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女兒陷冤獄,可憐母親哭壞眼(圖)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六日】山東淄博市桓台縣中醫院年輕女醫生王玲,二零零六年三月份被從辦公室綁架、被非法判刑五年,關押於濟南第一女子監獄。王玲母親由於思念女兒,流淚過多,現在眼睛已經不能長時間看一樣東西,這位善良的農家婦女說,她從不敢看女兒的任何東西和照片,看到後心裏痛得真象刀割一般!


王玲

王玲,女,現年32歲,畢業於山東濟南醫學院,淄博市桓台縣中醫院醫生。王玲出生在農村,從小淳樸善良,工作後刻苦鑽研醫療技術,醫術精湛,對待病人和藹可親,是一位受人稱道的好醫生。

因為不放棄修煉法輪大法,九九年被桓台公安局非法關押,受到酷刑折磨,並被罰款五千元。二零零零年又被非法勞教,在臭名昭著的王村勞教所度過了生不如死的三年。期間已經和王玲領取了結婚證的未婚夫,在邪黨的威脅下在沒爭取王玲同意的情況下辦理了離婚手續,可以想像一個當時才24歲風華正茂的女孩,是如何熬過地獄般的一千多個日日夜夜!

二零零三年九月釋放後,回到單位桓台縣中醫院,院長龐日亮每月只給她三百元工資,當時的物價又很高,王玲連飯都吃不飽,每週休息回家母親都要給她蒸上饅頭,煮上麵條讓她帶著去上班。在二十一世紀的今天,有誰聽說過,一所正規醫院的大夫連自己的一日三餐都解決不了,還要從家裏背著乾糧去治病救人嗎?!可是王玲沒有怨言,工作仍然兢兢業業,盡職盡責。同事們看到王玲打飯總是打最便宜的吃,而且打的很少,就主動把自己的飯勻給王玲一些。王玲從不買新衣服,總是素面朝天的樣子,沒有哪個女孩子不愛打扮,可每月三百元吃飯尚成問題還能買甚麼呢?

二零零六年三月份,桓台公安局突然闖進王玲的辦公室,又一次暴力綁架了她。目擊者說其中一個中等身材的女警察,齊耳短髮,當著王玲的同事和領導以及眾多的病人和家屬,變態般的扇王玲的耳光,並用腳把王玲狠狠的踹倒在地,王玲的辦公室和宿舍被翻得一片狼藉。

隨後,惡警劫持著王玲,在三輛警車,幾十個警察的押解下,直奔王玲的母親家--桓台田莊鎮劉家村。王玲的母親與父親離異後再婚,王玲從小跟著外婆生活,母親本來就對女兒心存愧疚,當看到心愛的女兒戴著手銬被警察架著時,當場暈了過去,醒來後哭著喊:俺玲到底做錯了啥啊?叫她受這份罪啊?!抄完王玲母親家後,連八十歲的外婆家也沒放過。

後來彌留之際的外公對身邊的親人千叮嚀萬囑咐:一定要照顧你大姐啊(王玲母親在家排行老大)!一定要照顧小玲啊!老人到最後也沒弄明白自己心愛的外甥女做「錯」了甚麼。

一個月後,當收拾女兒的宿舍時,除了平時換洗的衣服外,就是被綁架沒來得及吃的霉變了的饅頭,和生滿了蟲子的麵條。

王玲被非法關押於淄博市看守所(位於張店區付家鎮石家村)長達九個月。聽從那裏出來的人說,王玲和眾多被關押在這裏的大法弟子遭到了慘無人道的迫害

二零零六年九月,王玲被非法判刑五年,關押於濟南第一女子監獄。王玲的母親說:去探視時,從電視裏看到的與親人隔著玻璃用話筒說話,警察帶著耳機在一邊監聽的情景,竟然叫我娘倆攤上了,我實在受不了!她問女兒:玲啊,他們打你了嗎?王玲說:比我年齡大的都打,我還用說?

現在由於思念女兒,流淚過多,王玲母親的眼睛已經不能長時間看一樣東西,看久了就疼的難受,身體還有高血壓、心臟病等疾病。

在此奉勸還在參與迫害大法與大法弟子的人:天理昭昭,善惡必報,我們並不希望看到更多的惡報,希望你們在天滅中共即將到來的歷史時刻,把握時機,遠離邪惡,呵護善良,為自己和家人選擇一個美好的未來。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