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是迫害大法弟子的黑窩

Twitter Facebook 轉發 打印
關注度: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三日】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一大隊非法關押了許多大法弟子,所以又稱為法輪功大隊。副大隊長劉偉、教導員高中海、中隊長廉興、刁雪松、幹警金慶富、李健、石劍、李喜春等極為邪惡,大法弟子都遭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有的被吊掛、背吊、頭上蒙塑料袋、煙熏、火烤、灌芥末油、澆涼水、坐鐵椅子、用煙頭燒手指甲、竹籤釘手指甲、電棍電、膠皮棒打、拳打腳踢、搧耳光、罰站、剝奪睡眠、超時勞動、控制不讓去超市買食品、用品、不許上廁所等等。惡警們逼大法弟子寫所謂的「三書」,遵守甚麼所規隊紀。

大法弟子白樹林、趙德志、王春江、卞寶力、宋洪濤、曹國棟、廉濤、劉景洲、吳宏柱、王春雨、戰興超、董學坤、張傳喜、江偉民、李樹文、韓明權、崔景桂、王伯岩等均遭受過不同形式、不同程度的迫害。

(1)2007年秋,大法弟子不配合惡警金慶富的要求(唱邪黨歌曲),惡警金慶富對大法弟子鐵志傑、李雲彪進行迫害,把他們分別叫到幹警辦公室,給大法弟子鐵志傑、李雲彪戴手銬進行毒打。回來時大法弟子李雲彪的頭部胸部都有傷,鐵志傑面部被打的又紅又腫,好多天面部的余傷還可以看見,李雲彪被打的好幾天呼吸和吃飯都困難,後期才知道是惡警掐他脖子和打他的胸腔兩肋所致。之後,惡警強制唱邪黨歌曲和背監規,指使普教看管大法弟子,不大聲唱就非打即罵,整天不讓他們說話,而且強制坐著小凳不可以隨便活動。因為當時沒有生產,所以有午休時間,但是不讓他們午休,而且就連晚上也要多坐1個小時小凳才能上鋪睡覺。還有給他們非法加期,加期的理由並不是寫大法弟子不配合唱邪黨歌曲,而是在加期單子和理由上胡亂的寫了一大堆編造的話,甚麼某某開飯浪費飯菜,某某衣冠不整,某某思想情緒不穩定故意損壞小凳等。有一次,惡警金慶富還找茬打他們,惡警走後普教還接著打。在這次迫害中參與迫害的有惡警刁雪松(中隊長)、金慶富(嚴管寢分隊長)、李英軍(普教犯)等。

(2)2007年11月,大法弟子不唱不寫不背邪黨的東西,惡警曲建濤又唆使普教犯人對大法弟子進行身體迫害,精神折磨!冬天室內比較熱,但是普教魏春輝等犯人逼迫大法弟子解振洲(已是快70歲的老人)穿著棉衣做俯臥撐、倒立。逼迫唱邪黨歌、背監規、寫所謂的改造手冊等,又累又熱不讓休息、脫棉衣服,使老人飽受著身體和精神的雙重折磨!

(3)2007年大法弟子戴宗被抬到勞教所時就已經非常虛弱了,人瘦的都皮包骨了,根本就無法站立。惡警刁雪松還要他報數,後期又逼迫他唱邪黨歌、背監規,他本來就高度近視,眼睛看不清東西,普教犯人就拿他尋開心,在他站立時故意絆倒他,因他視力不好動作慢,包夾他的普教犯人就打他,這樣虛弱的人最終又倒下了,因最後甚麼也吃不進去,每天只能躺著。已經奄奄一息了,才被允許通知家屬讓其家人接回去。

(4)2007年年底,大法弟子王春江因不寫所謂的改造手冊(因裏面有誣蔑大法的話),被惡警叫到幹警辦公室進行瘋狂迫害,被吊起來用塑料袋套腦袋,最後因窒息而昏厥過去。參與迫害的惡警有刁雪松、王曉斌、李健等。而且李健還用打火機燒王春江的手指。

(5)2008年6月,因大法弟子齊文彬在強迫性的奴役勞動中落後被惡警王曉斌加期,並實施精神迫害,致使齊文彬心理壓力過重,導致在寢室裏突然昏厥抽搐,身體一天比一天差,眼睛看不清東西、動作遲緩、大小便不通、最後不能站立,開飯要用4個人抬,那4個普教犯也不管齊文彬身體疼痛與否,對齊文彬強拖硬拽,齊文彬痛的慘叫,踝骨也磨出了血,普教犯們還叫他閉嘴。

(6)2008年7月因大法弟子盛彥軍拒簽所謂的「對接表」被背吊掛,只有腳尖點地。惡警李健對盛彥軍拳打腳踢,同時惡警李健還叫人找來塑料袋蒙住盛彥軍的頭。參與這次迫害的惡警有龍奎斌、刁雪松、金慶富、李健、王曉斌等。

(7)2008年8月因大法弟子丁學森不配合惡警,不寫所謂的「三書」,不穿勞教服,被惡警及普教犯扒光衣服吊掛毒打,電棍電擊等手段殘忍至極。身體各部多處淤傷很長時間也沒恢復!參與這次迫害的惡警有刁雪松、金慶富等、普教犯人有孫成富、孫立峰等惡徒。

以上事例只是綏化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迫害中的冰山一角。中共惡黨迫害大法弟子的罪惡滔天、罄竹難書。綏化勞教所之黑暗,只是中共惡黨侵犯人權、迫害信仰的縮影而已,等待它們的將是良心的譴責,法律的制裁!

本文章或節目明慧網版權所有,非盈利轉載請註明
來源明慧網,並包含明慧網原文標題及原文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