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玉山自述被綏化勞教所凌辱摧殘的遭遇(圖)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我是黑龍江省雙城市大法修煉的學員徐玉山。因於2006年6月27日由佳木斯返回雙城過鐵路安檢時被發現有電子書一本及五本經文就被佳鐵國安科綁架至鐵路收容所收容一個月於當年7月27日被強判勞教一年半,送到佳木斯勞教所。又於當年10月10日被轉到所謂的黑龍江省「轉化」基地綏化勞教所。於2007年11月9日「解救」按原強加的所謂「教養期」提前了47天「解教」。


綏化勞教所惡警用白布條勒住徐玉山的嘴,勒掉兩顆牙


綏化勞教所惡警用煙頭燙傷徐玉山的腳趾蓋

這是中共提倡人性化管理及構建和諧社會的掩蓋下,他們明目張膽、肆無忌憚的對無辜百姓的迫害,對人權的踐踏。但是又千方百計進行掩蓋、欺騙百姓愚弄人民,謊稱我們現在是人性化管理,我們根本就不打人也不罵人,我們根本就沒有迫害過法輪功學員。致使一些不明真相的百姓信以為真。從而至今還被蒙在鼓裏,以為法輪功真的像政府說的那樣。試問各位父老鄉親你看到的大法修煉人是像中共說的那樣嗎?而中共所說不打不罵不用刑是真的嗎?其實此時是眾百姓應該真正明白真相的時候啦。我作為一名大法修煉的學員,有責任發自肺腑的告訴父老鄉親們,中共一直在撒謊在騙人,在掩蓋事實真相,在無恥的愚弄百姓良民。現在我就將我此次被強加的「勞教」中被迫害凌辱的事實公布於眾,徹底揭露中共在所謂的「人性化」管理背後的罪惡勾當。讓民眾看看誰正誰邪,誰善誰惡,誰才是真正的救人,誰才是真心實意苦口婆心的叫世人真正的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光明的前程。

因為我們是按照大法的要求修真善忍的好人,所以我們一直在反迫害也一直在向世人講清法輪功被迫害的真相,誠意的告訴人們且莫被中共其謊言所騙,一定要清醒。所以在勞教所裏也一直向普教及幹警們講真相,在綏化勞教所飯廳內因我要向幹警及普教們講真相,廳大人多就得大聲去講啊,不然都有的聽不見哪,於是就得喊啊。06年11月20日早開飯時我就開始喊啦:「普教幹警們,你們不要上當,法輪大法是正法,全世界80多個國家都在煉,台灣香港都在煉,法輪大法就是好,千萬要珍惜這萬古機緣。」當時警察普教如臨大敵蜂擁而至,先是對我拳腳相加,後將我架到大隊部打罵難免,後要將我掛在寢室二層鋪的護欄上,我不服從,那中隊長刁雪松惱羞成怒,惡狠狠的一腳就照著我的小肚子踢了下來,我當時倒地,大汗直冒,不知過了多長時間緩過來了,他們兇狠的將我用手銬把我吊在了兩床間。這是要批小號之前在吊銬著等著批小號,因為刁恨不得馬上讓我進小號,他對我恨之入骨不會善罷甘休的,他說我要煉功等莫須有的罪名給我批了七天小號。

