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在政府部門講真相的體會


【明慧網二零零八年十一月二十三日】 我從黑窩闖出來後,成了邪惡重點監控的對像,當然我自己是不承認的,我悟到我不能讓邪惡總是來騷擾我、監控我,我得主動去找他們,用我強大的正念和功能、功力去制約邪惡,並向被邪惡利用的人講清真相,救度他們。這樣,我就不定期成了各級政法委、「六一零」及社區的常客。

我退休前在一個政府部門工作,我就利用自己對那裏的人比較熟悉的便利條件去講真相。政法委、「六一零」是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惡的地方,和他們打交道既要有極強的正念又要有極大的善心。

──本文作者


尊敬的師父:您好!
各位同修好!

師父說:「用理智去證實法、用智慧去講清真相、用慈悲去洪法與救度世人,這就是在建立覺者的威德。」(《精進要旨二》〈理性〉)在師尊的慈悲呵護下,我一直在遵照這段法對我的要求去做。我從黑窩闖出來後,成了邪惡重點監控的對像,當然我自己是不承認的,我悟到我不能讓邪惡總是來騷擾我、監控我,我得主動去找他們,用我強大的正念和功能、功力去制約邪惡,並向被邪惡利用的人講清真相,救度他們。這樣,我就不定期成了各級政法委、「六一零」及社區的常客。下面我把在證實法中講清真相救度眾生幾件事向師尊彙報,與同修交流,有不對之處請慈悲指正。

一、慈悲與威嚴同在,用理智去證實法與講清真相

我退休前在一個政府部門工作,我就利用自己對那裏的人比較熟悉的便利條件去講真相。政法委、「六一零」是迫害大法弟子最邪惡的地方,和他們打交道既要有極強的正念又要有極大的善心。有一次,我和「六一零」主任正在談話,政法委的一位副書記進來了,問我幹甚麼來了,我說來要我的工資來了。他說:「你找你師父要去唄,你跟他走,跟我們要甚麼工資。」我聽了這話,心裏非常難過,眾生已經被邪黨毒害到非常危險的境地,我必須得救他,我就和他說:「某某,我們原先在一起工作過,像朋友一樣相處,這是我們的緣份,我才真誠的告訴你,千萬不要再說這樣的話,這樣對你這個生命沒有好處。我希望你能夠得救,你知道文革時的軍管幹部的下場嗎?你知道六四開坦克的人關押的地方嗎?」他聽後甚麼也沒說就走了,這位副書記以後每次在政法委見到我都非常親近都和我打招呼。

有一次去政法委,我想找新調來的書記講真相,這時「六一零」主任(新調來)把我叫過去,連同其他「六一零」的工作人員欲對我進行迫害。「六一零」主任問我還煉不煉,我說煉,他又問我是在家煉還是在外邊煉。我反問他,在外邊煉你們讓嗎?他也問我,你們外邊這貼的那寫的到處撒的傳單,說共產黨這麼的了,那麼的了,你是怎麼看的?我告訴他,一個政黨,一個政權,在歷史上也是這樣,都是有定數的,到了它該垮的時候就垮了。他說,這麼說你跟共產黨幹到底了唄?我說:「我沒有說這話,這屋裏這麼多人都聽到了。」這時有人找他,他回來說要研究事,讓我到別的屋去等。我到了「六一零」幹事的辦公室,政法委的其他工作人員,一看我來了,過來幾個人聽我講。我知道這是師父的慈悲安排,我就跟他們繼續大聲的說,我就是天天喊共產黨垮了,共產黨就垮了嗎?那不是天象的變化嗎?那不是神的安排嗎?那個「六一零」的幹事說甚麼神的安排,都是人為的(指法輪功)。我說,你說人為的也對,因為共產黨貪污腐敗,壞事做絕也是人為的,所以就該垮了。

