與小同修一同跟上正法進程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八日】在日常生活中我不把女兒當孩子看待,身邊發生的事,包括好事還是壞事都努力的用法來衡量並切磋,在切磋過程中沒有強加的因素,都很體諒對方的承受力。我在女兒面前沒有秘密,自己的事甚麼都公開(涉及同修安全的事一定要修口),做錯了也和女兒講。在講的過程中我和女兒都明白錯在哪裏。這樣做的好處是,因曝光了邪惡而容易去掉那個不好的物質,還使女兒知道了這樣的事是錯的。遇上動心的事我們也決不放過,多以鼓勵和舉例子或看明慧文章等形式提高認識,這已經成為了契機。

──本文作者

慈悲的師尊好!同修們好!

我想談和身邊的小同修一同跟上正法進程的體會。

十年前得法不久時,我曾夢見師尊慈祥的撫摸著女兒的頭說道:「能長高個兒。」從此我便把師尊的囑託牢牢記在心中,和女兒一同在修煉路上比學比修,堅定的走到今天。

為女兒開創學法、煉功的好環境。

按照師尊的教誨,我帶女兒一起學法,或者盡力給女兒開創一個學法的好環境。當時女兒剛轉學,學習很累,但從未間斷過學法,到休息日還和我一起去學法小組學法。學法中女兒急速的同化著大法,很快成為了一名堅定的大法弟子。

當時我們的家庭環境並不好,因孩子爸爸不准孩子煉法輪功(曾造過毀壞大法書的惡業)但因為我們有要學法煉功的願望,慈悲的師尊就為我們安排了孩子爸爸搆不著的環境。例如根據學校老師的建議送孩子到外地讀書,由我來陪讀,途中得到點化──快去學法小組,這樣當天就順利找到了當地的一個學法小組。等我們已經能理性認識大法的時候又將我們接回家來等等,從中我們切身感受到了師尊的慈悲呵護。女兒學習很好但沒有入團,當學校老師輪番找她談,讓她放棄修煉的時候女兒正念十足的告訴他(她)們:「正因為修煉了法輪功我才這麼好!」

在平時的一思一念中都把女兒當成同修

在日常生活中我不把女兒當孩子看待,身邊發生的事,包括好事還是壞事都努力的用法來衡量並切磋,在切磋過程中沒有爭執,沒有強加的因素,都很體諒對方的承受力。我在女兒面前沒有秘密,自己的事甚麼都公開(涉及同修安全的事一定要修口),做錯了也和女兒講。在講的過程中我和女兒都明白錯在哪裏。這樣做的好處是,因曝光了邪惡而容易去掉那個不好的物質,還使女兒知道了這樣的事是錯的。遇上動心的事我們也決不放過,多以鼓勵和舉例子或看明慧文章等形式提高認識,這已經成為了契機。長期這樣做的結果,我們之間沒有甚麼間隔。可以說,我和女兒之間很默契,非常理解和支持對方,在我的記憶中我幾乎沒有對女兒發過火,心裏就是珍惜。了解我們的同修都說我們不像母女。

在救人方面互相圓容,默默補充

二零零零年,我曾頂著巨大的壓力帶著正上初中的女兒去北京證實法。女兒在天安門城樓上,在被公安綁架的情況下還對師尊說:「李老師!我要跟您回家!」在審訊室裏沒有說出一句連累我的話,包括問費用是不是媽媽給的時候也都是回答:「不是!是我的壓歲錢。」 我聽女兒義正詞嚴的說到:「我去北京就想說三句話。一是法輪大法是正法!二是要為我們師父平反!三是要無條件釋放所有被非法關押的大法弟子!」我感到很震撼。沒有一句多餘的話,沒有一句不在法上的話,比我這個大人做的還好。一個孩子在強大的國家機器面前,面對那麼多的警察能表現出如此的成熟,全靠平時紮實的學法和對法理的理性認識。

在我從勞教所受迫害回來後女兒對我說:「謝謝媽媽,幫助我兌現了史前誓約!」很快女兒為我拿來她所能找到的一切有關大法資料。當看到我的怕心後,沒說一句責怪的話,仍耐心的教我如何發正念,如何出去發真相資料等,甚至像大人似的領我出去到居民樓發真相資料。在女兒的幫助下我很快跟上了正法進程。

