修煉就是改變觀念、去人心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三十日】我是九七年得法的弟子,我能跟隨師父修煉到今天,是因為在修煉路上所過的每一關、每一難中,都是師父的慈悲呵護。十多年來,我從一個常人走入大法中修煉,明白了甚麼是真正的修煉,在當前怎樣才能成為一個合格的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我悟到了要做好「三件事」,就是要修去人生生世世形成的各種不好的觀念和執著心,只有真正做到了這一點,才能達到修煉的根本目地──返本歸真。

放下各種人心,做個真正的修煉人

得法前我和常人一樣每天早晨起來鍛煉身體,覺的人的一生不就是吃好、喝好,有一個健康的身體,有一個美滿家庭嗎?要達到這些目標,就得通過個人奮鬥,自己的各種慾望才能得到滿足。認為書上和文藝作品中描寫的和尚、道士,他們不是看破紅塵,就是家破人亡才出家修煉。對當時社會上盛行的各種氣功也不感興趣,但對一些神話故事還是有點好奇。

九七年七月的一天在岳母家,岳母給我講了法輪功如何神奇,並叫妻子和我一起去同修家去看師父在大連講法錄像。當時我抱著好奇心,想看看法輪功到底有多神奇。當我第一眼看見師父時,覺的很親切,師父講的法雖然表面上不像我岳母說的那麼神奇,但我覺的師父講的有很深的內涵,不同於常人知識。

過不久我就開始看《轉法輪》。開始時對師父的法認識膚淺,只能從表面認識人的這層法理,在日常生活中還是我行我素,不能用「真善忍」大法的標準來要求自己。有一天我在辦公室認真朗讀《轉法輪》,突然感覺小腹部位好像有東西在轉動,覺的奇怪,難道是師父給我下法輪了?師父在管我了嗎?難道這就算開始修煉了?自己當時雖然《轉法輪》也在看,功也在煉,可執著心並沒有去掉多少,如喝酒,抽煙,說假話等等不好行為一樣沒去,思想中那些各種不好的慾望,不僅沒去,有的甚至還把它們藏起來了,不表現出來罷了。常人的那些不好的執著心在自己身上都能找到,覺的要修成正果多難呀!

「作為一個真正有決心修煉的人,他能夠忍受的住,在各種利益面前能放下這個執著心,能夠把它看的很淡,只要能做到就不難。所謂說難的人,就是他放不下這些東西。修煉功法的本身並不難,提高層次的本身並沒有甚麼難的,就是人的心放不下,他才說是難的。因為現實利益當中很難把它放下,這個利益就在這兒,你說這個心怎麼放的下?他認為難,實際也就難在這裏。」(《轉法輪》)

後來我悟到,慈悲的師父讓我感覺到法輪轉動,是在點化我這個不精進的弟子。師父的這段法對我觸動很大,於是我就從人的「口頭福」開始修,要先把酒戒了。在家裏,與親朋好友和一般朋友還好解釋,他們最多說我沒有「口頭福」,不夠哥們義氣……。可在公司跟客戶和領導一起的時候,那就覺的有一些利益關係,上下級關係等等一些現實問題,有時很難守住自己的心性。以前為了跟客戶搞好業務關係,在酒桌上那是捨命陪君子,現在你說戒酒不喝了,人家說你是「沒有合作誠意」,還是「不要好處」啦?特別是跟領導一起陪客戶喝酒的時候,以前自己喝酒是海量,有時還替領導喝酒,現在你說戒酒不喝了,問題就出現了。為此,領導幾次在酒桌上,在眾目睽睽之下嚴肅的說:「不喝酒你來幹甚麼,你工作中的一部份就是陪客人喝酒、談業務,都像你戒酒不喝了,咱們公司業務如何開展下去……。」可是,你作為一個修煉人真正下決心去這些執著心的時候,真像師父在法中講的那樣:「你要飲料,他要礦泉水,他要來杯啤酒。沒有人灌你的,你自己喝自己的,能喝多少你喝吧」(《轉法輪》),其實就這麼簡單。當時就看你能不能放下愛面子的虛榮心,顯示心,自己的利益之心等等,看淡了,放下了,就能戒的了,這些心放不下,就戒不了。

通過一段時間實修,自己身上不好的東西也逐漸去掉了一些。尤其是九九年上半年師父在國外講法時講到的那些高深法理,好像一下打開了自己的思維,使自己對人類、空間、宇宙有了更高的認識。我悟到,師父給弟子講那麼高、那麼深不可測的天體宇宙,目地是給弟子破除人的觀念,走出常人科學所劃定的框框,讓弟子去認識這更高、更廣闊的無邊宇宙;是在提高弟子的思想,從而在向上推弟子,也就是要把真修弟子推到最高位置,給每個弟子鋪好圓滿的路;也是讓弟子們在以後艱難複雜的環境中能用「真善忍」指導在高層次上修煉,在證實法,救度眾生的過程中去掉自己還沒觸及到的執著心,放下它,圓滿自己的果位。