每次去政法委,「六一零」之前,我都發完正念才去,一路上發正念。到那後,邊談邊發正念,不允許他們對師尊和大法不敬,有時「六一零」主任想說甚麼,卻甚麼也說不出來了。他就說,我讓你氣的,不知說甚麼了。有時他連續的咳嗽,憋的臉通紅,講不出話來。有時他不在,我就去政法委和其它辦公室,坐下來講真相。話題很多,因為我有這個心,所有的事師尊都為我安排好了,很自然的講到了真相上,而且他們都很願意聽。有一次,我去政法委,「六一零」主任非常邪惡的說:「今後這個地方你少來,如果我不在,你不准到其它辦公室。」我笑著問他:「這是怎麼了?」他說:「怎麼了,你自己還不知道嗎?這是法制單位,不是你洪法的地方,你進哪個辦公室都講法輪大法好,政法委都成了你的家了,你願意進哪個屋就進哪個屋,那不行,你來了有甚麼事?說完趕緊走,不准在這呆著。」當然,我仍然還在智慧的做著該做的事。後來邪惡再也沒有對我騷擾和監控。有一次講真相,事後被惡人舉報,我知道後,主動去找他們,在證實法和講清真相後,他們反而勸我回家。

二、把慈悲留給對方,用智慧去講清真相

我們地區分管法輪功的副書記是被邪惡利用的人,綁架過大批的法輪功學員。我從黑窩回來不久,看到有同修把他名字上了惡人榜,我想這正是我找他講真相的機會。當我再和他談話時,勸善的電話不斷打來,我看到他不敢去接電話,我就問他怎麼回事,他說:「家裏的電話、辦公的電話、愛人的電話,自己的手機全是法輪功打來的,家裏的老人、孩子、愛人全不得安生,如果我做錯了甚麼你們可以和我談,不要這麼做。」此時,我看到了法的威力對惡人的震懾,同時也看到了師父洪大的慈悲。我就告訴他,這是為了救度他,希望他今後能夠善待大法弟子,不再去做對大法弟子行惡之事,一切都會好起來,如果他有甚麼想法可以找我。後來這惡人對大法弟子的迫害有所收斂。

我們地區的政法委書記由於受邪黨的安排與影響,一直在幹著對大法弟子迫害的邪惡之事,所以家裏的親人受到牽連。孩子總是這不好,那不好,因本人不悟,後來自己身體也不好了,曾到全國有名的大醫院治療也不見效。剛開始跟他講真相很難,後來我一去到他辦公室,一坐就是半天,從大法的美好到大法的洪傳,講善待大法弟子,功德無量,迫害大法弟子,遭惡報等實例。看到他能逐漸接受不反駁時,我又具體教給他方法,怎樣面對邪黨的安排,智慧的不去迫害大法弟子,他雖然沒說甚麼,但我看到他已經按照我教給他的方法去做了,循環漸進,我每一次加深一點去講。今年奧運前我問他是不是又抓人了,他說:「很緊,你注意點吧。」我告訴他:「千萬不要綁架大法弟子,能保護的一定要盡力去保護。」他說:「如果上面下來命令的也沒有辦法。」我告訴他:「是共產黨對我們進行迫害,你我沒有恩怨,既然我們能相識就是我們的緣份,那我就要對你這個生命負責,告訴你真相,否則,真的大難來臨時我對不起你這個生命。」他點點頭,我又進一步對他說:「想一下退出邪黨組織。」他說:」那哪行啊,我畢竟是給共產黨做事。」我說你想一下誰知道?他甚麼也沒說。奧運期間,我們地區沒有發現法輪功學員被綁架。過一段時間後,他見到我,笑呵呵的說:「我病好了,現在身體挺好。」因為有其他人在場,我告訴他:「好好做吧,孩子也會好的。」

這只是我在證實法,講真相過程中的兩三件事。在這個過程中,我雖然不計結果,但也有部份(包括主要負責人)退出了黨、團隊組織。最重要的是能夠讓這些受邪黨矇蔽的人和利用的人明白真相,使他們的生命能夠得救,同時也給我們自己也開創了一個寬鬆的修煉環境。

以上所談的這些,包括證實法,講清真相過程中的正念、智慧和勇氣,都是師尊給了我這一切,我只是有這種心這樣去想的,都是師尊在做,而慈悲的師尊卻把這個威德給了我,感謝師尊的慈悲苦度,弟子還有很多人心與執著,我一定要在今後的修煉中,在學法中,在師尊的加持下,去掉這些不好的東西,做好三件事,跟師尊回家。

明慧網第五屆中國大陸大法弟子修煉心得交流會)










查詢
至今為止所有文章
選擇時間區間
: