妻子每天只好來回走8公里的路、背上飼料到二女兒家餵雞、豬。就這樣還沒兩天,惡警誣陷她背著袋子放資料,把她綁架到派出所,拳打腳踢、電棍電,晚上也沒放,深夜她走脫流離失所,年底家人才接回。當時因全家都被綁架,二女兒家的雞豬沒人喂,雞死的死,丟的丟,豬餓的自相殘殺,慘相目不忍睹。後來鄰居知道了,幫著餵了一個月。

在勞教所他們遭受了多次洗腦迫害、奴工勞動。曾兆寬因精神壓力大,血壓長期高達200多,2004年12月曾兆寬因腦溢血含冤離世。在呼市女勞教所的四姐妹,身上帶的一點錢,都被勞教所給剋扣成床單被罩錢,她們平時的生活用品都是大法弟子幫助買的,出所時,大法弟子們給湊夠了路費,卻被勞教所剋扣成了勞教服錢(勞教服錢二百多,勞教服在解教前都被收回,再賣給新去的),惡警說是拿解教證就能坐上車,結果三姐妹被攆下火車,當天在火車站過了一宿,後來打電話找到了當地的大法弟子,借了錢才回到家。

現如今,這家人在邪黨的「敏感日」,仍要受到當地(紅山區文鐘鎮)綜治辦及惡警的騷擾,甚至勞教所的惡警也到他們家去騷擾。這幾年來,他們家所遭受的迫害還不止這些,僅把知道的一些情況寫了出來。

曾經參與迫害相關人員有(有很多不知道名字的) :
赤峰市610頭子:楊春悅
原松山局局長:汪某
原國保大隊長:梁佔廷、張英(已惡報死亡)、徐國鋒
國保大隊惡警:薛洪軍
松山區一所:汪景合、劉森
紅山區國保大隊長(蒙族,名字未知)
以下參與迫害的人員現都已調離,望知情者把其聯繫方式給予曝光
原派出所所長:於泉(家住紅山區市裏)
原派出所指導員:張耀華 惡警:王文
綜治辦:曲英輝
原赤峰市看守所所長:陳某 原赤峰市看守所惡警:馬某、徐某、王某(女)、溫某等

註﹕望對赤峰市看守所知情的廣大同修,把原赤峰市看守所惡警的名字及聯繫方式以及惡警的惡行給予揭露曝光,以便更好的向他們講清真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