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修煉的路上奮起直追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十九日】

尊敬的師父好!各位同修好!

一、得法

我是得法剛滿一年的新學員,二零零七年的十二月初我們全家有幸得法,一起走入修煉。過去誤在別的法門中十多年,修的不是正法,深受其害,幾乎到了傾家蕩產的地步。擔任教師的工作照理說應該是經濟條件不差的,但當時的環境簡直是外人無法想像的艱難。

然而我們生命中的春天與陽光,也就在去年的寒冬來臨了!在因緣機會的安排下,有一位店家的老闆將大法介紹給我們,幸運的是我們夫妻兩人與十一歲的兒子同時得法,生命從此沐浴在師尊洪大的慈悲中。原本受牽連負債一千多萬,也在尚未聽完師父九天班講法時,奇蹟般的解決了。

得法之初,見師父照片,彷彿見到多年未見的親人般,經常激動的淚流滿面,心中呼喚著:「師父呀!弟子找您找的好苦呀!」多年來等待得法這一刻不知等了多久,虛耗了多少生命與時間,心裏不免問:為何我們被安排得法這麼晚?直到學了師父的這段講法:「其實沒有啥遺憾的,你們得的也不容易。你們知道的是現在偶然間好像別人告訴你,法得到了。那是埋藏在你心底的,就像那個電的插頭一樣,一下子碰到了就通了電了。」(《在加拿大法會上講法》)之後才悟到:朝聞道,夕可死。今日有幸得法,怎能再錯過這千萬年不遇的機緣。

開始煉功時,因為自己的業力大,吃了不少苦;煉「頭頂抱輪」時,兩隻手臂簡直失去了知覺一般又酸又麻,苦不堪言。當時開天目的兒子說:「媽媽,我看到你剛才煉功時,頭頂不斷有黑色的物質往出冒。小腹上還有個白白的法輪在不停的轉著。」我的淚水不禁流了下來。師父呀!謝謝您!您開始管我啦,您承認我是您的弟子啦!由此,我增加了煉功的信心,我是修煉人吃這點苦算甚麼!好不容易得法了,我一定要堅定的修下去。

開始在家裏煉功,不知道哪兒有煉功點,後來發現自己任教的學校原來就是煉功點,同修在那兒煉功已經長達七、八年了,心中暗自嘆息!原來得法機緣近在咫尺,多年來居然一次次的擦身而過。

二、努力做一個合格的大法弟子

得法後,如飢似渴的讀著師父各地的講法,卻是越讀越著急,心中充滿著緊迫感。正法的進程已到了尾聲,對於得法未滿一年的新學員來說,如何能同時趕上個人修煉,及做好正法時期師父要我們做好的三件事?我一刻也不想再蹉跎。然而學法未深,甚至連「真相」是甚麼都還搞不清楚,更別說走出去講真相證實法了。

通過學法,明白了甚麼是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使命和責任;我們來在這個世上的目地就是助師正法,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完成史前洪願。雖然在法理上理解的不深,但也急切的想做好師父對大法弟子的要求。

也許是師父看到了弟子這一顆心,給了許多機會讓我們參與許多項目。我更新了家中的電腦,請同修幫忙裝上網路、電話傳真等講真相的工具,我家的小同修也會善用電腦這個法器,幫忙申請講真相用的帳號,每天監看是否完善正常。偶而異常還能悟到對電腦發正念清除干擾。

七月份的華盛DC法會活動,有三天的時間在中領館前發正念,我家小同修說:「我剛才發正念時,把(另外空間)對面邪黨中領館炸掉了。」是呀,大法小弟子的正念威力驚人。紀念碑前燭光悼念會,在悲壯的《普度》、《濟世》大法音樂中,我靜靜的告訴自己,一定要奮勇精進,努力盡到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責任,做一名合格的大法弟子。

劍潭交流會上,被遣返的台灣同修呼籲香港講真相非常需要台灣同修的支援,他們說:「過了這個村沒有那個店!也許下一次就不再有需要到香港講真相的機會了。」我聽後,內心非常觸動,此時不去更待何時?我們不就具備所有最「方便」的條件嗎?

趕緊辦簽證,四天後我們到紅勘車站參與講真相,迎來一批批等待救度的大陸眾生,沒有時間懷疑自己身為新學員救人的能力。救人的心到位了,師父就給了我們機會。

一些老學員常常驚訝的說:哇!你們才得法幾個月就知道參與講真相了?嗯!難道正法進程為了等我們會慢慢悠悠的嗎?師父在二零零一、二零零二年就已經告訴我們正法已到最後的最後了。而我們卻遲至二零零七年十二月才得法,你知道要擔的起「正法時期大法弟子」的稱號,可是要師父認定的,現在不做好三件事,不走出來證實法,難道要等法正人間之後再去悔恨莫及,痛悔自己不知精進嗎?

