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師父的大法徒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我從小非常愛看、愛聽神話故事,嚮往著神仙的長生不老、自由自在。上了十幾年的學之後,受了中共系統的進化論和無神論的洗腦,思想受到污染,可心中的那份渴望一直存在。所以,當九六年三月我有幸讀了寶書《轉法輪》後,中共強加給我的進化論和無神論的這些思想上的枷鎖一下子就被破除了,覺的法輪大法太好了!這才是我要找的!我趕緊找到借給我書的人,表示我也要學大法。第一次參加小組學法時,我就下定決心:堅修大法,無論遇到甚麼情況,都要一修到底!

修煉的根本是提高心性

我每天利用閒暇時間學法、背經文,並在心中告誡自己:我現在是大法弟子了,一定要按法的標準去做,不能給大法抹黑。無論是在單位、社會上,還是家庭中,我都嚴格要求自己,漸漸的心性得到了提高,大法的神奇和超常也在我身上體現。夢中師父用法輪給我清理身體,法輪像風扇一樣旋轉,主元神出殼上了一層又一層的天。修煉一個月就摘掉了戴了多年的近視眼鏡,高血壓、心律不齊等症不翼而飛。

修大法,師父把我從地獄除名。一天,學法時我明白了放下生死之念的一層法理。第二天工作時無意中手碰到了高壓電,當時只聽「嘭」的一聲,一團大火球一閃。在場的人嚇壞了,可我一點事沒有,只覺的身體清清涼涼的,很舒服。我馬上悟到是師父為我承受了命債。如果沒有師父的慈悲呵護,我們根本就修不了啊!

隨著多年學法,並能靜心學法,心性在昇華。《轉法輪》中提到的身體變化狀態,很多我都體驗到了。大法的法理也不斷給我展現出來,有時真的感到《轉法輪》的每個字背後都有無限內涵,無邊無際……那時的變化真的很快,有時來不及體悟又變了。

正在我覺的自己煉的挺好時,師父為了讓我儘快提高,成為一個真正修煉的人,開始不斷的給我安排關、難。考驗主要是來自家庭的,妻子開始阻止我參加小組學法、集體煉功。通過學法向內找,發現自己惰性大,不大願意幹家務活,所以妻子抱怨。師父給安排這件事,是為了讓我去掉惰性啊!於是我承擔了一些家務。集體學法,煉功也準時參加了。有一次我做菜,做了我愛吃的菜,口味也是我自己喜歡的。吃飯時,妻子大發雷霆。我向內找,發現是自己太自私了,想到的都是自己。師父不是讓我們修成無私無我,先他後我的正法正覺嗎?我們做甚麼都要先想到他人啊!於是我向她承認自己錯了。

有時,師父為去我隱藏很深的執著,利用妻子刺激我的心,那真是很難受。一次她又來鬧事,我卻忘了自己是大法弟子,忍不住和她吵起來,結果她撕了大法書。過後我只恨自己悟性太差,沒做好,給大法抹了黑,也讓她對大法犯了罪,造下了大業。可師父還在不斷的鼓勵我,讓我從新做好!有時為去一顆人心,同樣的關,師父給我安排了幾次我才勉強過去。

就這樣摔摔打打中,通過不斷的學法,我終於明白了:自己從走入大法修煉的那一刻開始,所遇到的、看到的、聽到的一切,都是與自己修煉有關的,都是在返本歸真的路上,師父安排的一個個階梯。只有無條件的向內找,去掉一切人心執著、慾望,才能成為一個真正的修煉人。

師父為我這個不爭氣的弟子操了無盡的心!我無法報答這浩蕩的佛恩!只有好好修煉,做一個真正的大法弟子。

維護法、證實法是我的職責

九九年七月二十日,舊勢力安排的迫害開始了。污衊大法的宣傳鋪天蓋地,天天不斷。我冷靜的回想一下幾年的修煉,認定師父教我們按真、善、忍做好人沒有錯,堅修大法是我唯一的選擇!我決定進京護法。可當時人心還是較重,特別是親情放不下。師父看到我有此願望,就利用妻子點我,在家裏她總是有意無意的找茬,說:「人家都走了,你還在家裏幹甚麼?快走,別回來了!」終於,我拿定主意,十月二十四日進京。雖然身份證被單位扣壓,可在師父的安排下,我們還是順利到達。當我踏上天安門廣場一瞬間,我的心中非常激動,我只有一念:我是真正的大法弟子,是法中的一員,大法弟子就是要站出來維護大法!

