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龍江省綏化勞教所近幾個月來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

【明慧網二零零七年十一月十三日】綏化勞教所惡警用十分殘忍的方式迫害法輪功學員,現就近幾個月來發生的一些事情,揭露綏化勞教所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實。

一、二零零七年八月份,在二大隊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徐玉山因抗議邪惡的迫害而絕食十幾天,開始時邪惡用威脅、打罵、野蠻灌食迫害,後來由肖所長和管理科的白科長親自督陣,並特請了一大隊的高忠海等邪惡之徒到二大隊迫害徐玉山。他們先給徐玉山「上大掛」(即同時在頭上用膠帶綁一收音機,找出雜音台,調節到最音量,將耳機塞入人的耳朵,用膠帶纏緊),用點著的香煙燒指甲,電棍電、打罵……一天一宿後他們見徐玉山不屈服,就在徐玉山小便頭上抹上白糖,抓一些螞蟻放上去吃白糖。這些喪盡天良的邪惡之徒在殘酷迫害法輪功學員,要求徐玉山無條件進食,並迫使徐玉山在進食的第三天參加隊列訓練等。

二、八月底,一大隊被迫害的法輪功學員鐵志傑和李雲彪因拒絕邪惡迫害(每天沒完沒了唱邪黨歌曲、背監規),先是被惡徒金慶富暴打,並責令每天從早上六點到晚上九點,除吃飯、方便外一直碼小凳,以此進行體罰,期間沒有午休,沒有禮拜天休息日。近一個月後他們突然由高忠海、龍奎斌、刁雪松、金慶富動手給李雲彪「上大掛」用皮鞋猛踹其頭部,鐵志傑也遭到金慶富毒打,此後金慶富逼迫李雲彪和鐵志傑每次其他人背完監規和唱完歌后,單獨再來一遍,並且在午休前單獨再來一遍,否則不許休息。這還不算,他們因此給鐵志傑加期二十四天,給李雲彪加期十天,但在扣分的單上編造的竟是鐵志傑、李雲彪破壞小凳、勞動不積極、衣服不整潔等可笑的理由。

三、九月份,法輪功學員郭樹德、葛振明、鄭洪軍因拒絕在詆毀大法的邪惡「對接表」上簽字,分別被加期一個月或二十天後才解教回家。

四、十月份,柴樹湖、林玉森、李青文、楊原忠、戴忠、董文武、薛岩榮、張川喜等法輪功學員先後被送進綏化勞教所遭受迫害。戴忠的眼睛戴上千度的近視鏡視力才能達到零點一,又曾做過胃切除手術,經常吃東西嘔吐,現在又沒有眼鏡,生活很難自理;綏化勞教所並沒有放鬆對他的迫害,吃飯嘔吐就威脅「上大掛」,體力不支就架著走,拖著走。李青文等人現在還在中午碼小凳不休息,白天每隔一小時唱一遍歌,背一遍監規,同時還給他們多加兩首邪黨歌曲,之後還要練習隊列,由不懂要領的犯人訓練,林玉森被刁雪松等四名惡警用「上大掛」,頭上套方便袋等酷刑逼迫寫所謂的「保證書」等。

五、九月份,法輪功學員劉方明因在廁所與另一中隊的「普教(因偷、搶等勞教的人員)」說話,被值班普教權洪偉發現後大罵,因此劉方明給所領導寫了封信反映此情況,經包寢幹警轉交,結果被高忠海、刁雪松、金慶富等惡警用「上大掛」,頭套方便袋等方式迫害,並被加期,罰碼小凳,唱歌、背監規半個月之久。

六、十月份法輪功學員趙德志因倒垃圾與同寢「普教」侯成發生口角,遭到侯成拳打腳踢,趙德志被打的鼻樑腫破,鼻孔流血,他報告當班幹警解決,結果先後兩天反被連興等惡警用「上大掛」等酷刑迫害。

七、十月份,法輪功學員侯慶國因拒絕解教前在邪惡的「對接表」上簽字,惡警威脅他要給其加期。

八、十月底,老年法輪功學員孫德昌被劉偉、連興、刁雪松等毆打迫害,原因待查。

綏化勞教所對法輪功學員的迫害並沒有停止過,希望更多的受到迫害的人,或知道內幕的人寫文章揭露那裏邪惡。也希望更多的人用打電話、寫信等方式,救度那裏還有救的生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