證實大法要走自己的路不是大幫哄

九九年「七•二零」迫害開始了,對真修還是假修的考驗也開始了。假修那麼就是躲在家裏不出來了,真修就要在嚴酷的形勢下,堂堂正正的站出來證實大法,在艱難複雜的環境中以法為師,在各自不同的修煉路上繼續走下去。這裏沒有甚麼捷徑可走,因為修煉修的就是你自己,也不是大幫哄。

九九年「七•二零」當天我和幾個同修去了北京,想站出來為大法說句公道話,可到北京天安門廣場一看,只有少數同修站出來維護大法,而且很快就被軍警抓走。於是我們就站那觀望,等待正法洪勢出現,等了三天也沒有等到我們所期待的成千上萬同修一起走上天安門廣場證實法的那種氣勢出現,當時自己也不知如何做了,心裏非常苦惱,於是我和幾個同修就一起返回了家。我這一次去北京證實法是帶著強大的執著心去的,這執著沒放下,又把它帶回來了。

在隨後的一年間看到周圍有許多同修走上天安門廣場證實法,那些可歌可泣的感人事例後,在二零零一年一月一日新年我和妻子及另外三名同修一起去天安門廣場站出來了,並高舉「真善忍」橫幅,喊出了自己心底的話「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同時,我也看到了許多同修在天安門廣場站出來證實大法,而江氏「政治流氓集團」豢養的惡警、流氓打手,對站出來證實大法的同修殘暴到極點,如同法西斯一般。和我同去的一女同修(妻子)被惡警打的頭破血流,肋骨打傷。另一女同修被打倒在地,幾個惡警上去猛踩她胸部和腹部,當時都站不起來了,然後被惡警拖到警車上,還有一男同修也被惡警從背後一腳踢倒在地……。一日上午,有許多同修抓到天安門廣場派出所集中,然後,用十幾輛大客車押送我們到團河調遣處。同修們就是在被抓,被打,傷痕累累的這種嚴酷的迫害下,還是抱著一顆善心向車上所有的軍警講真相,他們有的不吱聲,有的說執行公務……。最後他們不但不聽也不讓我們講了,這時候我身後一男同修就領著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接著又有一個十歲左右的小同修(小姑娘)也領大家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等口號,過一會兒,只有小同修一人在領大家喊「法輪大法好」,「真善忍好」,於是我就和小同修倆人交替一人領喊一句「法輪大法好」、「還我師父清白」、「法輪大法是正法」……。整車的同修都配合默契,體現出大法弟子是一個整體,震懾了邪惡。證實大法的口號一路喊到團河調遣處,在團河調遣處的監室裏我們不但喊口號,我們還學了同修隨身帶的師父剛剛在國外兩篇講法《美國西部法會講法》,和《北美大湖區法會講法》,最後同修還把隨身帶來的橫幅「法輪大法是正法」懸掛在監室的牆壁上。

因監室裏關的同修太多,夜裏睡不下,同修們輪著睡一會兒,那一夜狂風夾帶著沙塵刮了大半夜。後來聽當地同修講,那是北京有史以來最大的一場沙塵暴,這可能是上天在為非法關押的同修鳴不平,因為新年那一天在天安門廣場被抓的同修就有兩千多人。第二天,又把我們轉送到北京海澱區看守所,把我們和各種刑事犯關在一起,每一監室都關押一到兩名同修,不准同修交流也不准和犯人說話。我心裏想:我是大法修煉者,是好人,我不是壞人。不讓說話就不說,於是我就開始背法,慚愧的是自己當時就連《轉法輪》中的《論語》都背不全。我只好想起哪一段就背哪一段。在那幾天裏除了吃飯,睡覺,有時間就背《論語》和《洪吟》中的詩,反覆一遍接一遍的背。除了背法以外,有時我有意接近那些犯人,提醒自己注意自己的行為,不能為大法抹黑。因當時監室裏超額關押,大通鋪上一個擠一個還睡不下,有四個人得睡地上,我就把我的鋪位讓給了一個犯人;看守所每天兩頓飯,飯菜量不多,吃不飽,每次吃飯我都把我的飯菜分給普通犯人一半。這樣,監頭不在的時候,他們就問我許多關於法輪功的問題,我就把法輪功的真相告訴他們。雖然相處才幾天,但是他們對我都很友好,有幾個普通犯人悄悄的對我說:「法輪功」你真好。因大家都不知我的姓名,所以就用「法輪功」代替。過了幾天,我就被當地警察和工作單位接回本地。