小號是甚麼呢?在一間不足四平方的小屋內中間有一張鐵椅子,座下是三公分厚的鐵板。再加之屋內陰森可怕,一見椅子就足以使人生畏,足以使人感到徹骨之寒,人往椅子上一坐手腳均被扣住,而且扣到最緊程度,不容有半點鬆動。胸前有一條帶子捆住使你不能低頭不能動彈,有一個錄音機是自動翻帶的兩個耳機塞入兩耳24小時,高分貝的噪音於耳令你難以清靜,此為洗腦。噪音至極十分難耐,試圖將錄音機耳塞扣下來,有幾次費了九牛二虎之力是把它扣下來一面耳機,好受一點啦。可是被警察發現後,就又告訴普教將我的兩手死死的用膠帶纏住,勒得你手都不過血,腫的老粗,又把上身用被單扯成的條死死捆住讓你一點都動不了,腳也腫得老粗。兩日後手腳就有出血的地方了。可是每次手都纏的更緊,坐在鐵板上冰涼,手綁在鐵扶手上麻疼,難耐可想而知。三日後我仍不服,惡警又來陰招了。三日後我仍不服惡警又來了。指示包夾(陳君、關長富)將事先已準備好的一包頭髮渣子在方便時放在我的襯衣內。然後給我戴上一頂特別的帽子,即能讓你甚麼也看不見,是棉的能把你捂出大汗來,大汗一出這頭髮渣子不就發揮作用了嗎。我當時真癢,真難受,我想撓一撓,蹭一蹭,動一動都難啊,腳扣著手綁著,胸部用被單纏的死死的動彈不得啊。

又過了兩天也就是蹲小號的第二天啦,他們今天又給我來了點特殊虐待。當天晚上到了方便的時間了,他們推說鑰匙不在不能打開方便了。我們拿來一個痰盂給你接尿吧,要是大便我們還真沒辦法那就得往褲兜子拉啦。我當時還真覺得讓人給我接尿還不好意思,因為覺得不能給他人添麻煩嘛。我就推說「我既沒有屎也沒有尿就算了吧,不麻煩了。」可是卻出人意料,他們破天荒的特別殷勤的說「來吧,放一次吧一宿呢,別憋壞了。」這等好心讓人費解。於是伸手解我的褲帶掏出我的小便,我覺得惡人往我的小便包頭上揉東西,揉完也不讓我便了,耐性也沒了,一反常態,草草給我繫上褲帶便揚長而去。他們走後約十分鐘左右吧,我不知怎的我的小便痛如刀割,心似刀絞,似乎一陣昏厥。我猜想他們可能是在我的小便上塗了甚麼,不然怎麼回如此疼痛。這樣一陣一陣熬了一宿。第二天依舊照此行惡,但這次我全清楚了,原來是往我的小便上塗了旱煙煙面,才如此厲害,這次重茬猶如雪上加霜,刀口上撒鹽呀。

小號七日期已滿他們看對我無效果則又生一毒計,人家也不隱諱,大隊副劉偉說再不服就給他上玻璃絲待遇。人家是有上級支持才這樣幹的,即輕車熟路又肆意妄為這樣幹一定是有人支持的。後來我跟管理科長提及此事人家也毫不隱諱的說:「這事我知道是我叫他們幹的」。玻璃絲是電線的外皮,也是做石棉瓦用的材料。當晚就由包夾宋曉軍將一包事先準備好了的玻璃絲都塞到我的身上的各個部位旮旯無處不有,還真細緻呀,禍害人到位,而縛住我的手腳及胸帶,便揚長而去。這玩意還真厲害,屁股不敢沾地,一沾地就如坐針氈,萬針穿心呢,又痛又癢,奇癢難當,生不如死。善良的父老鄉親們,你們想一想這就是邪惡之徒對大法修煉人的「虐待」,是對人施用的嗎?是人能想出來的招法嗎?可是邪惡的惡警想出來了,而且就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用啦,而且這些作為他們來講是鋒芒小試,不足為奇,不以為然,家常便飯,肆意而為。是不是足見某惡警良心低下且低的可憐。這還是在人性化管理,構建和諧社會時幹的事,不然又能甚麼樣呢,可想而知,令人毛骨悚然。