女兒周圍要好的朋友中還有一個孩子沒有三退。女兒和我談起此事,我借女兒過生日的機會請孩子們吃飯。我感謝她(他)們在我遭受綁架迫害期間對女兒的幫助,我對她(他)們說:你們都是大學生,應該知道「給僧人一口飯吃功德無量」這句老話。孩子們說知道。我說到:大法弟子就是修煉的人,你們在我們最困難的時候給我的女兒吃的何止是一口飯啊!我感謝你們,天上也都有記錄,你們為自己打下了很好的基礎。接著我講,汶川地震中大法弟子和家屬以及三退的人神奇的脫險的實例,女兒也講她本人在遇車禍時默念「法輪大法好!」後奇蹟般的脫險的經歷。所有的孩子都明白了真相,那孩子也用化名退出團、隊。

看明慧,跟上正法進程

我經常給小同修看明慧文章,這些文章給小同修很大的啟迪,指導跟上正法進程。

孩子因為學習忙,連《明慧週刊》也看不全,因此通常是我先看完後選擇性的提供一些文章讓孩子看並和她切磋。女兒周圍不少孩子先後走入修煉中來。我盡一切可利用的條件和她(他)們接觸。有一次女兒和一個同修切磋明慧網上看到的怎樣否定舊勢力在身體上的迫害,當要取走生命時用正念解體舊勢力安排的文章內容。沒過幾天,那個同修就遇上這種迫害,當時小同修的元神正在離開身體,同修想起那篇文章,就用強大的正念讓元神回來,並求師尊加持還讓同修幫助發正念,經過一個多小時的生死抉擇,同修用清醒的法理和大法的神奇,在師尊的呵護下打破了舊勢力的安排。

通過看《明慧週刊》孩子們懂得了集體學法的重要性,於是他(她)們也組建學法小組,集中時間集體學法和切磋。每個孩子在這個環境中清洗了污垢,增強了對法理的認識,比學比修,跟上正法進程。用孩子們自己的話講每週一次來學法小組「充電」。

符合常人狀態修煉但不做常人

根據孩子們的特點,她(他)們在走一條適合自己證實法的路,因為進入高中後檔案意外的丟失(是師尊的慈悲安排),新補的檔案中沒有女兒煉法輪功以及上北京的記錄。因此我們悟到在一個新的環境中不要暴露自己的身份,以第三者的口吻救人更好。從此女兒就走一條嶄新的路,表面看上去是非常講究外表,看不出是正在努力放下人心的修煉者,但她(他)們周圍的絕大部份的老師和同學以及親朋好友通過她(他)們理智清醒的講清真相,不僅三退,還知道了「法輪大法好!」 她(他)們都成為了所在班級的佼佼者,其中包括以前的「混子」。她們中除一人幫媽媽做生意(已經成了大老闆)外全部上大學。包括那個「混子」。上了大學後三名大法弟子(都是同班同學)找到初中時的班主任老師講真相,班主任老師高興的說道;你們才是新一代的名副其實的大學生啊!老師不僅做了三退,離別時還說:盼早日平反法輪功。

對孩子們要有寬容的心

孩子們成天處在名利情的焦點中,接觸的大部份人都是黨文化的受害者,而且當今物慾橫流,「人類的道德在一日千里的往下滑著,常人都在隨波逐流,離道越遠越難往回修。」(《精進要旨》<退休再煉>)面對這樣惡劣環境中的孩子們本身學法時間就少,煉功跟不上,發正念難度也大,因此我認為不讓他(她)們犯錯誤是不可能的,要理解好孩子們,多為孩子們考慮。當孩子們做錯了甚麼的時候,要寬容和珍惜,善意的提醒,決不能責怪,在幫助孩子向內找的同時還要多鼓勵,肯定他(她)們做的好的地方,增強修煉的信心,知道自己和常人不同,是師尊的弟子,是眾生得救的唯一希望。

女兒也有很多過不去的時候。我的經歷告訴我,這個時候正是小同修需要關心的時候。因為是修煉中的孩子,當知道自己做的不好的時候也很自責,甚至是沮喪。那個時候如果聽到的是大人們的一味的指責就很容易產生逆反心理或覺的自己沒有資格再修煉了,或者覺得修煉太難了不想修了等等,會造成很多障礙。

我們明白,當動心的時候不就是有執著嗎?有了執著心不就是邪惡鑽空子的地方嗎?那麼魔難就會很大。每當這時我都是更加關心孩子,並在法上切磋。有一次孩子在政治考試卷子中,寫出了中共的殺人史和一貫欺騙的真相。結果任課老師找到了她父親,警察也三番五次的找孩子,導致父親要攆孩子走。和孩子切磋後發現當時女兒的狀態不好,不僅沒有重視正念解體一切迫害,那幾天還由於不好意思推脫同學們的邀請而出去玩,甚至錯過了好多全球整體發正念的時間,消耗了相當大的精力,所以被邪惡鑽了空子。

