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輪功家屬聯名要求法辦淄博市周村區610惡徒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四日】各位領導:

我們是淄博市法輪功的家屬,我們有幾個問題向領導們反映一下。周村區610主任姚軍榮,在向我們法輪功的家屬要錢的時候從來是明一份,暗一份。他說,暗的這一份是孝敬上面領導的,如果領導不同意放人他也沒有辦法。照他這麼說,周村主管迫害法輪功的領導是不是個個都是視財如命的大貪官?

有據可查的有,劉淑芸一次被敲詐3萬多元,吳成泰2萬元,郭正勝2萬元,韓愛玲13000元,許聿玲15000元,曲桂芬15000元,沈光祿夫婦1萬多元,劉光寶9000元,馬曙光9000元,其妻張某大約2萬元… 。這些只是其中的一小部份,有許多法輪功學員和他們的家屬到現在迫於姚軍榮的淫威不敢張揚。因為當時交錢的時候姚軍榮曾威脅說,誰要說出去,輕則勞教,重則判刑。

用綁票這個詞來形容姚軍榮的這些行為是恰如其分,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他可以像做生意一樣討價還價漫天要價,對於那些家庭富裕的多則幾萬家庭貧困的少則幾千。如果不交則以勞教判刑相威脅,他曾經假惺惺對一法輪功的家屬說,我也是煉法輪功的,我和你們是一夥的,寫份保證書,給領導送兩錢就可以回家了,我在領導那裏也好交差,你也不用在這裏受罪,現在當官的都喜歡錢,沒有錢不好辦事。

從電影宣傳中,淄博的老百姓知道國民黨的二十八組下條子綁票要錢,現在姚軍榮和他的610,從現實生活中讓我們老百姓知道了甚麼叫綁票甚麼叫下條子。在電影電視中日本鬼子,漢奸,白狗子,黑狗子欺壓老百姓的場景,在現實社會中出現了。共產黨宣傳的萬惡的舊社會老百姓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今天在共產黨的統治下我們老百姓深深的體會到了。

邪黨流氓集團頭目江澤民當初組建610這個機構的目的,是想把它變成鎮壓法輪功的得力工具,這恰恰給那些不法之徒提供了一個劫掠民財的機會。姚軍榮在所謂教育轉化實質迫害,體罰,折磨法輪功學員的時候,一面與法輪功的家屬討價還價勒索錢財。前一段時間,他在法輪功學員和家屬面前大罵公安局國保大隊和董常亮,企圖把所有迫害法輪功學員的事情全部推到董常亮和公安局的身上。他這種兩面三刀的手法把別人都當成傻瓜,把自己看得太聰明。公安局和董常亮是壞人,他姚軍榮也不是好東西。

這幾年,姚軍榮通過哄,騙,威脅恐嚇,敲詐勒索法輪功學員血汗錢,買了房子,養了女人。他養的那個女人就在610上班,聽說還要考甚麼公務員,他經常不回家在610和那個女人鬼混。姚軍榮之所以膽大妄為無視法律,毫無人性和道德的約束,也許就像他說的那樣,給某某領導送錢。如果沒有上級領導的縱容包庇,他絕對沒有膽量這樣肆無忌憚變著法子綁票要錢。

淄博市委市政府和周村區委區政府,共產黨體系內有姚軍榮這樣的人太多了,你們如何樹立在人民中的威信,讓老百姓如何看待淄博市的各級政府?現在社會各階層的有識之士紛紛退出黨,團,隊。三退是大勢所趨,共產黨滅亡只是時間問題。就連姚軍榮都在法輪功學員面偽裝說他也是煉法輪功的,說他也退了黨了,他也知道共產黨腐敗長不了了,企圖在共產黨滅亡後,給自己留後路。提示一下的是他自己每天都上海外網站,對海外和國內退黨的事情非常清楚。各位領導,你們還有甚麼顧慮不退出共產黨呢。

讓我們一起迎接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吧。在淄博市公,檢,法和政府機關內確有許多秘密退黨的人,大法弟子都會為他們保密,因為他們是有良知的人,在未來人類大淘汰中有幸留下來的人。因為天滅中共,退黨保平安。這不是一句戲言,這是一句誠懇的忠告。人不信神,但神真實存在。共產黨壞事做絕,所以上天一定要滅它。各位領導,多看法輪功真相傳單,這對你們有好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