07年7月24日又一輪迫害又發生了,我因為反迫害而絕食抗爭,身體一直虛弱的很,到這時已是皮包骨啦。他們給我用藥用高級奶粉及牛初乳好讓我身體儘快恢復後給我上刑,稍有好轉他們就急不可耐的要對我用刑。管理科長白久義從二大隊調來四員惡警,有大隊教導員高忠海,副大隊長劉偉,中隊長刁雪松,中隊長李成春都是有名的惡警,專門對法輪功學員施暴用刑的。7月24日早8點多鐘,他們來到了我的床前問明了我的態度後就毫不隱諱的說:「你從佳木斯一來我就看你不是一個好餅,你在佳木斯上車前就喊大法好,真相將大白天下,啥大白了,哪白了。你××的見誰都說,我們在你蹲小號時給你特殊待遇,甚麼用頭髮渣子,煙面子,玻璃絲嗎。今天你又落在我們的手上,你看我們怎麼禍害你,你不是不怕死嗎,我們不會讓你死的,我們卻會讓你生不如死,就是禍害著玩,玩夠了把你整殘廢了,快死的時候,把你放回家幾天就死(實際上這是他們的心裏話,他們對法輪功學員真的就是這樣,有過之而無不及啊)。你這事我告訴你勞教局都知道,各科室都知道,都支持我們整你,出事他們擔著,有人擔著我們就玩吧,我們把你餵胖禍害著玩。」

於是他們令包夾把我拖到隔壁寢室要對我用刑,到門口我一瞧室內一片恐怖之像,四人均赤膊上陣,虎視眈眈,袒胸露背躍躍欲試,準備行兇。他們怕我有勁在我的手腕上纏有白布,然後戴上手銬用白布條勒住我的嘴,勒掉我兩顆牙不讓我喊,身上粘一個錄音機兩耳塞上耳塞放著不是音樂的特殊噪音所謂洗腦。然後將我雙臂倒背吊在二層鋪的護欄上,腳剛粘地,就這樣管理科長來了,還不滿意說「護欄上墊個方子腳不就離地了嗎?」還不只一次的說,意思是力度不夠。他們不時的扯我的頭髮往起拽,不時的把腳踢向我的襠內,有時還折我的胳膊,罵聲不絕於耳。他們把點著的香煙塞到我的鼻孔內,燒到最後再換一支,一支接著一支,把鼻孔燒起老高,結了一層又一層的糊疤。至今這鼻孔內還有餘傷余痛不止。可煙又都灌進我的肺裏,我現在還不時地咳嗽。他們說了就是要把你整成肺結核、肺癌,把你的肺整黑他們還找來最辣的辣椒往我的眼睛、耳朵、肛門、小便上不斷的塗抹。開始抹時小便出血他們也不饒照抹不誤,昏迷時他們就用涼水澆我,他們還殘忍的用煙頭燙我的腳趾蓋和手指蓋都燙煳了,至今右小拇指還有傷痕還在疼痛。

他們還用兩層塑料袋將我的頭套住後往塑料袋裏灌煙,當塑料袋內的空氣及濁煙被吸盡時沒氧氣了,我就被整得大汗直冒,看怕不行了他們才罷手,去掉塑料袋讓我喘喘氣,接著再來,反覆折磨。每天6小時酷刑,晚上被銬在床上,腳用布條扯上不能動彈,讓你睡光板床不給被蓋。我是皮包骨的人,好硬的床啊。

這就是人性化管理背後發生的事情,是構建和諧社會背後,光天化日眾目睽睽之下肆無忌憚的在綏化勞教所發生的。這些事包夾和普教也是知道的,有的幹警也目睹了此事。這些事實誰也抵賴不掉,還有蒼天作證,我到任何時候都敢與其對簿公堂的,因為我把此事曝光不是為了我自己甚麼,是讓百姓都知道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是真的,法輪功是真善忍,中共是假惡暴。

真相將要大白於天下了,目前全國範圍內都在三退(退黨、退團、退隊)遠離邪黨,選擇美好未來,希望大家明真相,快退黨團隊,這就是我們法輪功學員的真正心願。我們儘管承受著酷刑凌辱不白之冤,我們就是為了世人有一個正義的良知啊。萬古機緣切莫錯過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