我和女兒切磋並找出問題後,為了避免女兒一蹶不振,我用心發覺孩子了不起的一面。我對女兒說:在這樣險惡的環境中因為修煉了,你才能做出那麼了不起的事,只是希望做的更好。你想一想做了那麼大的事,不得需要有更大的正念來加持嗎?關鍵時刻找你出去的本身不就是干擾嗎?因為有了人心才被鑽空子了嗎?但不要緊,現在開始重視起來,精進起來,解體一切迫害因素,念要正,為了救人決不離開家。明白了,正念起來了,加上很多同修也都幫助發正念,邪惡的因素很快就解體了,孩子爸爸再也沒有逼她出去,任課老師也不再干擾了。

有個姓孫的孩子曾經和媽媽一起去北京證實法,還發過很多真相資料,非常了不起。但後來他的爸爸因為媽媽修法輪功而離婚,孩子歸爸爸管。離開了修煉的媽媽也就等於失去了修煉的環境,幾年下來孩子整個變成常人,自己也說不修了。今年年初孩子放假來看媽媽時我和那孩子見面。為了幫助那孩子回到大法修煉中來,我找了與女兒同齡的同修和他切磋。我很心痛,不想用任何形式傷害他,所以我在孩子身上找到了很多優點,我能感受到那孩子很害怕自己沒有希望了,因此我充份肯定孩子了不起的一面,同時告訴孩子師父等他。而他的媽媽因為著急,心也不平和,因此講的更多的是如何急啊,沒有時間了啊,災難多多啊,如何危險啊等等。我發現孩子很反感,回家後跟他媽媽說:我願意聽某某阿姨(指我)的話,後來要帶師父講法錄音(mp3)。在這裏我想呼籲大人們:不要老對孩子說沒有時間了等話,起的作用不好,我多次看到這種事例。我想,有了希望才讓孩子們感到有信心。

其實孩子們沒有觀念,悟性上來了馬上會做好。我的女兒多次對我說:當我知道了自己不對勁的時候,師尊馬上安排媽媽和我切磋,我的那個物質一下子就沒了。何止是孩子,在切磋過程中我對這方面的法理認識也更清楚了,我們都得到了提高。其實現在女兒也這樣對待我,看我不對勁就善意的和我切磋,我的很難放下的執著也都是在孩子的提醒下,我認識到了之後師尊幫我拿下的,師尊為我們做的太多太多了。

儘量做到「以身作則」

現在有些同修對家中的小同修很擔心,心裏急,所以給孩子們強加很多東西,我看這樣做不好。很多同修也知道向內找,但往往也是在情中找,帶著著急的心在找。怎麼過去那麼好現在就不行了呢?孩子們不服,也說一些「你們做好了嗎?」等,我認為因為我們沒有做到以身作則才讓孩子不服。我的女兒說:媽媽真的很善良,您雖然沒有甚麼教育的話,但在平時的一點一滴中體現出來的無私的表現讓我們感受到了您的善,知道了應該怎麼做。寫這篇體會時我給女兒讀了一遍初稿,女兒提建議要把這一段加上去。我更加體會到我們平時的「以身作則」對孩子們的影響力有多大。為了自己,也為了孩子,也就是說為了更多眾生能得救,讓我們真正按照「真、善、忍」做好吧。

一年前,有一個上初中的已經得法但不精進的孩子因特殊的原因和我住在一起,這孩子也和大法緣份很大。為了保證這孩子在法中修煉,我也是每天等孩子放學回家後就和他一起學法、切磋、看真相光盤。現在這孩子可以自己主動堅持學法、背法,每天都花真相紙幣,小範圍的找同學講真相和三退,特別是發正念做的很好。那天我問孩子「不讓你修煉行不行啊?」孩子立刻回答說「不行!」

孩子們的天性很純,只要學法,學會向內找,只要我們常和他們在法中切磋,並看明慧文章,應該說帶好孩子不是甚麼問題,讓我們都來關心小同修,一同跟上正法進程!

為了帶好小同修,我雖然比較用心去做了,但其實我對女兒以及其他修煉的孩子都還有很大的情,我會把這個執著用心去除的。

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弟子一定珍惜正法修煉的機緣,做好三件事。

雙手合十!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