多次學法時體悟到師父洪大的慈悲,佛恩的浩蕩。在大法網站上看到大陸同修們置個人生死於度外、出生入死的在嚴峻的環境中講清真相、勸三退救眾生。可歌可泣的正氣,令人動容。

師父呀!當您的弟子,我感到責任無比的重大。深感在台灣的大法弟子,生活條件既寬鬆又安逸,還常常為了自己不願去的執著心找理由、找藉口,死死不放棄人心;想想我們是多麼的汗顏。

三、做師父的真修弟子

得法前,我的爭鬥心很強,聽不得半句冤枉話,眼睛裏揉不得半點沙子,做事也是雷厲風行;被常人認為是光明磊落的人。自己經常為有這樣的性格沾沾自喜,認為很好,能力很強。學大法後,按照真、善、忍的標準對照自己,真是無地自容,在常人這個大染缸中被污染的如此嚴重,還認為自己很不錯。

得法後生了歡喜心,認為自己修大法了,了不起了,高於常人。開始遠離同事也懶的理會常人的一切。在邪黨官員來台期間,一個星期三上班日,早上五點到煉功點煉功時,聽同修提起要到新竹科學園區和平表達停止迫害訴求。當下決定把當天的課調開請假參加;並以不真實的理由推掉了和同事下午的聚餐(這位好友多次誠心邀約但都被我藉口推辭)。暗自認為自己參加大法活動不落人後,做事明快,懂的抓住機會。

沒想到,第二天,這位好友告訴我,當天晚上電視報導中,看到了有關竹科地區法輪功活動的報導,質問我是否因為去參加了大法的活動,而編造理由欺騙了她。

當時我慚愧的無地自容,當場淚流滿面,一邊流淚一邊對照大法開始向內找,我錯了!大法教我說真話、做真事,身為大法弟子,不但沒有用高標準來要求自己,還用謊言傷害了別人,把常人往外推。好友一番話讓我悟到,修大法一定要紮紮實實的才是真修!師父要我修口,不說不真實的話,就算是在做好事上也一定要嚴格要求自己。此後必定對照大法,要求自己當一個真修弟子。

四、修大法,親人因此受益

父親在九月初因高血壓痼疾而經歷了長達十三個小時的高風險手術,可謂經歷了一次生死關。開刀前我告訴他誠心的念「法輪大法好」。也同時警醒著自己修煉人是無所求的,不能執著於親情。父親在呼吸器拔除後,誠心的念誦「法輪大法好」。

奇蹟出現了,父親告訴我,在四天加護病房的痛苦復原中,有人替他放著音樂(後來才知道是《普度》、《濟世》大法音樂)並在他手術傷口上輕輕的按摩著,讓他減輕了傷口的劇烈痛楚。九天之後,當相同病例的病人還需靠著輪椅無法自主行動的時候,父親卻神奇的復原出院了!迅速復原的程度令醫生簡直難以置信!經歷一場生死的七十四歲老人,若不是大法的神跡,是不可能在短短的時間之內恢復的如此神速的。

休養期間,跟父親講真相,將大法介紹給他,教他煉功。當聽完了師父的九天講法後。開刀未滿一個月,已經可以開著車子滿街跑了。大法祛病健身的神奇之處,令我的親人們驚嘆不已。

現在父親也開始讀《轉法輪》,雖然尚未實修,但他明白是師父救了他,延長來的生命是讓他學法的。而我心裏對師父說:感謝師父,我將更加精進。

五、比學比修,共同精進

全家一起得法,深感這個機緣實在太難得了。同修也經常羨慕的表示我們一家的福報真大!雖然明白家庭生活就是我們的修煉環境,一家大小同修卻經常處在矛盾中,意識到是考驗,要找出自己的執著心,提高心性。然而管小孩也常發火,沒有把自己當成煉功人。說來慚愧,有時看到兒子不能自動的煉功學法,無法學好自己的功課,甚至於還經常被學校老師罰寫作業,那麼難聽的話就罵上了:「你到底還要不要修呀?」「師父的小弟子很多,看你帶修不修的,哪像個修煉人?」

就這樣帶著自己強烈的執著心來看待家中的小同修,卻忘了小同修也是師父的弟子,修煉人處處都得與人為善,應該也要用對待同修的角度來善待他才對。

慈悲的師父把我們一家人從業力滾滾的地獄中撈起,替我們洗淨滿身的業力,讓我們從今以後可以堂堂正正的修煉,走上師父為我們安排的人生道路。對師父的感激之情,無以言表。明白自己還有太多太多的執著應該修去,還有太多太多的不足,有待提升。唯有在修煉的路上奮起直追,才不負師尊的慈悲救度。

身為新學員,感謝師父給予我機會讓我發表我極淺的一點體悟,有不在法上之處,請同修慈悲指正。

謝謝師父!謝謝大家!

(二零零八台灣法輪大法修煉心得交流會發言稿)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
网址转载: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