到北京的第二天,邪惡的江××非法給大法定性,我們許多大法弟子決定去天安門請願,可廣場戒嚴,見人就抓。我和一些同修經過切磋,決定上天安門城樓證實大法。十月二十七日上午,我們十幾個同修展開了橫幅,喊出了:法輪大法好!法輪大法是正法!善良的人們,你們要明辨是非啊!

我知道這是師父給我做的安排,給了我兌現誓約─證實法的一次機會!

我們被帶到天安門派出所,四、五個警察和武警打我,給我上背銬,問我的名字。我想我不是常人,我是大法弟子,是來護法的,我告訴他們我就叫「大法弟子」!他們更加瘋狂的打我,可我一點也沒感覺到疼,頭腦裏空空的,我知道這又是師父替我承受了!不知過了多久,我昏過去了,他們就用涼水澆醒我。在給我卸銬時手銬打不開,他們竟將我手上的肉削去一塊。

在被非法關押期間,我向在押人員洪法,講大法的美好。許多犯人表示,當初若遇上大法就不會進來了,其中有兩個犯人因明白了大法是正法,明白了法輪功是被迫害的事實真相而得法。有一天我天目開了,看到大法弟子的頭頂都有一根光柱,晚上睡覺有光圈罩著,這殊勝的景象使我更加堅定的走下去。獄警找我談話,告訴我不「轉化」要判刑,要失去工作。我從自身修大法的變化講起,告訴他大法的偉大、神聖、美好。他點頭認為我們沒錯,是江澤民不讓人做好人,並罵邪黨腐敗,早晚得垮。

做好三件事

「七﹒二零」之後,在不斷的學法中逐漸認識到,作為正法時期的大法弟子,我們肩負著重大的歷史使命就是講真相,救眾生。

我被非法判刑半年,回來後就開始向身邊的親人講真相,後來向遇到的熟人講。開始人們害怕,特別是親友,他們看到我被非法關押,還被開除工作,都為我擔心。這時妻子也干擾我,因為我失去工作,她壓力很大。天天跟我吵,並以離婚相威脅。那段時間心裏很苦。向內找,看到自己以前沒去掉的情又返出來了。以前跟她講真相時把她當作親人講,動了人的情,所以她不接受。師父告訴我們:「一些人對家裏的人講真相總是做不好,是因為你做的不對頭。一個是你不知道他誤在哪裏,是因為甚麼你不清楚。再一個呢就是大家跟家裏人講真相的時候,總是把自己家裏人當作自己的親人對待而不是當作要救度的眾生。」(《洛杉磯市法會講法》)

果然,當我發自內心的為她好,把她當作眾生一樣對待,不讓她對大法犯罪,她開始改變了,從開始時的一天幾吵,到後來不再吵鬧,再轉為支持,有時我講真相,她也跟著講。

師父讓我們做好三件事,哪一件做不好也不行啊!記的自己有多次法沒學好,講真相時心態不純起了爭鬥心,結果常人不接受,並污衊大法。有時自己被常人的安逸心、惰性干擾,放鬆了自己,多日不講真相。特別是在所謂的敏感日,很長一段時間被邪惡干擾,荒廢了時間,走了舊勢力安排的路。師父多次點化我,讓我精進。一次正看電視,裏面有個地名叫「惜時居」,我猛的意識到自己有多差勁!為了改變這種狀態,我開始背法。狀態在一點一點的改變。一次在公共汽車上講真相,還得到了世人的讚揚。我也利用晚上出去掛條幅,貼不乾膠。每當受思想業力干擾,產生怕心時,我就想:我是大法弟子,我是來救眾生的,有師父保護,怕甚麼,當時就會感覺自己變的好高大,溶入法中的感覺真是玄妙。

為了破除邪惡的經濟迫害,我買了三輪車載客,以此維持生計。我開始利用這個機會發資料,到哪裏就發到哪裏。我知道坐上我的車的人都是有緣人,決不能落下一個。晚上在夢中,眾生向我歡呼。我告訴他們記住: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

《九評》發表後,我和同修發《九評》,勸三退。師父把有緣人引來坐我的車,既讓我有生意,能維持生計,又使坐車的人得救,師父的安排多麼巧妙!有時自己人心上來,有所懈怠,我就會去想師父正法的艱辛,為眾生付出的心血,自己沒有理由做不好!開著車,心中唱著《師恩頌》,淚水不停的在流。我在心裏保證:師父啊!弟子一定會堅定的走下去,願眾生得度。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