真正提高的關鍵是學法

通過這一次魔難,我知道了修煉中我最缺少的是甚麼──是法!是能指導我修煉的大法!就像師父在經文中說的:「作為學員,腦子裝進去的都是大法,那麼此人一定是真正的修煉者。所以在學法的問題上要有一個清醒的認識,多看書、多讀書,是真正提高的關鍵。再說清楚點,只要看大法你就在變,只要看大法你就在提高,大法的無邊內涵加上輔助手段煉功,就會使你們圓滿。」(《精進要旨》〈溶於法中〉)這一難雖然是過來了,可是自己承受的太少太少了。師父看到我在邪惡殘酷迫害下,還能站出來證實法,慈悲的師父便為我承受了一切,使我在這個過程中除了業力,得到了提高。

講真相救眾生是大法弟子義不容辭的責任

面對浩蕩師恩,弟子無以回報,唯有在修煉的路上勇猛精進,助師正法的路上緊隨師,做好師父要我們做的三件事:學法煉功,發正念,講清真相。

既然在學法的問題上自己有了一個清醒的認識,那麼,就要在行動上按師父說的去做,多看書、多讀書,真正提高自己。從那以後自己除了做證實法的事以外,業餘時間幾乎全部用來學法煉功,後來又增加了四個整點發正念,把常人的業餘愛好,如:電影、電視、小說、撲克、麻將、炒股票……,都不看、不聽、不讀、不玩、不炒了。我們大法弟子做的真相光盤如:「九評共產黨」、「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節目,及一系列真相光盤等,我全部都看了,特別是:「九評共產黨」真相光盤,看了好幾遍(建議有條件的同修要認真看兩遍),有力的清除了自己思想中殘存的那些共產邪靈因素,對揭露共產黨的邪惡本質,講清真相、勸三退、救度眾生有很大的幫助。真相光盤如,「風雨天地行」中的所謂「天安門自焚」案裏的疑點,及最近的「四川地震為何波及法輪功」光盤裏的邪黨黨徒衝擊、謾罵退黨義工等都是講清真相的好素材。我的看法是要叫常人明白真相,我們首先得自己明白真相,才能向常人講清真相。當然說的只是一個方面,同時,也要吸取周圍同修交流講真相過程中的一些好的辦法和建議,擴大自己講真相的範圍,不拉下有緣的眾生。

目前,邪惡迫害仍在繼續,正法到了最後時刻。我們每個大法弟子能不能完成自己的史前大願,能不能完成助師正法、救度眾生的使命。這是一件大事情。

可是,從《九評》發表後,讓世人認識共產黨的邪惡本質、勸三退,講清真相救度眾生過程中,發現自己還有許多方面修的不紮實。特別是近兩年勸三退時暴露出自己許多執著心。

首先,是對自己的親人和周圍的同事講真相勸三退時沒有用理智、祥和的心態去講,往往走極端,帶著求結果的心去講,經常跟家人和同事爭的面紅耳赤,氣的心直跳。結果是不但人家沒有三退,還造成以後講真相受阻。

其次,自己思想裏還殘留有許多黨文化的因素,還在起作用,在講真相的時候自覺不自覺的就把自己的認識和觀點強加於人,讓人家接受,且爭鬥心表現的非常強烈。

再則,做三件事時,沒有把修好自己放在第一位,沒有發好正念,沒有把另外空間干擾講真相的邪惡因素清理乾淨,就急於讓世人退出邪黨組織,以便早日解體邪黨,結束迫害。所以前一段時間講真相效果不好。後來,靜下心來學法、背法,向內找自己,在學法點和同修切磋、交流講真相時的心態與方法,及怎樣才能做好三件事,漸漸認識到要講好真相:首先還是要每天堅持學好法,煉好五套功法,保證四個整點發正念,保持一個精進的狀態。

隨著自己的觀念改變,講真相時的正念足,並能用一種理性、祥和的心態去講,在講真相救度眾生方面有了很大的突破,勸退的人數明顯增加。現在我已勸退了三百多人。我會繼續努力,救度更多的眾生。

我的感受是:(一)講真相救人的過程也是改變人的觀念,去執著心的過程;(二)要講清真相就必須學好法,明法理,用大法所賦予的智慧理智的去講才能把人救了;(三)講真相救眾生的過程是大法弟子提高自己的好機會,不僅如此,也是作為一個「正法時期大法弟子」應該做好的最神聖的一件事,是對弟子的真修假修的檢驗,是我們必須全力去做好的。

由於層次有限,不足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